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与将歌行》将歌行txt下载 御姐 与将歌行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6-17 08:02:33

《与将歌行》将歌行txt下载 御姐 与将歌行傲娇受 连载中

《与将歌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关狄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李煜,苏厉风

《与将歌行》为关狄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苏厉风贵为太子,并非武将,在武功这方面,难得吃亏,体力也不如武将李煜,刀光剑影中,几个回合下来,便见了疲色,可他不敢松懈,剑锋杵...展开

《与将歌行》免费试读

苏厉风贵为太子,并非武将,在武功这方面,难得吃亏,体力也不如武将李煜,刀光剑影中,几个回合下来,便见了疲色,可他不敢松懈,剑锋杵地,呼吸沉重。

李煜本是君少卿手下大将,武功在军营中也是仅次于他,对上苏厉风,他未见丝毫疲态,反而游刃有余,长指轻抚剑柄,犹道:“殿下,收手吧,您不是我的对手。”

方才的几个回合,李煜能轻而易举的取他性命,苏厉风自然察觉,可他怎能收手?收手,就是送命。

“李煜,北冀待你如何?我父皇待你如何?背弃了北冀,你有何脸面存于世?”苏厉风边说边呼着气,神色凝重,“你的一世英名,是我父皇给的,你的职责是保护北冀,而不是叛国,做贼子,成为君少卿的走狗!”

四周寂寥无声,长街上无一行人,沉香客栈覆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朝歌某一处,已然沦陷为死神的收容所。

苏厉风大概是用了所有的力气吼出这番话,兵士们不敢乱动,皆屏声望着血河中黑袍长剑的男子。

闻声,李煜眉头微微一皱,却并非因为苏厉风的言辞,挑眉,反问道:“殿下,李煜在军中受人欺辱时,是将军不吝赐教,教我一身武功,后又是将军带我上战场,夺得军功无数,若没有将军,可就没有现在的李煜。”

“与其说是北冀待我如何,不如说我待北冀如何,说皇帝待我如何,不如说将军待我如何。在皇帝眼中,谁夺得了军功,奖赏谁,谁犯了错误,便杀了谁,归根结底,兵士们的命在皇帝眼里算什么呢?”

苏厉风怔住。

自古以来,再大的军功,再伟大的将相,若惹了皇帝,不论过往,不计曾经,通通打入地狱。

皇权,至高无上。

然而皇权,也寒了世代将相的心。

前有韩信,张良为例,后有君谨,柏舸为鉴,再大的功勋也被淹没,再忠诚的心,也被皇权冷却。

“殿下说我是将军的走狗……”李煜嗤笑,“可我宁愿跟随将军谋反北冀,做他手下一条狗,也不愿做这皇帝手下的兵士!”

说时,风声四起,李煜已执起长剑,直取苏厉风性命。

他的瞳孔里有深恶痛绝的恨意与寒冷,是因为……当年那件事吗?

君谨大将军的死……

苏厉风已无力再战,筋疲力尽下,他已身形不稳,微微打颤,可仍旧握紧了手中的剑,李煜来势汹汹,能否挡下这一剑,关乎他的生死。

剑破风而来,踏着脚下万千将士性命,带着万千将士的愤恨与不甘,直逼于他。

苏厉风正欲背水一战,抬眸间,一道黑影已经接下这一剑,与李煜较量起来。这黑衣主人武功丝毫不输战场走下来的李煜,刀光剑影间,李煜已败了下风,黑衣男子并未恋战,而是转眸望了一眼苏厉风,从袖中丢下一个烟弹,狼烟四起时,李煜本能的抬手遮眼,再落下时,四周已无苏厉风。

“都统,这……”一士兵上前,看着弥漫的烟雾和李煜难看的脸色,想起将军的话,他不免心慌起来。

李煜拳头攥的紧紧的,眉峰挑起,对方的武功显然不在他之下,看来营救苏厉风是预谋已久,他冷声,“追!”

“这……”士兵为难起来,这从何追起?

但还未来得及提议,只看见都统射过来的眼刀,那士兵慌忙下跪,说了一声“遵命,”便带人漫无目的的追寻去了。

只要还在朝歌城,就还有机会……

李煜侥幸的想着。

骏马扬武奔到将军府才停下,君少卿下马,抱着女子,这一路上,没人看得清将军怀里的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女子死死攥着君少卿的衣领,她发不了声,那惶恐的四处张望的眼睛满是求饶,而君少卿视若无睹,一路抱她回到桃花阁,将她放在榻上,解了她的哑穴。

“君少卿!我求求你了,放过皇兄!我求你!”

果然,他刚一解开她的穴,就听到他意料之中的话。

君少卿单手撑在床榻上,另一只手恶狠狠的捏上她的下巴,提起,加大力气,“皇兄?小染莫不是忘了,如今,你是我君少卿的妹妹,跟皇室可无半点关系,哪来的皇兄?”

这是他对天下人的言辞,对当今鄢国皇帝,留下她的理由。

她只是摇头,她知道,自己的做法触怒了他,可是这与皇兄没关系啊……

“卿哥哥,小染错了,小染再也不利用卿哥哥了……卿哥哥,求你,求你放苏厉风一命……”她连皇兄都不再称呼,只要他愿意放了他一命,她什么都可以不要。

她只有那一个亲人了啊……

君少卿指腹揉着她的面庞,“小染,你都说了,他是苏厉风,他和你没关系,既然如此,卿哥哥有何理由放他呢?”

她傻掉了。

敢情,无论如何,君少卿,都必须要苏厉风的命。

什么时候啊?从什么时候,这不染尘世的少年,变得如此冷血啊?

她凝着眼前这张脸,所有情绪,皆化为了平静,平静中,带着伤神与悲痛,不为她,为……他。

隆丰十四年,北冀,镇国大将军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军君谨世代卫国有功,忠心良将,实乃肱股之臣,虽育一子,但膝下儿女无多,朕念此,今令文穆公主入将军府,以将为父,遂感大将军卫国之功,以慰将心,钦此。”

宣读圣旨的乃是北冀明文皇帝跟前的大红人李公公,此人已是不惑之年,身着湛蓝色宫装,头顶太监帽,艳红着帽玮,嗓音尖细的宣读完圣旨,上前一步,道:“大将军,接旨吧。”

在他面前,跪着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便服男子,男子三十而立,眉目中多见刚毅果断,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男子俊峰微蹙,似乎在犹疑着什么,听到李公公的话,他才回神道:“臣接旨,吾皇万岁万万岁!”

他跪首叩头,复抬起双手,接下了圣旨,抬眸间,瞳孔里赫然多出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子,在李公公身侧,是年芳十三的少女,正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文穆公主。

李公公笑眯眯的看向大将军,抬步缓缓走来,并抬手扶起将军,小声提点道:“将军,皇上荣宠至此,可谓是空前绝后,古往今来,咱家还是第一次瞧见,万念将军明白圣上心意。”

李公公意有所指的拍了拍大将军君谨的手背,古往今来,皇帝赐女与当朝将军为子,史无前例,要知道,这帝王的女儿乃是公主,赐女与朝臣,这份殊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君谨微微颔首,似乎难以置信皇帝的此番举动。

“公主。”李公公躬身,朝着身后的女孩招了招手,那少女碎步过来,李公公问道:“可还记得皇上的嘱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