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吾颂》颂吾真名 Mary 吾颂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8-20 15:00:24

《吾颂》颂吾真名 Mary 吾颂男妃文 连载中

《吾颂》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山南玉分类:历史主角:殷年,文臣

主角是殷年,文臣的小说《吾颂》此文是山南玉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殷年被梁离拉到梁府后院,这个院子并不像文人墨客该有的院子,陈列着各类刀枪剑戟。 从四年前认识阿离以来,自己便成为她的人肉沙包,每...展开

《吾颂》免费试读

殷年被梁离拉到梁府后院,这个院子并不像文人墨客该有的院子,陈列着各类刀枪剑戟。

从四年前认识阿离以来,自己便成为她的人肉沙包,每次她新学会招式便会全都用到他的身上。从开始被她揍得鼻青脸肿到现在能尽力躲开一些招式,总得来说应付她的拳脚自己还是很吃力。

“小年哥哥,这次离开后,你会去京城看我吗?”

梁离今天好像性情转变似的,突然不暴力的小离让殷年感到有些不习惯。

“会的,一旦有时间我便会去京城寻你与先生。”

殷年点了点头,不知道阿离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还是顺着她就好。

“那就这样说定,你要是不来的话...”

小姑娘盯着殷年的,小拳头上下挥舞着。

“阿离不是还有一段时间才分别吗?干嘛现在说这些呢?”

殷年想从这个话题摘出来。

“也是,反正也问了,看招...”

梁离趁殷年不注意,小拳头就冲着殷年脸上去。

听到院子传来的哀嚎声,梁先生笑得直摇头。

四年前故人来信,说他治下有一子天生聪明柔弱,善读书,推荐给自己做弟子。十年前在官场上失意后,便辞官带着一家人来到这边城,终日饮酒作赋,好不快活。他不想带出一个像自己的弟子,就婉拒收弟子这个提议,提点年轻人是可以的。

没过多久那孩子便带着拜帖进入梁府。梁先生考校后觉得这孩子是一个良才种子,就算是收下了。

再说自家这女儿,由于从小在边关长大,边关民风彪悍,骨子存有尚武精神,从小喜爱舞枪弄棒,虽然教授她武艺的师傅说她并无练武潜质,可也拗不过孩子的喜好,便让她继续习武。

直到小年的到来,她便有了第一个玩伴,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女儿就对小年开始武力打压行为。原以为小年受不了女儿欺负后就不再登门,但第二天小年就带着满身淤青来请教问题,这就让他对这个孩子有了新的认识。

后面两年这小子竟然借完他这里的书后,开始在巨岩关内各处借书来看,外界便有了书呆子这个称号。

“女子不像女子,这成何体统!以后要是嫁不出去看您着急不着急?”

梁夫人端着茶水进到书房,觉得丈夫就不应该惯着阿离。

“夫人,你也看到了,你还觉得还难嫁吗?”

梁先生看着窗外,小离追打着小年。

“这只是现在,以后的事说不准,咱家都要离开巨岩关了,小年也要回鄢城。以后见面少了,您难道就觉得小年长大后就不会喜欢其他女子吗?”

梁夫人觉得两个孩子还情窦未开,不知何谓为爱,也只是玩伴关系罢了。

“我当年不就是没忘记你吗?我觉得小年不是绝情之辈。”

“讨厌,怎么突然说起这些?”

梁夫人红着脸,想起那个人站在柳树下朝她招手的男子。

午间殷年终于逃离了梁离的“毒手”,得去把黄老汉的书给还了。

他走到平安坊一处僻静且破旧不堪的院子外,敲响了院门,声音在这片破败的坊间内回荡,让他有些心悸,这破烂的平安坊虽然在阳光下还是让人感觉阴森。

他又试着敲了几次,没有人回应,轻轻推开院门,院子里的那棵桃树上果实已经成熟,颜色血红,桃树下那张椅子上,黄老汉安静的躺在上面。定睛一瞧,椅子下一片血红,黄老汉眼睛睁得很大,充满了恐惧。

