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蝶仙重生记》蝶仙电影简介 章节目录 蝶仙重生记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3-31 12:12:01

《蝶仙重生记》蝶仙电影简介 章节目录 蝶仙重生记清水文 连载中

《蝶仙重生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一念丛文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应龙,少皇

完结小说《蝶仙重生记》是一念丛文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应龙,少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震蒙氏部落隶属于有熊国,五羊墟与有熊国城邑上邽不过百十里地的路程。早就听说奇相阿爹身体不好,我决定去看看阿爹。 以蝶的原形飞过去...展开

《蝶仙重生记》免费试读

震蒙氏部落隶属于有熊国,五羊墟与有熊国城邑上邽不过百十里地的路程。早就听说奇相阿爹身体不好,我决定去看看阿爹。

以蝶的原形飞过去,待到日落之后,我化了人形去敲奇相家的门。

奇相抱着一摞柴火来开门,看见我,手里的柴火噼里啪啦全掉地上,引得阿爹急忙从一侧的房中出来查看。见是我,阿爹慈祥地笑着点头招呼我进去。

阿爹是咳疾,我给阿爹带了些灵药,对他的病很有效果。阿爹喜滋滋地去给我们做饭,让我和奇相在院中说话。

我开始八卦,“奇相,近来有熊国可有什么新鲜的事么?”

奇相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皱着眉道:“似乎没听得什么大事,就是前日有人从有熊国那边来,说少典上皇出巡狩猎,本也不是稀罕事,少典上皇每年也要去狩猎个几次的。只是今年狩猎,同行的还有西陵氏王凤。”

“西陵氏王凤?这是何人?她与少典上皇同去狩猎,有何奇怪的地方么?”

奇相拍了拍手沾着的野果汁,“珠珠你可能不知道,有熊国的轩辕少皇还未定下元妃。少典看重了西陵氏的嫘祖。嫘祖是西陵氏首领的女儿,英明果敢,美貌聪慧,被尊为王凤,已经承继了西陵氏首领位置,很受爱戴。这次专程邀请王凤同行狩猎,自然是向部落及分部族昭告,这是要定下元妃的事呢。有熊国就要有少皇元妃了,这是一大喜事,定的还是西陵氏首领嫘祖,天下百姓自然是当大事来看的。”

我心中突然隐隐一抽,那个气宇轩昂的男子,就要结亲了么?

吸了口气,我故作平静地问道:“那么轩辕少皇呢?他也同去狩猎么?”

奇相挪了挪木墩凳,不屑地望了挂在半空的那轮明月。“这,我没听说,也没关心。不过听说轩辕少皇对嫘祖是一见钟意的,自然是要同去的。”

我再次抽了抽鼻子,“一见钟意是何意思?”

奇相道:“这中间是有个缘故,听说轩辕少皇曾经受西陵氏长老们所托,帮助他们消灭危害人畜的山中恶兽,在西陵氏部落,正好看见嫘祖一袭彩衣,在桑树下采桑,歌喉婉转动听,身姿翩然优美,轩辕少皇一眼便爱慕上了。两人还彻夜畅谈,传为佳话。附宝娘娘听了这个传言才和少典上皇一起去西陵氏见了王凤,亲自看好这门亲事的。不过以前都只是大家意会而已,这次估计是真的了。”

奇相心有向往地道:“珠珠,或许不久我们就要有少皇妃了。”

我笑着刮了刮奇相的鼻子,“有没有少皇妃关你何事?你这般向往,可是自己也思慕哪个男子了?你见过轩辕少皇么?”

奇相低了头,夜色中看不清脸上的表情,“珠珠何必这样笑话我。我才不会思慕什么男子,我一个女子,难不成就不能过好么?”

我深觉言语莽撞,急忙道:“我并非他意,你不要见怪于我。”

奇相轻松地一笑,“现在多少男子都只看重女子容貌,不重品德能力,我才不要思慕那些肤浅的人。与之相比,我更愿意一个人过得洒脱自在,有阿爹和你陪着我就够了。”

我呵呵笑了笑,搂着她的肩膀,“奇相,不是所有男子都这般浅陋的。我曾和你提过的方相氏嫫母,相貌丑陋,可品德贵重,心灵手巧,吃苦耐劳,很得方相氏部族的尊敬,她的名声都传遍各大部族了呢。”

奇相幽幽一叹,“不也没人娶她么?”

我柔声道:“缘分还未到呢。以她那样的德行,就是轩辕少皇娶她,也是当得起的。”

奇相哈哈一乐,“若轩辕少皇真娶了她,我就死心眼敬重这个少皇。”

我也乐了。奇相心思奇特,很有才华谋略,虽然她地位不高,我却从未听她说过如何敬慕谁的话来。谈起少典,她还觉得值得尊敬,轩辕少皇嘛,奇相认为不过是仗着有个好出生而已,未见的有多少真本领。要让她发自内心的敬服,须得亲眼见证他的骁勇和胆识才可以。

嬉笑闲谈一阵,明月已经升得很高了。我辞别奇相,有些心不在焉地回了轩辕谷。

轩辕谷位于寿丘山中,进谷必得经过唯一的山坳口。寿丘山立于红尘,本来只是个俗尘一座常见的山而已。几十年前,因为一颗玄珠的神力,便有些不一样。谷中常年笼着仙泽之气,紫荆花四季不败,乐游湖泉水清冽甘甜,冬暖夏凉,碧树葱茏、青草茂密,繁花灿烂,是个人间胜境。

