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周医生的攻情记》周医生的攻情记txt cp 周医生的攻情记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6-21 16:03:42

《周医生的攻情记》周医生的攻情记txt cp 周医生的攻情记女王受 连载中

《周医生的攻情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八月天山分类:耽美小说主角:郝毫,董岩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周医生的攻情记》的小说,是作者八月天山创作的耽美小说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第三十章 万年情圣遇上感情小白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郝毫安慰自己:他都可以给崔琪然打电话,说明他受伤不重,把他保释出来,只是尽自己...展开

《周医生的攻情记》免费试读

第三十章

万年情圣遇上感情小白

在去警察局的路上,郝毫安慰自己:他都可以给崔琪然打电话,说明他受伤不重,把他保释出来,只是尽自己的朋友之谊。

开车到警局,拿好钱包和手机下车,郝毫才发现,外套落在了董岩家。

已经深秋的X市,穿着一件白衬衫,冷风有些刺骨。

郝毫加快了脚步,走向了警局。

可能因为是过节,警察局里很热闹,男男女女不顾警察的劝阻,互相争吵,推搡,谩骂。

郝毫环视的一周,没有看到蒲邕汀的身影。

迎面走来一位年轻的警官,看着郝毫问道:

“你好先生,请问你找谁?”

郝毫面露尊敬,开口说到:

“你好,警官,我找蒲邕汀,我来保释他。”

“蒲邕汀?哪几个字?你等一下,我去查一下案底记录。”

警官说完就走到了办公桌前的电脑旁。

郝毫拿出手机在备忘录上打出了蒲邕汀的名字。

警官看完,开始浏览电脑上的记录。

像是找到了什么。

警官又开口问道:

“请问你怎么称呼?”

郝毫回到:

“郝毫,赤耳郝,毫厘毫,郝毫。”

“郝先生,你保释的这位蒲邕汀先生现在在二号审讯室,等审讯结束了你就可以接他走了,具体流程负责这个案子的王警官会给你详细说明。”

郝毫点点头,问道:“那,警官,请问我去哪里找王警官”

“王警官在审讯室,你先在休息区坐着等着吧,我去给他讲一声,结束了他会找你。”

“好的,谢谢。”

坐在休息区,看着三三两两的情侣离开,郝毫不停的伸头望着审讯室的方向。

时间滴答滴答在流走,郝毫有些坐不住了。

抬手看表,已经接近十点,审讯室的门没有丝毫要开的意思。

刚想起身,手机铃声响了,董岩来的电话。

郝豪滑动接听:“老板。”

“人接到了吗?”

“还没有,还在审讯室,我连面都没见到。”

“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电话那头董岩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有需要我会给你说的,这样的小事就不麻烦了。”郝毫回到。

董岩叹了一口气,表示理解:“你自己看着办吧,随时给我电话。”

“好的。”

挂了电话,郝毫起身准备去了警察办公室,刚走出休息区,就看到了一个熟人,准确的说,是曾经的床伴。

郝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加快了脚步走到那个男人面前。

郝毫问候了警察之后问道:“是王警官吗?请问蒲邕汀在哪里?”

警察旁边的男人见郝毫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自己开始开口谄媚到:

“毫哥,你怎么看见我不给我打招呼啊?”

郝毫没有在意他的话,而是严肃的看着警官,等待着他的回答。

警官并没有立即回答郝毫,而是抓紧了余樊野。

警告到:“余樊野,老实点,还想多关几天是吧?”

看到余樊野有所收敛,王警官这才回复郝毫。

看着郝毫,警官回答到:“是的,是我。”

看着对自己没有丝毫关心的郝毫,余樊野怒火中烧。

郝毫又重复问道:“王警官,蒲邕汀,蒲医生在哪里?我来保释他。”

“你是他什么人?”

郝毫犹豫了一下:“蒲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现在是朋友。”

看着郝毫张口闭口都是蒲邕汀,余樊野丝的怒气如火上浇油般熊熊燃烧,嫉妒笼罩了他的眼睛。

这还是那个情场浪子,不知爱情,只知情爱的郝毫吗?

余樊野的怒气和妒忌驱使着他精神一点一点崩溃,猛地挣脱了警察的手,往郝毫身上靠去,疯狂的嘶吼着:“毫哥哥,原来你抛弃我,来X市是为了这个书呆子吗?他有什么好的?瘦瘦弱弱,白的跟生了重病一样,长的还跟个娘们一样。他有什么好的?”

郝毫强压住怒气,强装镇定等着警官回答。

警官看到余樊野挣脱了自己,顺势一个反手,把他摁在了身下。

警官没有抬头,一边制服余樊野一边用恼怒的语气说到:

“这位先生,你说的蒲邕汀早就被救护车接走了”

“救护车?”

警察回答到:

“他伤的重,做完笔录就晕倒了,救护车接走了,他不是个医生吗?我们把他送回他工作的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了。”

郝毫的怒气,担心,紧张顿时爆发:“王警官,我在这里等了2小时了,给你们一个建议,希望你们能做好信息共享工作,不要不把来警局办事的人的时间不当时间!”

