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幼妻当道》渣妻当道 字母文 幼妻当道百度云

更新时间:2020-04-10 20:04:32

《幼妻当道》渣妻当道 字母文 幼妻当道百度云 连载中

《幼妻当道》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毓玲珑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珠,薛明远

毓玲珑新书《幼妻当道》由毓玲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珠,薛明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毓娘回到房里坐下,杏枝便捧上茶来。毓娘喝了一口,不由得奇道:“咦,这茶怎么这么淡?不会还是早上的那壶茶吧?”杏枝默默地点了点头,...展开

《幼妻当道》免费试读

毓娘回到房里坐下,杏枝便捧上茶来。毓娘喝了一口,不由得奇道:“咦,这茶怎么这么淡?不会还是早上的那壶茶吧?”杏枝默默地点了点头,桃枝却在一旁生气地说道:“小姐,今早我和桃枝去领茶叶,那管事的婆子说以后房里用的茶叶熏香木炭等物都得减二成,让我们省着些用。听夫人房里的小菊说,如今连夫人喝的茶都是反复冲泡的呢。”毓娘一向不喝夫人房里的茶水,今早也只觉得茶味闻起来单薄了些,并没有多想,现在一听这话,不禁哑然失笑道:“不过卖了个品茗斋,夫人喝茶便克扣至此。若我把庄子也卖给了薛家,夫人岂不是要让府里人都喝西北风去?”众人听了都掩口暗笑,连宋姨娘都忍不住捏了毓娘的小脸一把,嗔她多嘴多事。

毓娘忙摆摆手:“罢了罢了,本来也不指着夫人那点茶叶末。桃枝,你把前几日周世昭送来的六堡茶取一饼来。”桃枝听了便去找,一会儿便捧着一小块细纹纸包的茶饼过来了,却皱起了小脸说道:“小姐,这茶还不如早上的茶呢。我闻着一点儿茶香都没有,倒是有股子陈味,怕是已经放坏了吧?”宋姨娘与毓娘都笑道:“这可是二十五年的六堡茶,自然有陈味了。”桃枝听了大吃一惊:“茶叶怎能放这么久?这周世昭心眼也太坏了,竟然拿些陈茶来糊弄NaiNai和小姐!”云珠正好掀帘子进来,一听这话忙过来夺过茶饼笑骂道:“没见识的小丫头!这六堡茶属黑茶,年份越久才越好。人家好不容易才寻了两块二十五年的茶饼送来,到你嘴里可就成了坏心眼了,赶紧给我悄悄地一边儿待着去,别再让NaiNai小姐看笑话了!”毓娘早已笑倒在宋姨娘怀里,直嚷着姨娘给揉揉肠子,宋姨娘笑得手上的一盏茶都合在了杏枝身上。茶叶行里有句话,叫“先有六堡,后有普洱”。此时饮用普洱茶的风气尚未普及至民间,更别提黑茶里的老祖宗六堡茶了。

桃枝吐了吐舌头,便退到一旁看云珠泡茶。只见云珠掰了一小块茶饼放到竹筛子里,用沸水稍稍洗了一下,便把竹筛子搁到紫砂壶里,用沸水一冲,又飞快地捻起竹筛子搁到一旁晾着,这才盖上壶盖,斟了两杯茶。只见那茶汤红浓明亮,陈香醇厚,自是上品六堡茶。再看那茶饼上,还有点点金花,竟是极为难得的“金花六堡”。宋姨娘不由得叹道:“也难为周世昭那孩子想着,竟还寻了两饼金花六堡茶来。”周世昭之父本是品茗斋的老掌柜,容普德一上任,就把他和一干老伙计都给挤走了。待毓娘得回了品茗斋,便使人把铺子里那些老伙计都寻回来。不想老周掌柜早已卧病在床,无法再管事,便把独子周世昭荐了来,只说这孩子虽只有十七岁,打小喝的茶水比吃的米饭还多,定能胜任掌柜一职。毓娘见实在无人可用,便任命周世昭为新掌柜。那周世昭却是个伶俐人,不仅懂茶,也懂人情世故,甫上任便收服了一干老伙计的心,又将那些个混吃等死的闲汉扫地出门,当下便把品茗斋整顿得颇有几分起色,连宋姨娘和毓娘都对他高看几眼。却见云珠听了这话,脸色竟微微有些发红,宋姨娘便留了心。这云珠原是宋府的家生儿,当初随自己陪嫁到赵府来,如今也有十六七了,也是时候给她寻一门好亲事了。看这情形,竟像是对周世昭上了心,却不知道那周世昭意下如何?

毓娘并未留意到宋姨娘和云珠的神色,只拿着那竹筛子翻来覆去地看。桃枝在一旁又忍不住嘟囔道:“这茶就这么喝么?也不放些姜茶花果,多寡淡无味啊。”毓娘听了又是灵光一闪。便命人去请周世昭,自己却取了针线盒子里一小块儿纱布头缝了起来。盛朝人吃茶的习惯还和前明相仿,都是拿茶叶泡了浓浓的茶汤,放了姜、盐,再按个人口味放些核桃、榛子、杏仁、榄仁、菱米、栗子、鸡豆、银杏、新笋、莲肉之属,取其味美,或是放柑、橙、木香、梅花、茉莉、蔷薇、木樨等物,取其芳香,真真是吃茶而不是喝茶。只有少数所谓名士才会用冲泡的方式吃茶,所以在桃枝的眼里,这茶还是半生不熟,不能吃的。云珠听了要请周世昭要来的话,脸色又是一红,忙让桃枝把茶饼收起来,自己却守着茶壶不放。宋姨娘一看,心下更是明了。