人间胜境的山坳口,两边各长着一棵千年的梧桐树,顶上枝叶茂密相连,底下阴凉一条狭窄山路,曲曲转转通向谷中。

飞到谷口,我轻飘飘落下来,化成人形慢慢走路进去。阴凉幽幽的云气仙泽中,瞧见一个人影在前面缓缓行进。深灰色麻衣麻裤,外罩鸟兽花纹的皮坎,帛带缚发,潇洒而又英武。

我四周瞧了瞧,没看见轩辕寸步不离的骅骝马。听见我的脚步声,那背影顿了顿,缓缓转身面对着我,眉宇间有种我没读懂的莫名思绪。

他站住,等我走过去几步后,才缓缓道:“玄珠姑娘,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原来你真的住在轩辕谷?”

我愣了愣,他的表情似乎有点忧伤,还有点惊喜,要娶元妃的人了,都是这么矛盾的么?淡淡笑了笑,“大首领,你不是应该狩猎去了么?”

轮到他怔了怔,不知为何,夜色中的脸色显得变幻莫测。他看起来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紧蹙了起来,“姑娘怎知我要去狩猎?”

我再次淡然笑了笑,穿过他身旁,一边走一边舒展了下手臂,“恐怕天下无人不知了吧。有熊国许多人都在传,少典上皇和附宝娘娘邀请了西陵氏女首领嫘祖同去狩猎,轩辕少皇同行作陪。”

他看不清表情地唔了下,随我默默往谷中走去。

走了几步,他侧头看了看我,“这里偏僻无人,玄珠姑娘一人住在这里,可还方便?”

我正低头走路,闻言沉吟了下,“我也不总住这里。”

他停住脚步,“那住何处?”

我转了转眼珠,“今日怎么不见你的骅骝马?”

轩辕将手笼在嘴上吹了个口哨,远处几声嘶鸣,却未见骅骝过来。他是想自己一个人静静走走,骅骝应在不远处跟着。

“应龙呢?”我继续发问,转移他对我居处的好奇心。

他眉梢动了动,“应龙是神兽,我将它安置在有熊国郊外狩猎场的行营中了。它很有灵性,不是一般灵兽可以比拟的。”

我撇了撇嘴,心想你要是真的知道应龙的神力和本领,才会知道自己多么幸运能得到应龙为座驾。若不是那日它被我一惊,你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制服应龙。不过万事皆有定数,这也许就是它的宿命和轩辕的造化吧。

“你在想什么?”见我沉吟不语,轩辕好奇地道。

我漫不经心地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九婴你知道么?”

轩辕摇摇头,“这是什么?也是神兽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九婴虽是灵兽,却和应龙不同,它暴戾凶残,喜欢以血肉为食。最近它从凶水河逃了出来,杀害了不少人畜。”

“你是说那个九个头的怪物,叫起来如同婴儿啼哭的恶兽?”我点点头,他又道:“这个怪兽我听说了,出现在九黎族部落,食人无数,我已命具茨山的大鸿和常先前去探查,看看能不能有办法杀了它为民除害。”侧头看着我,眼光灼灼,“原来它叫九婴,玄珠姑娘既然知道它的名字,可知道它有何过人本事?”

我想蚩尤已经拿到了落月弓,多说也无什么裨益,便摇头道:“我也是在震蒙氏部落听来的,是一个从九黎族部落逃过来的人说的,他说那恶兽会吐火喷水,上天入地,本事很大。九个头皆可以独自活命,只要有一息尚存便能很快复原,非常难以对付。九黎族大首领派去的将士死了不少了。”

轩辕略略有些担忧道:“这么说来,大鸿和常先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还有危险了。”

我宽慰他道:“少皇不必过于担忧,我还听说有个落月神弓可以有天地灵气,是唯一能射杀九婴的神器,九黎族大首领已经获得了神弓,料想不日便能除了那恶兽。”

轩辕的眉宇间继续跳动:“蚩尤?他居然能找到这样的神器,不愧是九大部族首领。”

“珠珠,你终于回来了?”我正在思索着如何回答轩辕的话,突然一声清丽如黄莺的嗓音破空而来,随着这声音扑过来的,是一个身材修长面容姣好的女子。

女子抱住我的腰转了两圈,“珠珠,这十来日你去了哪里?叫我担心死了?”

我干干地咳嗽了下。我虽然幻化为人,可我还是一只蝴蝶的本性。我们蝴蝶,不喜欢被这么热烈地拥抱。在瑶灵台,采司和小鹊仙会这么拥抱我,我觉得习惯,因为骨子里我觉得与她们是同类,鸟和蝴蝶,相差也不大,再则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生活无数年的家人。

我会得体地拥抱奇相,她善良单纯得有些透明,我似乎从无芥蒂。但是对于女节,我总是抱着敬畏有加的心态,还是不太习惯过从亲密。

女节却不以为然,她开心地笑着,“我一个人好寂寞,你回来了就好了。”

我指了指身边的轩辕,介绍道:“那个,女节,这是……轩辕少皇。少皇,这是姜水城的女节姑娘。”

“轩辕,少皇……”女节怔了怔,手扶左胸拜了拜,“是有熊国的轩辕少皇么?小女子女节,是姜水城方雷氏女儿。不知少皇到此,有失礼节,还请原谅!”

女节彬彬有礼,眉目娇羞,月色下眼波流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