转身就走了。

走了五步路,郝毫回身,指着余樊野:

“你,给我记住,你在里面关的这几天会是你最后的好日子。”

留下冷冰冰的话,郝毫狂奔而出,一路开车,到了医院。

路上,两旁人行道上,圣诞节节日气息正浓,一对对亲昵的情侣刺痛着郝毫的心。

原以为,放手就能放下对他的爱。

没想到,放手只是让自己更加确定,他这个情场浪子真的爱上了这个感情小白的医生。

几个月以来,压抑感情,不敢往前走一步,只是努力否认自己心底的感情。

偶尔看到他,郝毫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像是添加了能量剂,心情愉悦,工作也干劲满满。

犹记得那一次。

第一次在医院看到他。

陪着董岩去麻醉科办公室找李君山,在办公室门口,一个不经意,就看到了他,仅仅是一身白衣,一幅无边眼镜,一手病历本,一支笔,一台电脑。

郝毫的心砰砰砰的像是要跳出来了。

但是,感受着自己的春心萌动,看着蒲邕汀开心的抱着董岩庆祝的样子,郝毫更多的是自卑。

他出身书香门第,有良好的家教家风,为人正直善良,嫉恶如仇。

郝毫觉得,自己是配不上蒲邕汀的,他太好了,而他典型的坏男人一个。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就像董岩崔琪然一样,再努力,也无果。

医院到了,停好车,好好飞奔进了急诊室。

咨询了接诊台,郝毫焦急的寻找着蒲邕汀。

李君山从急诊室里出来,看着四处乱问的郝毫出口叫到:

“郝先生”

郝毫听到叫声,转身寻找,看到了李君山,奔了过去。

“李教授,您知道蒲邕汀在哪里嘛?”

李君山神情严肃,看着焦急的郝毫:

“在里面”

李君山指了指紧闭的急诊室大门。

郝毫转身想去撞急诊室的大门。

李君山伸手抓住了郝毫,开口道:

“他父母在里面照顾他,别惹事,对你没什么好处。”

郝毫垂头丧气的蹲下来,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李君山把郝毫扶起来,走到座椅上坐下:

“有两件事。一件是蒲邕汀还没和他父母出柜,注意言行。另一件是他打他的那个年轻人,你处理好。”

郝毫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教授,他的伤情?”

李君山叹气到:

“没有重要脏器的损伤,有些神经性耳聋和脑震荡,就是脸部受伤比较严重,鼻骨骨折了,一会要做手术。”

“我可以陪着他吗?”

李君山起身:

“别了,为了他,你先回吧。”

李君山走了,急诊室里熙熙攘攘,郝毫磕磕绊绊的除了医院。

也是,他郝毫连朋友都算不上,凭什么留在他身边?

走到车库,蹲靠在车身上,点烟,大口大口的抽着,一脸苦笑和自嘲。

董岩到车库的时候,看到瘫坐在车库地上,旁边一堆烟头,眼睛里透露着凄凉的郝毫。

董岩走到郝毫身边:

“走吧,喝一杯。”

郝毫摇摇头。

“我把我的女人一个人放家里来陪你,你确定你不去。”

郝毫抬头看着一脸真诚的董岩,伸出了手。董岩把郝毫一把拉起。

酒吧里,两个人坐在吧台上,董岩看着一杯一杯酒下肚的郝毫。

“真爱上了?”董岩问道。

郝毫举起杯子,一饮而下,低下头:

“爱?董岩,我有资格爱他吗!我不够格。”

“你我都清楚,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不像你,我不会做双面人。”

董岩捂住酒杯,把钱放下,起身扶起郝毫:“走吧,我送你回家,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郝毫已经醉了,自言自语说到:

“我配不上他,我配不上他啊!”

“我为什么配不上他?董岩,你说,我怎么就配不上他呢?我……”

董岩开口:“你喝醉了,走,我送你回家。”

“我没醉,我很清醒,脑子里,心里,眼里,全都是他,怎么闭眼都没用,睡觉了,他,他还跑到我的梦里。董岩,我是不是病了?我是不是得幻想症了?”

董岩看醉倒在吧台的郝毫,心里一紧。

他们两个,都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而且两个人都是死心眼,一旦在心里生了根,想要拔掉除非是换脑挖心,没有别的办法。

这种陌生的强烈的爱意深深折磨着郝毫和董岩。

不同的是,这份感情已经煎熬董岩了十年,而郝毫才开始刚刚。

“我上过的人我都数不清了,医生也是一抓一大把,我怎么就偏偏栽在了他身上?董岩,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我怎么就栽在了他手里?”

董岩把郝毫架起来,自言自语说到:“如果,爱一个人需要理由的话,那就不是爱,那是打着爱的名义的将就。”

看到郝毫没有回复,继续说到:“我本打算将就爱情,可是,我遇见了她,一切,就变了!”

郝毫喃喃自语到:“我也变了,我……也…变………”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