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董事会秘书》董事会秘书资格考试 完整版未删节 董事会秘书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2-12 04:03:48

《董事会秘书》董事会秘书资格考试 完整版未删节 董事会秘书字母文 已完结

《董事会秘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池南路伊基塔分类:现实主角:甄煌,贾直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池南路伊基塔原创的现实小说《董事会秘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甄煌,贾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一个月后,权正地产收购圆满结束,股票复牌,迎来疯狂上涨。 连续三个涨停板让二级市场欢呼雀跃。第四个交易日,权正地产高开高走,收盘...展开

《董事会秘书》免费试读

一个月后,权正地产收购圆满结束,股票复牌,迎来疯狂上涨。

连续三个涨停板让二级市场欢呼雀跃。第四个交易日,权正地产高开高走,收盘涨幅7%,苏常估计时间差不多了,通知伍洪山入场,沽空权正地产。

伍洪山从一个大院长大做生意的发小那里借了一百万,顺便还把人家账户也给借走了,让发小直呼简直是土匪进城,寸草不生。苏常把堂叔汇来的一百万也放到了伍洪山借来的账户里操作,两人加起来凑够了两百万的保证金,在第五个交易日早盘入场,沽空了价值四百万的权正地产股票。

第五个交易日权正地产低开高走,收盘涨幅8%,苏常和伍洪山当天加起来净亏损40万。伍洪山小心脏感觉都要爆了,赶紧给苏常打了电话:

“常哥,再亏几天我们就得强制平仓了,到时候是你去卖pigu还钱还是我去啊?”

“你去,你有痔疮,人家会以为在破chu。”

“靠!还要不要脸了,你安慰安慰我吧,心脏快爆了,之前看《华尔街》这电影的时候各种爽,玛德自己上手分分钟想跳楼。”

“别急,我估摸着证监会快动手了,就算证监会暂时不动手也不用怕,这几天的涨幅虽然夸张,但是我翻了翻沪深龙虎榜,国泰证券北一环营业部已经进入我们公司卖出前五了,北一环是毕昇基金的老巢,说明他们准备获利了结了,庄家一撤退,小散是扶不住这个价格的。”

“好吧,常哥我信你,我等下去庙里上柱香,求菩萨保佑,明天给个惊喜……”

也许是菩萨显灵了,第六个交易日权正地产小幅上涨3%,两人的账户当天亏损10万,嗯,加起来50万了。

收盘后。

权正地产的前台小美女小金正襟危坐,假装认真的在电脑上办公,实际上小金正在网购着新裙子,幻想着周末和男友的浪漫约会。

“咚咚。”两声敲桌的响声吓了小金一跳,以为是领导来检查,慌忙关掉网页。抬头一看,一行四人,两个黑西装,两个穿着警服,小金错愕了,不过很快调整好情绪,露出职业微笑,问道:

“警察同志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协助的?”

为首的黑衣男子从衣服口袋掏出证件:

“你好,我是东川证监局稽查队,这是我的证件,请带我到贵公司董事会秘书办公室。”

小金震惊的张大了嘴,知道出大事了。

谭方圆被带走了,整个权正地产鸡飞狗跳,苏常去楼下买咖啡的时候刚好看到失魂落魄的谭方圆被夹着带上警车,苏常假装一脸震惊地看着谭方圆,谭方圆则是羞愧的回避着苏常的目光。

消息迅速蔓延,各家财经媒体和无数入场的股民疯狂的拨打董办的电话,苏常每天应接不暇,连郑晴都乱的失去了方寸,平常一贯优雅的郑晴,这几日却是头发蓬乱,眼睛布满了血丝——董秘搞出这样的大事,烂摊子就等于扔给证代来收拾了。

之后几日,前段时间势不可挡的权正地产,股价再次势不可挡——这次是下跌,深交所的监管通报已经发出了谭方圆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被执法机关批捕的消息,二级市场哀嚎遍野,受害者踩着其他受害者的尸体疯狂出逃,谁要是跑得慢了,就只有跌停板上见了。

伍洪山在办公室悠闲的品着茶,每天笑容满面的看着电脑屏幕,心脏又快爆炸了——这次是被不断增加的账户余额高兴的爆炸。

权正地产,贾直董事办公室。

屋子里弥漫着尼古丁燃烧产生的雾气,让不抽烟的贾直不禁皱了皱眉。贾直起身打开了窗户,背对着身后的两人说道:

“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财务总监戴毅按熄了烟头,苦笑着说:

“贾总,这几年我一直想尽办法想往甄煌身边掺沙子,但是您也知道,那边的人戒心都很强,要是能拿到谭方圆的证据,我早就给您汇报了。”戴毅说完,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支烟放到嘴上。

财务经理裴袍赶紧掏出打火机给戴毅点上,接着话头说道:

“贾总、戴总,不管是谁干的,对我们来说始终是好事。”

贾直凝视着窗外,说道:

“小裴,话不能这么说。老冯这些年稳坐钓鱼台,看我和甄煌斗,自己坐收渔利,不会主动出手,马瞻和他穿一条裤子也不会自己往前冲。高远不管事,不会参合。池乃江和时游这么多年我都没看透过,但是每次斗争结束,不仅毫发无伤,还能浑水摸鱼。这两年我和甄煌都在积蓄力量,表面上都很克制,如果是池乃江和时游见局面太平静了,故意给我们个全面开战的理由,会让我很被动。”

财务总监戴毅点了点头:

“是啊,现在还不是时候。”

裴袍连忙附和着:

“贾总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了。”

贾直思考了一下,继续说着:

“不过,无论如何,既然董秘这个位置空下来了,那我们还是要争取一下。小裴,董事会上我会推荐你,你先别高兴,如果甄煌反应过于激烈,我也不会死顶,现在,还不是时候。”

裴袍眼睛一亮,忙不迭地表着忠心:

“感谢贾总栽培,无论能否成功,小裴铭感五内!”

