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乱入南宋》南宋健康之乱 cp 乱入南宋玻璃

更新时间:2019-08-13 22:41:03

《乱入南宋》南宋健康之乱 cp 乱入南宋玻璃 连载中

《乱入南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冷氏子兴分类:历史主角:赵汝愚,伯言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乱入南宋》的小说,是作者冷氏子兴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伯言之前为什么想要挖空心思将朱大神给请来,那是因为陆九龄、陆九渊一死,心学再无可以跟朱门理学抗衡之力,天下之大,学者成千上万,...展开

《乱入南宋》免费试读

李伯言之前为什么想要挖空心思将朱大神给请来,那是因为陆九龄、陆九渊一死,心学再无可以跟朱门理学抗衡之力,天下之大,学者成千上万,李伯言不可能为了立新学而周游全国,如果是朱大神这样,早已是儒学名宿之辈,将理学扶正,那样子后世也不会出现禁锢人思想的仁义道德之教条。

然而朱大神不买账啊,即便是真的来了岳麓,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想要“一统江湖”的老气横秋之色,让李伯言赴岳麓,无非就是要教之以理。倘若真的要革新理学,早就跟赵汝愚回永州了。

然而他这一来二去的,居然忘记了当世还有一股逆流而生的永嘉学派。

叶适倡导的是什么?那是“功利之学”,主张的乃是“通商惠工,以国家之力扶持商贾,流通货币”,反对的就是传统“重本抑末”即只重农业、轻视工商的政策。

这特么简直就是给李伯言的标配导师啊。

大宋官场讲究资历辈分,学派之间,同样讲究这个。

为什么朱大神被朝中之人群起而攻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朱门理学太过庞大了,若是不加以驱之,将来朝堂上,恐怕都是他老朱的人了。

李伯言并不想封侯拜相,他这“大宋改革总设计师”,说到底,还是太过年轻,在商场上如鱼得水,但是面对朱大神这样的狠角色,终究还是不够资格,以至于即便是白吃他一顿两千贯的泡面,在赵汝愚、范念德看来,也是无可厚非的。

现在有了蹭叔,这局势就变得不一样了。赵汝愚独木难支,但是叶适不一样啊,永嘉学派本就是传承好几十年的功利之学,只要稍加改造,完完全全就可以跟理学抗衡,那李伯言何必要费尽周折,去跟朱大神去较劲。

于是乎,悲催的朱熹,还没想着要不要上车,已经被李伯言踢下车了。

李伯言忽然恭敬地朝蹭叔叉手一拜。

“你……你……你别……”面对李伯言突如其来的尊重,叶适显然有些不适应,退了两步,道:“别以为这样,某就能原谅你。”

“水心先生之名,早就如雷贯耳。”

赵汝愚脸皮抽动了两下,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学生了,方才还一脸茫然的样子,立马就如雷贯耳了?这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心说,还是潘黑炭好糊弄,至少没那么多心眼儿。

“别,不敢当!赵相公,你这个门生太过生猛,某真是吃不消。”

赵汝愚笑道:“正则不必理会大郎,只是想让正则你看看,如今这个永州模式,如何?”

叶适坐下来,瞥了一眼李伯言,问道:“敢问赵相公,这李家作坊是如何让数万人受益的?”

“大郎,你跟水心先生说说,是如何做到的。”

“慢着,那作坊,不会就是你的吧?”

李伯言笑道:“正是,水心先生有何高见?”

叶适瞠目结舌地道:“难以想象,真是难以想象。”

“在下不过是高屋建瓴,看清了整个大宋的商业现状罢了。”

叶适呵呵一笑,道:“如此狂妄,大宋的商贸都被你看清了?某怎么就不信呢?”

“正则啊,你且听听大郎有什么意见。”

李伯言看了眼赵汝愚,说道:“历朝历代,为何重农抑商?就是认为贾人窃民之财。如今我大宋商贾纵横四海,商业繁盛,只是依旧无法脱离土地这个关键之点,与民掠地,便是窃民之财,有利有弊,土地兼并更盛。”

“有钱则买地,不错,这正是兼并之疾所在,以你之见,如何避之?”叶适虽说推行功利之学,但是面对这个问题,他束手无策,天下商贾之多,总不能说,商籍者,不可买卖田地吧。

“叶先生,咱们不妨换一个思路想。如何从这些商贾手里,再把钱给套出来。”

叶适眼前一亮,道:“这次问题甚好。不过某还是想知道,为何你这作坊,能够养民数万,有可盈利呢?”

“先生若是答应新学之事,晚生可带您去看一看,究竟这永州模式为何物。”李伯言也怕自己这作坊如今遭人觊觎,若是能够成为大宋改革路上的旗帜,那么,试问谁还敢巧取豪夺?

“好!就让某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个模式,能够惠及万人!”

……

马车驶在李家的作坊之中,李伯言指着说道:“先生请看,这边是琉璃作坊。”

“琉璃?你还会烧琉璃?这不是只有大寔国之人才会的吗?”

赵汝愚笑道:“正则啊,大寔国的人也是人,伯言这酒瓶子,便是出自他们这个作坊之中。”

“说起这个酒,对了,赵相公,这是何物酿成?为何如此醇厚回甘?”

赵汝愚笑道:“果酒。”

“真是果酒!?”叶适眼珠子瞪得老大。

“这边就是果酒再加工的作坊了。永州有大片山地,这些土地上,不利农作,如今种植果树,果农一来可出售果实,过剩的便可用来酿酒,果酒再卖到我这作坊,加工、包装后,再销往苏州、临安,所以先生别看这一瓶酒是从作坊出来,实际上,是经过果农、工匠、酒师、船工、伙计等等,数道工序加工而成,如此一来,中间受惠之利,便可分摊到每个人手中。”

叶适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大宋的商贸,若是都按永州这样的发展模式来,那将是怎样一个局面?

马车绕了庄子一圈,叶适终于恍然大悟,这岂止是作坊,简直就是一个很大的……作坊啊!

“如今天下之商贾,所成作坊,少则三五人,多则数十人,大郎如此之举,便是将民力发挥到了极致,效率高出数倍,妙哉,妙哉!”

李伯言眉头一挑,这蹭叔还真有两把刷子,能够将这个作坊的本质看得如此透彻,小农经济下的小作坊模式,怎么可能比得上李伯言这个堪比工厂的模式?这效率,自然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那水心先生言下之意,新学可以立之?”

叶适摇了摇头,道:“不可。”

赵汝愚眉头一皱,“为何不可?”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噗!

李伯言一口茶喷在了车帘子上。

蹭叔也是个狠人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