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尘无涯》倾尘绝恋 免费下载 倾尘无涯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5 20:07:26

《倾尘无涯》倾尘绝恋 免费下载 倾尘无涯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倾尘无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朴朴浅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程浩,马林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朴朴浅影原创小说《倾尘无涯》,主角是程浩,马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面对雪芬的好奇,我只做了个鬼脸,齐佳心领神会地说:“一个江湖中医,不晓得对岑岑有没有用?不过,岑岑,我觉得可以一试。” 雪芬不再...展开

《倾尘无涯》免费试读

面对雪芬的好奇,我只做了个鬼脸,齐佳心领神会地说:“一个江湖中医,不晓得对岑岑有没有用?不过,岑岑,我觉得可以一试。”

雪芬不再追问,只是附和着。

我在资料的最后一页,看见许远给我留了电话号码。我把资料收拾起来,并不打算认真。我想这多半是因为我们认识的场合不对。谁会对一个在歌厅认识的人认真呢?

我突然理解了男人们说的逢场作戏何必当真的言语。好色是一回事,谁认真谁是傻子。我也好色,可是我也不想当傻子。想起他跑过来时吭哧吭哧的浊重的呼吸,我的脸又一阵发热。身为知识分子,受了多年“存天理灭人欲”的教育,又正值必须纯洁端方的年龄,我不得不为自己竟有这种原始冲动而羞耻。

祈真在开学前的那个周末突然来了。她进来的时候程浩也正在我的寝室,她的明艳把程浩惊到了。

她烫着最新式的翻翘披肩发,时尚而知性,娇俏无匹。脸庞也经心修饰过,妆容精致得不大看得出来。与上次见到她不过一个多月,变化还是明显的。

如果在外面,我不敢相认了。

程浩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嫣然一笑,程浩的水差点没有从杯子里漾出来。

我让她坐,她走到我面前来,塞给我一个粉红色信封,我拆开一看,居然是她和马林的订婚仪式的请柬。好家伙,这过场也忒多了。我暗想,是他们谁要把谁栓住?

她笑着对程浩说:“到时你跟岑岑一起来哦?”程浩自然忙不迭地答应。

她匆匆地要走,程浩看留不住,对我说道:“晚上我们请他俩去吃饭吧?上次他们请了你,这次咱们回请?”

我勉强地笑笑:“马林呢?他怎么没过来?”

“他今天加班。他们领导给他下了一个临时任务。唉,刚到一个单位,年轻人必须得表现呀。”

“可不是嘛?那行,那下次等马林空的时候我们一起约着聚聚?”

祈真的高跟鞋咯登咯登地声音在走道上越来越远,程浩一副没有回魂的样子。

我现在和程浩的关系是很奇怪的,像同学一样相处着。

他每每想要亲热一点,我做出的性冷淡的样子把他推得很远。但似乎他并没有打算另捡高枝去。想起他看见祈真的样子,如果有能打动他的美枝,估计也是有可能的。

要知道中文系才子程浩的名头还是颇有点响亮的,倾慕他的女生也不是个位数。不过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位腿脚不方便的女朋友,谁也不好意思来和一位残障人士竞争,所以我们的关系居然一再保持了下去。

我每每想到他可能也不忍立马就翻脸,就不禁有种促狭的把玩的心态。凌晨如果我还清醒的话,总是想天明以后就把他叫来,告诉他我放他自由,但天明后总是因为忙碌而忘记这件事情。可见这事情在我心里是如何的不重要。

祈真的订婚礼在九月十九日,正值中秋,学校放了三天假。我和程浩便赶回了省城。这也是程浩第一次去我的家。

爸爸亲自到火车站来接我们。此时的他无官一身轻,状态仿佛还更好一些。

我突然想到,凡事福祸相倚。他不再位高权重,也许便不会再有女人来缠上他了。

那么我的病是不是可以考虑治治?抑或,我是再为自己想借机联系某人而找的借口?

程浩面对爸爸还是很紧张。但爸爸实在是个可亲的老人,看着程浩笨拙地帮我折叠轮椅,他干脆自己动起手来。

订婚礼那天,祈真美得不像话,恍然如仙子,脸庞雪白而晶亮,因为毕竟不是婚礼,相对比较素简,头上只别了一只双飞的水晶蝴蝶,身着公主式甜美型的连身蓬蓬裙,上半身镶着许多亮片与水钻,显得高华脱俗。

马林像是刻意减了肥,加上穿着黑色燕尾服,视觉效果上还不错,显得健壮而不是肥硕。不过与祈真站在一起,只能让人一眼找到答案,觉得他要么是富二代要么是官二代。

程浩看着马林的样子,喉头发出一些声响。我觉得我是天生除奸团团长的样子,最喜欢冷眼把人家的丑从内心里揪出来。

这么目光如炬,简直太可恨了。更可恨的是自己还要接纳,因为我怕孤独和寂寞。聊胜于无。

表舅和舅妈都在,衣着体面,他们虽木讷,但没有多话反而显得端正厚道,一如他们真实的样子。像祈真那么会做人,也没有人敢小看这两位过亲家,更显得马林妈妈不势利。不过许多不相关的客人都在议论,说祈真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时,毕竟都是荆家后人,我内心里血浓于水的气性又出来了。我想着祈真每一步的不容易,为了让自己过上体面一些的生活,遇到多少困难付出多少代价?她未嫁马林未婚,她有妨碍到谁了吗?