财务总监戴毅接过话头:

“董秘一般从董办出,不过现在董办的证代郑晴在公司没有根基,想上去很难。排除董办的话,财务和法务最具有竞争力,甄煌现在能推出的牌,只有法务经理查娥萱了,查娥萱的资历不如小裴,法务部地位不如财务部,甄煌想争也得有个由头吧?”

财务总监是地位最高的副总,本来由财务总监兼任董秘在上市公司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在权正地产这么水深的地方,肯定不可能让戴毅一人身兼董秘和财总两个副总级别职位,对于贾直准备推荐他的下属,财务经理裴袍去竞争董秘,戴毅心中肯定是高兴的。

贾直收回眺望的目光:

“但愿吧,可是权正地产这个地方,何时有过顺理成章的事啊。”窗外大风刮过,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权正地产,池乃江董事办公室。

“将军!”池乃江落子,自信的笑着,时游显然已经无法化解棋盘上的死局了。

时游观察了一下棋局,无奈说道:

“老池,你赢了。”

时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望着池乃江接着说道:

“老池,这次是谁在将甄煌的军?”

池乃江眼睛依旧看着棋盘:

“是谁落子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下一任董秘的人选。你觉得,没有我们的支持,甄煌和贾直谁能肯定可以把自己的人推上去?”

时游笑了:

“我们的支持,价格可不便宜啊。”

池乃江抬头和时游相视一笑,重新整理好棋盘,开始了下一局对垒。

权正地产,高远独立董事办公室。

高远在打着电话:

“哥,有动作了,甄煌的人被掀翻了。”

电话里传开清亮的男性嗓音:

“你别参合进去,让他们狗咬狗,你只要把独董的位置坐稳了,总有机会把他们一起掀翻的,现在只是倒了个副总,入局风险太大。”

“好,我明白了,有人找到我就不同意也不拒绝,跟以前一样。等谁胜出了,我就跟一票赞成。”

“嗯,就是这样。”

高远挂了电话,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拿起一支年代久远的手表擦拭着——这是他就任权正地产独董的时候,表哥送给他的礼物。

权正地产,甄煌总经理办公室。

甄煌躺在办公椅上,手中的的永生牌钢笔在办公桌上有有节奏地轻敲着。办公桌对面坐着一男一女,表情十分严肃。

“有线索吗?”甄煌发问。

“没有,暂时找不到贾直做手脚的痕迹。不过我打听到东川证监局在抓捕方圆那天同时进驻了毕昇基金,我怀疑方圆是被毕昇基金牵连了。”总经理助理钟欣臣回答道。

“意外吗?我怎么总觉着味道不对啊。”甄煌停止了敲击,微闭着眼睛养神。

“方圆这些年太不知收敛,迟早会出问题,您提醒过他很多次,他都当耳旁风了。”钟欣臣一直不喜欢谭方圆。

法务经理查娥萱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两位领导的思路。

钟欣臣继续说着:

“甄总,我觉得目前首要任务还是确定新的董秘人选,贾直那帮人现在就像闻到腐臭味的苍蝇,随时准备下手。”

“贾直我不担心,他现在手里的牌太少,不敢跟我正面开战的,我担心的,是隔壁那位。”甄煌皱了皱眉。

隔壁,是董事长冯正道的办公室。

“甄总,他这些年都不怎么管事,也从来没主动攻击过您和贾直啊。”法务经理查娥萱忍不住接了一句嘴。

甄煌嗤笑一声,说道:

“他看着像个老好人,只有我清楚他是什么德行。十几年前,故意提议把资历不足的我放进董事会,引起苏楠的强势反弹,从此我和苏楠势同水火,他用我才用的放心。当然,那时我不介意成为他手中那把刀。前些年我和贾直争,每次打的头破血流,最后得到什么好处?各个部门他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的人越来越少,所以这几年我们都偃旗息鼓,暂时没了动作,我和贾直要是再死命打下去,估计最后会变成两个光杆司令。”

“那您的意思是,这次我们就不和贾直争了?”钟欣臣问道。

“争还是要争,不然外面以为我甄煌成了病老虎了。你们看着吧,就算争再厉害,最后的董秘肯定是隔壁的人。更何况,真要拿下这个位置,池乃江和时游那两张嘴喂得饱吗?不过这些年被隔壁阴的次数多了,我倒是发现了一些新的办法,时候到了我会告诉你们。”甄煌说道。

“我还是不明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