这时殷年便感觉不对,黄老汉一个平常人畜无害的人竟然这样惨死在此,不可能是仇家,那么就还有一个可能性——惯匪。

殷年夺路而逃,现在留在这里不是好的选择,既然敌人知晓自己,他们便不可能留活口的,他一路跑一边想着对策。

殷年逃跑之后,从黄老汉院子中窜出两个人,身手敏捷,带着黑色面罩,手持弯刀。

殷年听着身后的脚步就像自己的心跳越来越急,俩人越来越近。

前面便是坊门,出了坊门应该就安全了,就要踏出坊门之时,身后的黑衣人抽刀劈斩下来,坊外突然出现一个人挡住了殷年的去路。

皇城大殿上,大臣们七嘴八舌的争吵着,将军们围着沙盘脸上阴云密布,他们从昨天来到大殿后几乎没有休息,身边还有一群什么都不懂的文臣在那里唱衰。让早就看不惯这些傲慢文臣的武将们有些就气急败坏。

一向脾气暴躁的凌澎将军,一掌便将眼前的桌子击成粉碎:“你们这群乌鸦想找死吗?滚出去吵!”

瞬间整个大殿安静下来,但是这个安静持续没多久,所有的文臣开始针对在场各位将军,安静片刻的大殿再次陷入争吵,有些脾气火爆官员开始斗殴。

内侍瞧见情况不对赶紧跑往御书房。此刻御书房里小皇帝正在与大司马卫惶、丞相王钟逸商量出兵对策,见到匆匆跑进御书房的内侍,心中有些不快,以为是什么紧急军情。

“陛下,不好了,将军们与各位大臣在大殿中殴斗!”

内侍趴俯在地下。

“快给朕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皇帝看了看面面相觑的大司马和丞相,看来他们并不知情。

很快内侍将大殿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皇帝。

“都是微臣管教无方。”

大司马与丞相跪在地下。

“两位爱卿快快请起,你们不必自责,是朕安排得不妥当。”

皇帝扶起两人,三人便向大殿走去。

大殿上场面很混乱一群年轻文臣在一群年轻武将面前毫无战斗力,很快被打的满地找牙。高品级官职的大臣们没有一点阻拦的意思,事不关己闭眼低眉。

“陛下驾到!”

黄门那独特的嗓音穿透了整个大殿。原本哀嚎的大殿没了呻吟,各自原地跪拜。

皇帝看着一群衣冠不整的文臣,恼怒有些压制不了。

“各位爱卿请起吧!谁来告诉朕这究竟怎么回事?”

皇帝眼光扫过大殿。

那些没参与的将军大臣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一个人向前一步。

“陛下,是微臣没能控制住情绪,还望陛下责罚!”

凌澎出班,单膝跪地!

“哼!凌澎你作为将军,连控制情绪都控制不了,又谈何带兵打战。即今日起就散去身上职务,闭门反省,什么时候能控制情绪便来找朕拿回去。”

皇帝面沉如水,小皇帝看着一班文臣暗中得意。小皇帝已经对文臣集团开始动心思了。

“臣,领命!”

凌澎退回班位。

“今日在大殿之上的各位爱卿,未参与斗殴者扣除一年俸禄,参与者扣除三年俸禄。本就是多事之秋,这样的朝堂,怎能御敌于外,爱卿们不拧成一股绳,就成为刀下鬼,朕不想看到在朝堂之中爱卿们尔虞我诈,希望各位将尔虞我诈用在敌人身上,朕如果再发现,即使亡国,朕必将在亡国前斩了他。”

“臣,遵旨!”大殿上所有臣子趴俯在地。

“朕知道现在有许多人对朕没抱希望,可朕对你们抱着希望,封国百姓都对你们抱有希望,望各位爱卿不要辜负百姓失望。”

小皇帝看着跪拜着的臣子,心里很累,外有强敌,内有文武不和。

小皇帝宣布大司马卫惶为统领主帅,领二十万大军前往白沙城,随军司马大司空李博原,前军骠骑大将军李清,中军由大司马坐镇,后军卫将军彭玉。五日后整军前往白沙城,物质辎重林少府也去准备。

任命鸿胪寺寺卿张庚出使大夏,援弛巨岩关近卫军统帅尉迟达率领五万近卫军八日后出,水军由水军大都督刘福指挥...

大殿上所有任命的将军和大臣都出班领命。

“得胜凯旋,上天佑我大封。”

小皇帝眼光越过群臣凝视着大殿外的巨鼎。

“得胜凯旋,上天佑我大封!”

响彻霄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