一会儿周世昭便过来了,低头向宋姨娘毓娘见了礼,便垂手站在一旁等NaiNai小姐问话。宋姨娘见他如此懂规矩,心下更是欢喜,抢先问道:“世昭今年多大了?可曾定亲?”毓娘正要开口,却被姨娘抢了先,问的还是如此劲爆的问题,不由得吓了一跳。但看见云珠和周世昭脸上都有了扭捏的神色,便明白了几分,捧起茶盏遮住嘴角的笑意。周世昭脸色有些发红,低头答道:“小人今年十七了,因家贫未及定亲。”其实自他当了品茗斋的掌柜,家里的门槛就快被媒婆们给踏破了,但他却对NaiNai身边的云珠动了心,任凭谁来提亲都不肯点头。嘴上说着话,眼睛却忍不住向云珠看去,正好碰上云珠含羞带怯的眼神,两人登时都闹了个大红脸。宋姨娘看了更是高兴,忙指着云珠说道:“你看我房里的云珠如何?”云珠羞得不行,赶忙躲到里屋去了。周世昭忙跪下来给宋姨娘磕头:“若NaiNai肯把云珠指给小人,小人定是三媒六证,用八抬大轿把云珠抬回去当正妻。”宋姨娘点头笑道:“好,好,云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定是要让她风光大嫁的。我这就给她良人身份,再收她做干女儿,你回去请媒人来提亲吧。”云珠听了喜不自禁,忙出来给宋姨娘磕头。周世昭更是欢喜得不得了,磕了三个响头便跳起来告辞,说这就回去请媒人。却听毓娘一声长叹:“我喊你来是有事要给你做,不想却让你先把人给拐过去了,这可如何是好?”云珠听了,又羞得要躲回里屋去,毓娘便取笑道:“你躲来躲去的累不累啊?我看着都累了。”急得云珠直跺脚,一屋子人都笑了。

周世昭忙过来向毓娘一拜,说道:“是小的疏忽了。不知小姐有何事要吩咐?”毓娘这才收起调笑的神色,把刚做好的纱囊给他看了,说道:“我想着品茗斋里的茶叶总卖不动,倒不如卖现成的茶汤汤料的好。你且配些时下流行的胡桃松子茶、蜜饯金橙子茶、盐笋芝麻木樨茶、玫瑰泼卤瓜仁泡茶、木樨金灯茶、木樨青樨茶、熏豆子茶、咸樱桃茶、桂花木樨茶、八宝青豆木樨泡茶、瓜仁栗丝盐笋芝麻玫瑰香茶、芫荽芝麻茶等茶汤的汤料,用小纱囊分装了,再放进颐绣轩做的小荷包里,放到铺子里卖。若是卖得好了,再做些别的来。”周世昭听了,只觉这法子甚是新奇,接了纱囊便告辞回铺子里去了。岂料他这一去,却是一连几日都无消息,把个云珠等得是心急如焚。

几日来赵老太太身上已是大好,又怜毓娘年幼体弱,便不再让她留在上房侍奉汤药,总催着她回房休息。这一日毓娘请过安回来,想着过几日赵老爷便要回府,到时候又得过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圈养生活,便决定到街上走走散散心,顺便到品茗斋去替云珠看个究竟。毓娘便穿了件丁香色满绣桃花云缎袄,底下穿着软黄棉紬裙,着一双大红蝴蝶落花鞋,也不吩咐备车,只和杨嬷嬷说了一声便领着云玥便往**去了。却见薛明远的小厮正在**候着,一见毓娘便上来行礼。毓娘奇道:“你们二爷不是早就出去了么?怎么车子还在这儿?”那小厮低着头答道:“二爷说小姐在府里呆腻了,这几天定是要出来走走的,让小的备上车在这里守着,好生伺候小姐。”毓娘无法,只得上了车。

这马车走得却是出奇的慢,一会儿便听见有人骑着马赶了上来。毓娘掀起帘子一看,果然是薛明远,心知必然是有人去给他报信了,不由得有些生气,故意朝他勾了勾手。薛明远愣了一下,当即飞身下马跳上车,掀起帘子便冷着脸坐了进来,倒把毓娘吓了一跳。只见薛明远神色冷峻地说道:“毓儿,你可是官宦家的小姐,莫要学那些不知羞的女子招摇过市,胡乱招引男子。”毓娘听了一怔,当下也涨红了脸说道:“明远哥哥既是要避嫌,就不该跟毓儿共乘一车。古人云,男女授受不亲。”说着便掀了帘子出去,那车夫未及停下车,毓娘便跳了下去,气鼓鼓地只管往前走。薛明远本想拦住她,却被她那句“男女授受不亲”堵住了,只得跟着跳下车,跟在她后头走。

毓娘心里有气,又不认得路,赌气随着人流乱走,却又被街上小摊的货物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那小摊上卖的不过是些寻常的笄簪钗环,梳篦花钿之物,毓娘看上的是一支小小的缠丝蝴蝶银钗,正爱不释手把玩着,薛明远已掏出一张宝钞将其买下了,也不用那小贩找钱。毓娘气鼓鼓地剜了他一眼:好呀,你要当散财童子,姑NaiNai就成全你!便一路走一路买,稍看得过眼都拿到手里,拿不下了便往薛明远怀里塞。不一会儿,薛明远手里便抱了一堆小扇子小葫芦小屏风等什物,脸上却没有半点不耐烦的神色,由着毓娘使小性子。这一路扫荡下来,毓娘纵有一肚子的气也早消了,难怪有人说血拼是女人的百忧解。见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