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秦隐后》大秦隐修成圣 耽美狼 大秦隐后章节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19-11-02 12:16:37

《大秦隐后》大秦隐修成圣 耽美狼 大秦隐后章节在线试读 连载中

《大秦隐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甫田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清儿,卓文清

主角叫清儿,卓文清的小说是《大秦隐后》,它的作者是甫田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小小的孩童愧疚地说道:“姐姐,是政儿鲁莽,是政儿没有顾全大局,是政儿——” 卓文清想坐起,却无力。 “是清儿忤逆了少公子,是清...展开

《大秦隐后》免费试读

这小小的孩童愧疚地说道:“姐姐,是政儿鲁莽,是政儿没有顾全大局,是政儿——”

卓文清想坐起,却无力。

“是清儿忤逆了少公子,是清儿自作主张,清儿当罚。”卓文清说道。

四岁嬴政看向许婆婆,道:“清儿姐姐的伤势真的无法痊愈?会留下周身疤痕吗?”

许婆婆叹息地说道:“少公子,伤口太多,尤其那把匕首割裂了一个深深的伤口。”

不忍再说下去,许婆婆摇了摇头。

拉起卓文清的手,小小的嬴政认真道:“匕首是我藏匿在姐姐怀中的,姐姐为顾全大局甘愿受暴打,姐姐的伤也是政儿的伤。”

目光灼灼地望着卓文清,四岁嬴政一字一顿地说道:“政儿向上天起誓,无论姐姐容颜如何改变,无论姐姐肌肤如何,姐姐都是政儿的妻子,待政儿长大,定当迎娶姐姐。”

无论是卓文清还是许婆婆,两人都没有想到嬴政会说出这番话来。

感激地望着这小小的孩子,卓文清微笑道:“清儿感谢少公子,可这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我年长你这许多,又身为奴婢,如何能嫁做王室贵人?这天下事并不能事事如你我所想的那样简单。”

嬴政认真地说道:“政儿要了这天下,也要了姐姐。四海皆王土,再无质子,再无战事,再无流民。”

虽然这不过是一个孩子的稚语,但卓文清心下还是感动。

……

清晨,暖舍异香。

赵姬坐在织毯上,金银彩绘漆案上放着一面青铜宝镜。一个侍女边为赵姬梳理着头发,边道:“昨日夜里已经吩咐下去,自今日起,馆舍各处增加侍卫,禁止闲人入内,禁止少公子走出馆舍。”

赵姬拿起一枚金簪子,叹息一声,道:“那赵晟是太子偃最喜的孙儿,在众人面前被太子偃训斥,虽然最后免了责罚,但这仇啊算结下了。政儿秉Xing耿直,若是两人再次相遇,定然再次起冲突。即便政儿忍耐,也难防赵晟的人下了暗手。”

侍女感慨道:“夫人处处为少公子忧心。”

一层水雾蒙上赵姬的双眸。

“富贵也好,贫贱也好,唯有政儿与我血脉相连,唯有政儿是我这一世的真正亲人。”

咣当一声,房门被推开。怒气冲冲的嬴政冲进房间。

“母亲,为何禁政儿的足?政儿要出去为清儿姐姐寻名医。”四岁嬴政大声道。

金簪子被狠狠摔在地上,赵姬猛然站起,怒道:“一个卑贱的侍女也值得我的政儿,秦王亲孙,亲自去寻医问药吗?你日*日逗留一个侍女的房间,就不怕旁人说了闲话流言吗?”

嬴政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赵姬。

“如果没有卑贱的她,就没有你眼中尊贵的我。政儿是一四岁孩童,亲昵姐姐又有何错?闲话?流言?母亲不怕,政儿一孩童又何惧?”

赵姬跌坐在地。

哀切的泪水涌了上来,这个明艳的女子不再看向自己疼在心上,捧在手上的儿子。

戴着一串珊瑚珠手串的手指向嬴政。

“出去——”赵姬呵斥道。

四岁的嬴政看着这个对自己呵护入微,爱着自己的母亲,这个令自己被各国质子之后多次羞辱的女人,复杂的情愫令他险些昏厥过去。

爱着她,又恨着她。

有泪水涌上来,嬴政快速转身,朝房门外走去。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自己都不要在这样一个女人面前流下真实的泪水。

看到小小的嬴政跑出房间,二十四岁的赵姬扑倒在金银彩绘漆案上嘤嘤哭泣。这个心被撕裂的女子在心中一遍遍地哭诉着一个母亲的真心。

“政儿,终究有一日*你会明白娘的真心,娘为你所做的一切。”

窗外,再次落雪了。

……

陋室。

十二岁的卓文清躺在床上,已经整整二十天了,身上的伤在各国名医的调理下已经愈合,许多结疤已经脱落,露出光滑的肌肤。想来再过上半月,就可痊愈。

许婆婆将一碗汤药端了过来,道:“清儿,你也算因祸得福,你能这么快好起来,这伤啊不留一丝疤痕,可都是吕不韦吕先生的功劳,若不是他出重金寻得各国名医,用尽天下名药,你又如何能这么快好起来呢?”

接过药碗,卓文清心下疑惑。自己一个小小的侍女,为何会得到吕不韦的看重?

看着空旷的陋室,卓文清道:“婆婆,为何一连数日不见少公子?”

许婆婆看了一眼卓文清,道:“少公子忧心你的伤,多次想走出这馆舍,亲自去寻名医好药,夫人担心少公子在外遭了赵晟的暗手,便禁了他的足,不允他走出馆舍半步。

少公子因忧成疾,这些日子也病倒了。少公子脾气倔强,任凭众人如何规劝,都不肯吃药进食。”

卓文清没有想到穿越到这战乱的时代,自己会得到众人的关心,尤其一个四岁的孩童也会如此关心自己,心下感动。

“婆婆,能为清儿准备几样东西吗?”卓文清道。

……

精美的房舍内,四岁的嬴政面色红红的躺在床上,将一个侍女手中的药碗推开。

“少公子,您已经连续几日不吃不喝,连药也不喝,这样下去,伤的是您自己的身子啊。”侍女劝说道。

嬴政转身,背对这名侍女。

正在侍女为难时,一只满是伤痕的手落在这名侍女的肩头。

侍女回头看着来人,又惊又喜。

来人示意侍女不要出声。

跪倒在床前,来人将一个托盘放在案几上,低声道:“大螳螂,空绿袄,举着两把镰刀,走啊走,跳啊跳,害虫抓住跑不了。”

背对众人的嬴政吃惊地转过身来,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跪在床前的来人。

当目光落在托盘上的东西时,这个四岁的孩童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来人正是卓文清,托盘上放着的则是稍微泛黄的纸张折叠的螳螂、蝴蝶、白鹅、青蛙……

面色发红的嬴政好奇道:“清儿姐姐,这是什么?”

“少公子,将药喝了,清儿再回答可好?”卓文清微笑道。

从没有见过纸张,从没有见过折纸的嬴政乖乖地坐起身来,从侍女手中接过药碗,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卓文清笑道:“这些都是用纸叠的,这是螳螂、这是蝴蝶、这是青蛙……”

满是伤痕的手拿起一个纸叠的飞机,十二岁的卓文清神秘地笑道:“这叫做纸飞机,可以把你的愿望带到很远的地方。”

说完,卓文清抬起手来,将手中的纸飞机抛向空中。

巴掌大的纸飞机在空中滑翔着,在空中盘旋着,久久不落。

四岁的嬴政吃惊地望着这架在空中久久滑翔的纸飞机,大声道:“清儿姐姐,你说这是什么?”

“纸飞机。”卓文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