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木人瞳》木人两点是什么字 Twink 木人瞳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03 16:04:43

《木人瞳》木人两点是什么字 Twink 木人瞳全文阅读 已完结

《木人瞳》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LLCX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单于律,柯英

独家完整版小说《木人瞳》是LLCX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单于律,柯英,书中主要讲述了: 几日过后 栀子、单于律、单于祁包括孟于等人都汇聚在了匈奴王宫大殿之中。 栀子依旧是男儿打扮,依旧是宁芷的身份。 “诸位,今日便是...展开

《木人瞳》免费试读

几日过后

栀子、单于律、单于祁包括孟于等人都汇聚在了匈奴王宫大殿之中。

栀子依旧是男儿打扮,依旧是宁芷的身份。

“诸位,今日便是你们要探龙墓的日子了。”单于祁说道,“由于龙墓事关重大,所以我与王兄也将陪你们一起进去。”

“如果没有异议,就出发。”单于祁扫了一眼孟于、利亚、柯英三人一眼,淡淡道。

孟于、利亚、柯英三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柯英忍不住问道,“阿蓝姐姐呢?”

单于祁的眼睑微掀,纯黑的瞳孔直直地望向柯英,带着压迫,声音阴邪冷漠,“死了。”

孟于、利亚、柯英三人面面相觑,看向身旁默默把玩颊边发丝,不言不语的栀子,微微犹豫,还是选择默了下去。

柯英的眼睛闪烁了一下,脸上神情莫测。

……

“主子,公主出发了。”暮木低敛眉眼,恭敬垂身。

“嗯。”尤还双手附在身后,紧紧地盯着匈奴王宫的方向,压下心中翻腾的气血,压下心中想要不顾一切跟随栀子的想法,下颔紧咬,隐忍克制。

“主子既然担心,何不一起去?”

“我还有事情要去做。”尤还声音淡淡,无波无澜,眸中冷光闪烁,“拘弥……”

……

龙墓离匈奴王宫不太远,以栀子等人的脚程不过片刻就到了。

这是一片空旷的地域,地上芳草茵茵,茂密繁盛。

匈奴是马背上上的民族,疆域一半是沙漠,一半是草原。

只见单于律从袖中拿出一个古朴的烛台,木制的,陈旧的,普普通通的烛台。

以真气点燃烛台,托于掌心。

烛台一时间烛光大盛,竟慢慢漂浮于单于律的掌心之上,烛台上的火光越来越盛,越来越强,渐渐笼罩形成一片圆形的区域。

圆形的区域内,阴阳八卦阵若隐若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在烛光的照耀下,逐渐阴阳交汇,在其中间缓慢形成了一个井口大小的黑洞。

那便是龙墓的入口了。

单于律收回漂浮在空中的烛台,将它妥帖地放入袖中。

“走吧。”血色的眸子闪过凝重,之前龙墓异动,此行怕是凶多吉少。

但,龙墓之事事关重大,他身后站着的亦是匈奴百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退缩。

众人向着入口走去,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突然从单于律身旁掠进龙墓。

黑影的速度极快,且是突然出现,即便是单于律也没有反应过来。

单于律的面色黑了下来,率先追着黑影掠入龙墓,栀子等人也赶忙跟上。

掠进龙墓,环顾四周,黑影早已不见,只余下空空荡荡的墓室。

众人的面色难看凝重至极,虽然那黑影只是偷袭,但也说明了黑影武功之高强。

“无妨,黑影来龙墓自有目的,总能遇到的。”栀子说道,碧蓝色的眸子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海洋,眸光幽深,“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龙墓异动的根源,我们来此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这?”

栀子双眸紧盯着单于律,见单于律微微一笑,“宁芷兄说的是。”

只是他血色的眸子里寒光凛凛,血色的袍子鲜红如火,脚上黑色短靴重重捻着脚下的沙子,嘴角勾起的是邪魅残冷的微笑。

栀子的嘴角亦微微一笑,意味深长。

该怎么说呢?果然是龙墓,符合龙的特征。

龙墓……竟是水下之墓。

栀子看向面前的海洋,它不像她前世见过的海洋。

它很清澈,它仿佛很浅。

栀子可以清晰地看见水面下一层一层堆砌起来的台阶,台阶的尽头是一个古朴的青铜大门,门的中间是一个龙头,口中含着黄金的锁扣。

锁扣已经被打开了,青铜大门也开了一个供一人出入的缝隙。

栀子眸色深了些许,看来那黑影已经先他们一步进去了。

单于律也发现了这一点,血色的长袍无风自动,披肩的火红长发飞舞,隐隐间有些嗜血的意味。

“走。”单于律一马当先掠入了水中。

栀子、单于祁等人赶忙跟上。

栀子尽量稍稍落后,虽然她穿的是深绿色的长衫,但难保露出破绽,目前她还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

还好自己脸上的妆容,水是涮不掉的。

当然单于律、单于祁二人已经知晓。

此刻便见两人不着痕迹地向她靠近,并一前一后挡住了其他人看向她的视线。

栀子眸中划过笑意,感动单于二人的体贴细心。

很快一行人便接近了那些台阶,台阶隐隐被一层薄膜笼罩住,薄膜延伸出去,仿似笼罩了整一个巨大的水墓。

栀子的眸中闪过了然,龙墓里面应该是自成一方世界的。

果然,穿过薄膜,踏上台阶的那一刻,周围若有若无的水压便消失了,周围也有了懒以生存的氧气。

而身后的薄膜也自动愈合。

不过片刻,众人就来到的青铜门口。

栀子推开青铜门,碧蓝色的眸子中闪过莫名。

那是……一只棺椁。

周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整个大殿就只有一只棺椁。

栀子微微眯了眼眸,看向那只棺椁,棺椁由柏木坊垒砌而成,用堆砌的柏木坊的榫头,在椁的四周形成框式规范。

“竟是……黄肠题凑!”栀子不禁喃喃,碧蓝色的眸子中划过一抹凝重之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