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理性爱情》爱情与理性的关系 总受 理性爱情腹黑攻

更新时间:2019-08-19 13:01:34

《理性爱情》爱情与理性的关系 总受 理性爱情腹黑攻 已完结

《理性爱情》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木柬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顾容,秦蹇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木柬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理性爱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顾容,秦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顾容与照顾新病人多花了点时间,彻底闲下来可以下班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 他换好了衣服急急忙忙去了病房,却并未发现秦蹇的踪迹。 有...展开

《理性爱情》免费试读

顾容与照顾新病人多花了点时间,彻底闲下来可以下班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

他换好了衣服急急忙忙去了病房,却并未发现秦蹇的踪迹。

有些失落,他是真的想帮助这个同在异乡的女孩儿的。

他走向医院门口,偶然间一瞥,看见了在门口抬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的秦蹇。

“你没走。”

秦蹇听见声音回头,见是他,便摇了摇头。

顾容与嘴角弯了弯,漂亮的双眼看着她,“走吧。”

秦蹇没有问去哪。

她对他更多的是好奇。

好奇他要拿她怎么办?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善良的人么?

她是不信的。

反正她现在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没有兴趣了,不如就跟他去看看。

顾容与带她去了他家。

秦蹇没有带枪,她走在后面双手暗暗握成拳,若是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一定会被她迅速锁喉。

顾容与边走边说:“你不要误会,我看你可能现在不想回家,你这样子又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去,所以你可以就暂住在这里。”

秦蹇愣了愣。

顾容与将门打开,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秦蹇站在原地思忖了会儿,决定随遇而安。

顾容与的公寓是个两室一厅的套间,房间干净整洁,东西不多。

一个留学生住两室一厅的公寓,那他的家庭环境应该很不错。

顾容与指了指其中一间房,“你可以住那儿,我去拿四件套,帮你铺床。”

秦蹇慢慢走过去打开房门,房间里就摆了一张床。

“大件家具是公寓带的,我租房子的时候只剩下双人间了,我也懒得再找室友。”

顾容与抱着被子跟四件套进了房间,将东西放在床垫上,挠了挠头,有些腼腆又有些庆幸地说:“还好我有备用的被子。”

那时候的顾容与虽然和现在一样冷然,却还是带着那个年纪该有的青涩。

他未免太不设防了,秦蹇心想。

顾容与只是觉得她一个小女孩儿瘦骨嶙峋的样子挺可怜的,他也不担心会被骗,他没什么好被骗的。

他也在无助的时候被人帮助过,跟乔叔学习医术的那段时间是自父母出事后难得的宁静时光。所以他也想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人。

“你……你父母……要不要给他们打个电话?”

秦蹇看着他手上的手机,摇了摇头。

不是很悲伤的样子,看样子她父母还健在。

是闹矛盾了?

顾容与猜想。

猜想的过程中,已经帮秦蹇铺好了床。

“我热了些粥,虽然你应该不想吃,但为了身体还是吃些好。”

秦蹇没有答话。

顾容与走出去,过了会儿又走了进来,这次手上端了一个小碗。

“我把粥放在这里,若是想尝便尝一点。”

说完也不多待,又走了出去,还顺便帮她带上了门。

粥在床头柜上一直散发着热汽,还有点淡淡的香味儿,秦蹇走过去看了一眼,好像是南瓜粥。

乐乐最讨厌喝粥,唯一会喝几口的就是南瓜粥。

秦蹇端起粥,舀了一勺,在嘴边吹了吹,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真的是南瓜粥,甜甜的。

不知不觉间,手中的碗已经见底了。

顾容与煮了些面条,一个人吃得津津有味。

秦蹇打开房间门走了出来,走到桌子边,拉开椅子,放下空碗,坐了下来。

顾容与见她的碗空空如也,有些欣慰,善解人意地问:“还要一碗吗?”

秦蹇望着他点头。

顾容与会意,起身,拿起她的碗又去厨房乘了些。

“明天我调休,陪你去买点换洗衣服?”

秦蹇看了身上的衣服,然后扯起领子闻了闻,皱着眉点头。

顾容与觉得有点好玩儿,感情她这是闻出味儿了,嫌弃自己呢。

秦蹇从口袋里掏出几百美元,摆在桌上,推给顾容与。

他也不拒绝,顺势收了钱。

她明明可以假装没钱。这算不吃嗟来之食么?

倒是有骨气。

“我要去看书,你要是有什么事,敲门便好。”

秦蹇兀自喝着粥,没有答话。

顾容与又道:“厨房还有,不够还可以乘。”

秦蹇拿勺子的手顿了顿,又点头。

顾容与的被子有薰衣草的味道。

薰衣草助眠。

这几年,秦蹇第一次一夜无梦,一觉天亮。

顾容与第二天便带她去了商场,买了些换洗衣物。两人走在路上,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

“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顾容与问秦蹇。

秦蹇抬头不解地望着他。

顾容与解释:“后面几个人,在商场的时候就跟着我们了,出来后还在。”

“总不可能是因为我吧?”

