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美人谋》重生之美人谋txt by凤长缡 重生之美人谋强强

更新时间:2020-04-04 20:02:18

《重生之美人谋》重生之美人谋txt by凤长缡 重生之美人谋强强 连载中

《重生之美人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凤长缡分类:架空主角:韩微微,韩瑗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凤长缡原创小说《重生之美人谋》,主角是韩微微,韩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翌日,辰时。 韩微微额头受了伤,侯老夫人和赵氏这几日便免去了晨昏定省,让她呆在锦绣苑里好好养伤。 韩微微乐得清闲,穿着绯色蝶纹寝...展开

《重生之美人谋》免费试读

翌日,辰时。

韩微微额头受了伤,侯老夫人和赵氏这几日便免去了晨昏定省,让她呆在锦绣苑里好好养伤。

韩微微乐得清闲,穿着绯色蝶纹寝衣,躺在床榻上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在沉思。

重生回来,她最牵挂的,莫过于同母胞弟韩瑾瑜。

前世,赵氏表面对弟弟关怀备至,暗底却娇纵惯养,养成了弟弟跋扈蛮横的性格,弟弟稍微有个不顺就对下人打打骂骂。就连对自己这个亲姐姐,也不亲近。文宣侯府的下人一听要伺候韩瑾瑜,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能有多远就跑多远。

后来没办法了,赵氏就从外头选一批小厮。规矩没学几天就派给了弟弟。有那心思不良的小厮变着法子引诱弟弟玩耍,让弟弟无心学习,以至于夫子换了一个又一个,弟弟都十二岁大了,一本《书经》还读得磕磕碰碰。

到后来,提起文宣侯府的大少爷,晟京的教书夫子个个都摇头。

想必那时候,父亲就开始对弟弟失望了吧。所以后来才会不管不顾。

赵氏还真是慈母面蛇蝎心。养废了弟弟,可不是为了以后自己出生的孩子铺路。

想到韩瑗说的弟弟前世横死街头,韩微微的心就一阵绞疼,她这世,必将弟弟引导回来,毁掉赵氏的阴谋。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墨绿禀报的声音:“姑娘,三姑娘和五姑娘过来了。”

竟然这么早,韩微微诧异。心里一阵冷笑,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起身吩咐丫鬟进来更衣。

这次伺候她的是珠碧和青黛。

青黛是外头买来的,不是家生子。昨儿家里的老父病了,请了假出府探望。

她年龄不大,动作却是利落。此刻捧了件藤青曳罗靡子长裙就要给韩微微换上。

“啪”的一声脆响,韩微微手一扬,刮了青黛一个耳光。

青黛捂着脸惊鄂的愣在原地,似乎不明白为什么遭了打。

这记耳光打得太突然,连珠碧都呆在一旁不知所措。

“你这颜色,选的是给老婆子穿的么?”韩微微似笑非笑,望着青黛,神色平静,仿佛刚才动手打人的不是她。

“可是..”平时都是这样的啊。青黛有些委屈,平日她伺候着姑娘穿这些衣服也没见姑娘有什么不满啊。

“换上那件珠粉色累珠叠纱裙..”韩微微含着笑,不知怎的让青黛心底一凉,赶紧低头去换衣。

韩微微微闭着眼,她现在皮肤蜡黄,额头受了伤,整个人的气色灰沉沉的,再穿上这些不衬颜色的衣裳,简直无精打采。

在明媚娇俏的侯府姐妹面前,总是带着自卑,性子就有些唯唯若若。

但赵氏总是夸着她穿这些素净的衣服好看,为了讨赵氏欢心,她也就常年穿着这些颜色的衣裳。

现在看来,真是可笑。

而..青黛,应该被赵氏收买了。

珠碧低低道“姑娘莫要气坏了身子,青黛还小,在教就是。”轻柔地替韩微微梳了个垂挂髻,为了不碰到伤口,还细心地用金桃花顶簪固住。

韩微微抿嘴一笑:“还是你心灵手巧。”

那边,韩瑗坐在闺阁外的小厢房里等得有些不耐烦,“姐姐还没过来吗?‘该不会是生气故意让她等着吧,韩瑗不禁有些怀疑。

墨绿正在替她给蒲姚小心的剥皮,闻言忙道:“二姑娘今早起床还有些头晕,躺在踏上歇息。这会儿想必在换衣呢。”

“嗯。”韩瑗听了从鼻子哼出了一声,不再说话,却是按下性子来等待了。

倒是韩霏听了有些担心:“二姐姐没事吧。”

她是庶出,生母孙姨娘,是赵氏怀着韩瑗为韩彦所抬的姨娘。在文宣侯府排五,今年八岁,长得玉雪可爱,白嫩嫩的脸上满是担忧。

墨绿微笑“五姑娘不必担心,姑娘过些日子就好了。”

哼。最好是毁了那张脸。韩瑗满怀恶意的想着。丝毫忘记了是自己令人受的伤。

好一会儿,韩微微才姗姗来迟。才刚进门就听见韩瑗娇娇的抱怨声:“姐姐,总算把你可盼来了,让我好等。”

这是韩微微死后回来第一次看见韩瑗。

一身俏紫素纹上裳,下着银纹绣百蝶度花裙。乌黑的头发梳了个双丫髻,髻上两边分别簪了朵芳香的粉团花,更添几分俏意。鹅蛋形洁白如玉的脸,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一双黑白分明的杏花眼盈盈的望着她,吐出口的声音如同黄莺出谷,即使是抱怨声也让人生不起恼意。

韩微微发现,韩瑗撒娇的功夫真是一流。

怨不得前世会勾走沈锡青,男人,可都不是喜欢这种调调。

她想着,心里的恨意就像野草一样疯狂的生长蔓延,但很快的被她抑制住,脸上扬起一抹微笑:“还不是我那婢女笨手笨脚的,换个衣裳都不如意。这不费了好些时间。”

目光低低的从韩瑗脸上掠过,落在雪梨木方形桌上晶莹剔透的花瓣形银杏糕上,“怪我这个做姐姐,柳翠,去小厨房煮壶毫州毫菊茶,好让我这个姐姐陪个不是。”

柳翠昨儿被赵氏遣去晟京玉水街的铺子帮忙,那儿有文宣侯府名下的胭脂铺子,也是韩微微生母留下的嫁妆之一,因为价格公道,脂粉细腻,深受平民百姓达官贵妇的喜爱。铺子生意红火,这才要赵氏安排人手去帮忙。

她面容平凡,姿色也只能算是清秀,笑起来却让人感觉甚是舒服,正在摆着个金珐琅九桃小薰炉,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还请姑娘稍等片刻。”

煮茶是她的拿手技艺。锦绣苑还真没人煮得出她的味道。

韩微微点头,眼神不经意的朝墨绿看了一眼,墨绿会意的点了点头。

“姐姐也腻小气了”韩瑗嗔笑:“一壶茶就想打发人呢。”

韩微微也不看她,只是笑:“菊茶清心祛火,若不然,妹妹怎么会原谅我。”

呸,果然是上不了台面的玩意。一杯茶赔罪当打发狗呢。

韩瑗有些恼,只是想起母亲的吩咐,不得不详笑道:“姐姐真是的,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语音一转,满怀内疚:“..妹妹前日鲁莽了,害姐姐受了皮肉苦,还望姐姐不要怪罪。”

一旁的韩霏也道:“我和三姐都很担心二姐姐呢。霏霏今天还带来了好吃的银杏糕呢。就给二姐姐吃。”边说着眼睛不时往银杏糕上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