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女嫡华》庶女嫡华枯藤千妖 蕾丝 庶女嫡华801

更新时间:2020-02-13 20:06:19

《庶女嫡华》庶女嫡华枯藤千妖 蕾丝 庶女嫡华801 连载中

《庶女嫡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枯藤千妖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杨赋意,向杨赋

《庶女嫡华》为枯藤千妖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流淌的时光犹如乐章由浅缓到庄重,猛地拨动最神圣的一个音符,倏地把空气凝结。所有人的呼吸似乎不自觉地停滞,正襟危坐等到那个人到来。...展开

《庶女嫡华》免费试读

流淌的时光犹如乐章由浅缓到庄重,猛地拨动最神圣的一个音符,倏地把空气凝结。所有人的呼吸似乎不自觉地停滞,正襟危坐等到那个人到来。

“我的课,无需认真。”当紧绷的弦快要断裂,堂门口传来的慵懒嗓音忽地吹散表象上的灰蒙,继而转向清泠绝谷,像细水长流滤过心间的埃尘。

众学子挺得笔直的脊背不由一松,扬起无法遏制的狂喜,原来歌行公子真的来了!

先前的焦虑猜测全在这刻消弭,她们眉目含笑,盈盈等待歌行公子迈上堂来。

毓意虽有好奇,但不能显露自己的情绪。纵观学堂,除了她的心里不都是喜悦外,还有杨赋意心里充满极深厚的怨恨。

“这位女学子,如何没有就坐?”歌行怀抱琅玦古琴,漫不经心地停顿脚步,问向杨赋意。

杨赋意根本没想到歌行公子会注意到不起眼的她,她霎时感受到从四面八方射来的敌意,不由忙低下头羞怯地答话:“赋意犯了错,暂时不能入座。”

“我的课没规矩,回位子。”歌行松垮的长发,因他的转身发带松开,披落遮住他半边容貌。他神情松散地往前大步迈去,不再理会迟疑是否入座的杨赋意。

歌行走到堂内,毓意才抬眸,不动声色地投向淡淡的一瞥。只是这眼,却让她飞快地别过头,不敢再看。她的慌乱比照身旁女学子的坦然,愈发衬出不知所措。

只见歌行衣襟半敞,露出半抹细腻如玉的胸肌。他宽大的袖袍甩动,随意地把古琴往方桌上一摆。他的纤柔凝指,不经意地拂过墨黑的发丝,微挑的凤眸霎时风流毕现。

没有学子能肆意直视这样倜傥的人,只把寻常思慕拼命压制在心底,不肯让他人瞧出半分。红了又红的脸色,竟跟醉酒般。

极浅的笑晕染歌行的嘴角,点点笑意不达眼底。他随性地摘下垂挂腰际的酒壶,摇晃后拔塞微泯口。酒刚下肚,绯红飞腮。他的声音亦变得醇厚了些:“现在开始便是我来教习你们音律,从此往后不用叫我夫子,叫我歌行公子!”

“可您是我们的夫子。”坐在前排的徽阳皱皱眉头,略不赞同。她同样欣赏歌行公子于琴艺上的造诣,但他作为夫子,行为处事实在过于放浪形骸。

“有你们这些学子,才有我这个夫子。若有你们不做学子,何来我这个夫子。”歌行毫不在乎地摆摆手,指尖灵活地抚过琴弦。

毓意蓦地抬眸,这段小调好熟悉!她疑惑的视线撞上歌行眸中的似笑非笑,惊诧地欲要看清里面的含义。

“琴音最能传人心,若能遇知己可谓三生有幸。”歌行收回缀上薄笑的眸光,语气变得虚幻。他回头扫眼端坐底下沉思的众人,抚掌大笑:“今日天气甚好,一首《Chun赋》聊表心意。”说完,不管底下的人作何反应,清泉相击的琴音不可遏制地倾泻。

毓意连忙收回游离的思绪,敛神静听。开阔富丽的画面在她眼前展开,激荡起承转合不断丰富。本是赞颂大好Chun光的曲赋,衔接到后面竟隐张悲凉。仿佛转眼间万物皆枯,不复往日生机。奏到最后一个尾音,却又回到当初盎然的景象。

一曲终了,依旧萦绕在众人耳畔,久久不能从回味中惊醒。绕梁三日,终不过如此。

然而这样的乐章,落在毓意心头,待她回味又生出别的感受。明是Chun花烂漫的三月,弹得生出六月大雨倾盆的磅礴。奇特的是,甚至有份追求自由的隐忍。

毓意被自己的念头吓了跳,她何时能得出那么多的感受。虽然她从前听过不少善音律者的演奏,但没有一个能让她有感同身受的想法。莫非她的内心也像是歌行公子这般,不屑礼教,不喜拘束的人。

奇怪的想法远远超出毓意年龄的承受能力,让她抗拒继续思索下去。她舒口气,恍若得到解脱。

女学子们收回心思,目光炯炯,掩饰不去的孺慕之思。她们齐齐发出声赞叹,像是经过一场人生的洗礼。

“我弹好了,谁来说说琴音里都有什么味道?”歌行走到学堂中央,逐一观察过在座的女学子。

毓意正好坐在过道内侧,歌行身上微醺的酒气飘过,刺得她鼻头发痒。奈何不能人前失礼,她只能憋红脸强行忍着。

“歌行公子,学生觉得琴音里充满了Chun天的感觉。”茗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做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却引起底下人低压的笑声。谁人不知《Chun赋》里面描写的尽是Chun天,这话说了如同没说。

昭初嗤得笑过,显得极是从容,大胆评述:“歌行公子的琴音出众自不消说,可弹的不尽是Chun天。”她刻意地停顿,得到歌行颔首示意,才接着往下说,“弹到后面,还隐约生出些许悲凉。学生不知,歌行公子何以心境?”

“没错,我确实想到了很多东西。”歌行的眼里闪落失望,恐怕没人能理解他内心的彷徨与孤独。换言之,生为世家子做的是荒唐事,先求的是自在。

昭初见歌行并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不免失落。她本想再问,抵不过为将来打算,沮丧地作罢。她的面色不虞,一时间自然无人敢抢她的风头。

歌行停留在毓意身边越长,她鼻头里面的痒意越发明显。她控制不住,“阿嚏”出声。

毓意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努力把痒意赶跑。她别扭的模样,引得歌行存心逗趣:“你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想法,不妨说来给大家听听。”

“没……没有。”毓意话都说不灵清,她没控制好又打了个喷嚏。她的身子往里面侧了侧,好冲的酒气。

“说来无事。”歌行非要毓意说,她要是不说,就是打了他的脸。

云遮住蓝天的太阳,这处的阴霾恰巧朦胧众人神色。然而五味陈杂的气味光线遮挡不去,嫉妒心在疯狂作祟。

“学生以为歌行公子的琴音,自由飘渺。”毓意见是躲不过,干脆大方地说出自己的观点。她摸摸鼻头,总算是不痒了。

“呵呵,不错。下课吧!”歌行像是听闻个有趣的笑话,并未当回事。但他踏出芳学苑,记住了毓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