秦蹇没有想到顾容与这么敏锐,她点头。

顾容与眉头轻蹙,秦蹇以为他要不管她,打算自己跑的时候,就听见他说:“别怕,我们报警。”

“……”

顾容与见秦蹇表情有些古怪,又问:“怎么了?”

秦蹇伸出手,拉着他的衣袖,对他摇摇头,终于开口:“等等。”

顾容与怔住了,猝不及防。

秦蹇因为久未开口,声音有点哑,但却难掩她珠圆玉润的声线。

秦蹇直接走到那些人面前,说了些什么,那些人便离开了,而她又走了回来。

“那是我家人派来的。”

她对顾容与解释。

顾容与恍然大悟,“哦”了一声,又问她的打算。

秦蹇看了看他的手上的东西,“走吧,再住一晚,伙食费都交了。”

“……”

秦蹇只是想,多睡一晚上的好觉。

顾容与是个好人。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一个陌生人给她提供了帮助,让她觉得温暖。

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温暖了,这几年,她只感到荒凉又无助。

顾容与的善意,让她体验了一天正常人的生活,她很感激。

只是,她终究不属于这个温暖阳光的世界。

她走了。

家里生意出了点儿事,她必须走。

她一直都很挣扎,想彻底放弃却又不能放弃。

想自由自在地活着,却被身上的责任束缚住,她连挣脱这束缚的勇气都没有。

想开了,那就这样吧,反正这辈子是逃不开秦家了。

秦蹇走之前问顾容与要了他洗衣液的牌子。

薰衣草味的洗衣液。

顾容与有些奇怪,秦蹇说了原因之后,他二话不说从柜子里搬了一箱洗衣液给她。

“……”

顾容与说,这个厂家已经倒闭了,他手上的是最后一批,当初大清仓,他觉得便宜便买了好几箱。

秦蹇咽了口水,只好道:“谢谢。”

“不客气”,又想到她可能搬不动,问:“有人来接你么?”

“有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秦蹇的心彻底定了下来,再也不多做无用的纠结了,失眠也随之而好。有时候梦里会梦到那个帮助过她的面冷心热冷冰冰的实习医生,随着时间的流逝,梦里的人什么容貌已经看不清了,记忆也变得模糊,连名字也忘了,那份善意和温暖却一直记着。

再后来,秦蹇跟顾西洲合作,遇见了他哥哥顾容与,才记起这段往事。

那个冷冰冰还带点青涩的善良的实习医生已经成为了首屈一指的脑外科主任医师,而气质却是越来越冷了。

那样冷冰冰的人竟然真的当了医生,还有了这么大的成就,也是有趣。

那次,她硬拉着他去救阿色过后才恍然惊觉,原来他还是这么善良,外冷内热。

时光只褪去了他的青涩,还保留着他的善意。

太多人屈服于生活,屈服于社会环境,改了原来的模样,变成了他们曾经最不想成为的人。她看多了黑暗面,也很理解那些做出改变的人,但也因此更觉得像顾容与这样的人真是难得。

顾容与对身处黑暗的秦蹇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她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

......

秦修有个习惯,只要他在家,六点就必须开饭。

秦蹇深知自己这个堂哥的习惯,五点五十,准时到场。

她和顾容与一下车就有人迎了上来,“小姐,姑爷。”

夫妻二人朝来人点点头,秦蹇乖巧地喊了一声“梁姨”。

“先生夫人已经在饭厅等着了。”

秦修正在饭厅里逗坐在阿色怀里的小宝,见他们进来便收敛了神色。

小宝倒是兴冲冲地跑了过去,奶声奶气地说:“姑姑抱。”

秦蹇微微一笑,弯下腰就把他抱了起来。

“姑姑,小宝有名字了”,语调高昂,像献宝一样。

“哦?叫什么?”

跟在两人身后的顾容与看着与小宝配合得当的秦蹇不禁莞尔。

“秦见微。”

“见微知著。好名字”,顾容与如是道。

小宝听了偏了偏头,他不明白“见微知著”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后面加了一个“好”,总该是夸他的,于是咧开嘴笑了。

几个大人见了面,闲话了几句家常,六点整,准时开饭。

本来一切都很和谐,直到秦修突然问了一句“生日准备怎么过”。

这句话提醒了顾容与,秦蹇这个月底生日,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

气氛突然变得奇怪,安静得很诡异,只有不谙世事的秦见微还吃得乐呼呼的。

顾容与有点不解,他稍微偏头,秦蹇已经放下了筷子,安安静静的,好像随时都会爆发。

生日,为什么会这么敏感?

阿色瞥了一眼故意找事的秦修,然后状似不经意地对顾容与说:“小宝这几天发虚汗,我想着什么时候能去你们医院看看。”

顾容与知道这是在故意岔开话题,于是配合地说:“行,到时候直接来找我。”

阿色点点头,朝秦修碗里夹了一块他最讨厌的肥肉。

某人瞪了她一眼,乖乖地忍着恶心咬了一口肥肉,而后轻声吐槽:“你就护着她吧。”

终于是收起了剑拔弩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