不过这毕竟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尚且不好指点什么,何容外人置喙?

我只想起大一那年暑假的长途电话那头的那个青春浑厚的男声。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可谅解祈真?

我再一回头看见程浩,突然心里有种宽容。如果,我们继续下去,在我们的婚礼上,也一定会有人指指点点。他与我在一起,诚然有他的想法,但是我是不是就一定不能接受他的于情之外的想法?

毕竟现在爸爸已经不在位上,然而他也并没有离开我。我的心有一点柔软起来,心思有了一丝松动,显得活泛一点,。

程浩正好凑近我耳朵:“累不累?要不要去化妆间休息一下?祈真专门留了化妆室让你休息。”

我朝他笑笑,柔声道:“一会儿去,好歹等他们敬完一圈酒。”

他点点头,转过脸继续看着台上的新人在客人的起哄下即兴表演着。我看着他的侧面,白净斯文,嘴角上翘的幅度正好。虽说不上帅,但也称得上温润谦和。内心有一点牵动,也许这就是我的归宿。

这么早就定下来,也不是坏事。古人常说成家立业,齐家治国平天下,齐家不就是应该在立业之前么?

爸爸坐在次席也一样高兴。想必他是真的想通达了。之前马林妈妈还专门来请爸爸和我们一家主桌就坐。“不过何必为难人家呢?我们一大家子人过去也坐不下,让我一个人坐过去多尴尬。泰哥他们亲爹妈坐过去就可以了。”

但马林妈妈毕竟也是一级的干部,圈子里或多或少有一些人是认识爸爸的,他们也过来打招呼,貌似一般的热度。爸爸也与他们和乐地寒暄。

成人的世界,我们迟早是要走进去的。

我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爸妈推着我在校园里走走看看。我看着同学们川流不息地在大道上奔跑,或骑着自行车,脸上洋溢着天真的光彩。我对爸爸说:“怎么个个都象是少年班的孩子?”

妈妈一时没懂:“是呵,这么好的学校,当然个个都看上去就聪明的样子。”

我摇摇头:“不是,我是说他们看上去都幼稚得很,有点弱智的样子。”

爸爸呵呵笑道:“你这孩子,真是说话不留情面呵。”

回到上海,就得到了程浩的好消息,果然他的才华和努力还是更被认可,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竞争者中唯一的党员。政府部门进人,如果是党员肯定要加分的。

他把我推到体育场地里疯狂地转圈,直到我说想吐,他才停下来。一个劲儿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岑岑,我太高兴了。”我也为他高兴,发自内心的。我忍住了吐。

程浩决定早一点去效力,提前进入工作状态,虽然没有工资。他一边工作一边做毕业论文,两边跑得不亦乐乎。我本身就不是粘人的人,所以不需要他时刻在身边服侍着。

自己也进入毕业季,要准备研究生考试。虽然系里同学都在传我肯定是保送,但没有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都不敢掉以轻心。结果当然没有悬念。

那一年,我和程浩还专门去了龙华寺拜菩萨,流年居然如此顺利。

其实我本来想转系考中文系的研究生,但既然保送了,就只有在原专业。

有时命运就是这样,给你一颗糖来诱惑你,不过是为了让你被它牵着鼻子走而已。

程浩那时总是一副八九点钟太阳的朝气蓬勃的样子。还不断给齐佳和林志国打气:“不要灰心嘛,你们还有那么多的选择。你可以读博,佳佳可以考研,还可以一起出国。多好,我们也很羡慕呢。”

惹得齐佳向我吐槽:“你家程浩太过分了。眼见着志国申请的职位失败了,还老来刺激我们。”

我劝解道:“他也是一番好意,给你们打气呗。不过,他是有点儿那种遭人恨的劲劲儿的嘴脸,别理他就成。”

我也不太喜欢他那样。太有点……小人得志的样子。

齐佳和志国一边报了继续读博士硕士的志愿,一边也在积极地准备考TOFEL。与我们相比,齐佳把他们自己比作一对苦命的鸳鸯,时时嗟叹。

正巧,爸爸有一个大学同学在世界五百强的跨国企业做到中层,刚被派回中国做中国区总经理,想新招一个秘书。爸爸便推荐了齐佳。

齐佳当然喜不自胜。但也引起班里其他的同学的一片哗然:“原来当丫头伺候千金小姐也有这般好处,总算是有回报了。”

我和齐佳哭笑不得。

不过是被命运的大手推着走罢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