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重生七零首长宠妖精小妻子 精彩内容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cj

更新时间:2019-08-20 19:22:26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重生七零首长宠妖精小妻子 精彩内容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cj 连载中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哞哞嗒分类:豪门世家主角:余笙,桑平

火爆新书《重生九零蜜宠甜妻》是哞哞嗒所创作的一本豪门世家风格的小说,主角余笙,桑平,书中主要讲述了: 姚顺吃过瘾后将大家吃的骨头扒拉到碗里,领着桑青往家去,到家把碗里的骨头倒进狗盆里。 姚顺家的狗子欢实的啃着骨头,跟几百年没吃过这...展开

《重生九零蜜宠甜妻》免费试读

姚顺吃过瘾后将大家吃的骨头扒拉到碗里,领着桑青往家去,到家把碗里的骨头倒进狗盆里。

姚顺家的狗子欢实的啃着骨头,跟几百年没吃过这么香的骨头一样。

姚顺给奶奶说了云妮儿的事。

顺子奶奶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个小罐子和一把小篦子,拿到隔壁院去。

“平——”老婆子在门口喊了一声,等桑平来开门,这才进去。

看到余笙给云妮儿择虱子,她“噫”了一声,连忙带着东西过去。

“你这一个一个择,哪整得过来,头上长腮难弄得很。我这有药粉,还是上回给姚姚用剩下的。”

姚姚是顺子的姐姐。

余笙先让云妮儿叫了声奶奶,这才跟顺子奶奶说:“会不会对小孩儿的身体不好?”

余笙一开始也想买些灭虱药给云妮儿用,就担心药粉太毒了会给孩子的身体产生不好的影响。

顺子奶奶打开罐子,“是中药。开药的老中医就说了,中药啥啥的比较好。反正我们家姚姚用了好几次都没事。”

“那我们也试试。”余笙轻轻握着云妮儿的小手,教她说话,“云妮儿,你说谢谢奶奶——”

云妮儿躲她怀里,半天不吭声。

余笙向顺子奶奶表示歉意:“小丫头怕生的很。平将她抱来到现在还没开口呢。”

顺子奶奶心疼道:“云妮儿可怜啊,刚学会说话就被抱走了,估计她大姑都没好好教过她。你看看她大姑把孩子养成啥样了,脸皴得裂口子了。”

顺子奶奶带来的药粉主要是百部根磨的,外用可杀虫、止痒、灭虱,内服有润肺、止咳、祛痰之效。

顺子奶奶往温水里撒了一些药粉,帮着余笙给云妮儿洗了头,擦干云妮儿头上的水分后,又往她头皮和头发上抹了一些药粉。

余笙用浴帽裹住云妮儿的头发。

顺子奶奶说:“就这样睡一宿,明儿起来摘掉,再用篦子把药死的虫子篦下来,再用两三次,头上的虱子就没有了。”

“谢谢大娘。”余笙不光会嘴上说说而已,为了表达最真实的谢意,她去厨房从篓子里拣了一兜鸡蛋,让顺子奶奶走的时候带上。

顺子奶奶推辞不过,就答应收下了。

天擦黑。

余笙把东西两屋的床铺好。

桑平去梧桐树下喊桑青回来。

桑青回来了。

桑平以为他又赖在人家家看电视,准备教训他的时候,闻到他身上臭烘烘的,赶紧将他挥开。

“你搁门口洗干净再进来!哪儿弄的一身臭!”

这要不是亲侄子,看桑平让他进门不!

桑平整了一大盆温水端门口,受不了他侄子身上的那个味道,“臭死了,你是搁顺子家的猪圈打滚儿了吧!”

桑青一边洗一边说:“我把他们家猪圈清的干干净净滴。顺子奶奶给的那药粉好用不?”

“不知道。明儿看看再说。”桑平大概清楚他这侄子为啥给人洗猪圈了——

孩子是在用这种方式向顺子奶奶表达谢意。

桑青也有点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

“叔,你把婶子那香皂拿过来给我用用呗。”

“想得美。”桑平怎么可能拿媳妇儿贴过身的东西给其他人用。

桑青:“你哪怕掰一半给我用用啊。要不然我这身上的臭味去不掉。你也不怕我熏着婶子。”

桑平拿了一样跟香皂差不多的东西过来,“就你那一身糙皮,不配用那么好的东西,只配用这个。”

一看是肥皂,桑青极其无语。

肥皂就肥皂,虽然味道差了些,但形状跟香皂差不多。正好还能搓衣服。

余笙哄云妮儿上床。

云妮儿抱着被子偷偷的闻上面的味道。

真香。比草垛的味道好闻。

余笙拿了药和水杯过来,督促还在生病的云妮儿吃药。

“来,云妮儿,把药吃了。吃完药药睡觉觉。”

云妮儿坐起来,小手抓着被子,似乎对吃药这件事有些抗拒。

余笙轻哄道:“云妮儿乖,吃了药,病才好得快。”

云妮儿格外乖巧。

一旁的桑平看到云妮儿把小脑袋伸到余笙的手边用嘴去含药丸,立马虎起了脸,厉声喝道:

“自己吃!”

云妮儿吓得缩回了脑袋,抓在被子上的小手在恐惧中捏成了拳头。

余笙嗔视桑平。

桑平不顾余笙的眼色,教训云妮儿:“吃饭叫人喂,吃药还叫人喂!你都多大了,是没长手还是没长嘴!你那手是摆设吗。进门人都不会喊,让你叫一声婶子,咋就那么为难。长那一张嘴,是光叫你吃饭、出气用的啊?”

云妮儿两眼一红涌出泪水,低头强忍着哭声,小小的身躯一下一下的颤抖。她着实吓坏了。

余笙放下水杯,搂着云妮儿安抚她,“没事没事啊。你叔说你,不是因为讨厌你,他要是讨厌你,就不会抱你回来了对不对。你叔想你学会说话、学会照顾自己。”

云妮儿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她发觉婶子身上的味道比晒过的被褥还好闻。

她伏在婶子的怀里,小心翼翼的窥了一眼桑平。

桑平脸色阴沉。

云妮儿起来,自己拿起药丸吃了,又抱着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把嘴里的药丸送了下去。

桑平的眉眼,这才舒展开。

余笙更是展颜道:“云妮儿自己会吃药,真厉害~”

桑青擦干了头发进屋来。

“叔,婶子,你俩去睡吧。”他蹬掉鞋跳上床,钻到云妮儿的被窝里,“今儿晚上我跟云妮儿一块儿睡。”

桑平看不下去,“臭烘烘的就往你妹的被窝里钻。”

已经躺倒的桑青为自己证明:“我都洗干净嘞!不信你闻闻——”

他一条胳膊从被窝里探出来伸到桑平面前,却被无情的一巴掌打开。

桑平嫌弃道:“自个儿闻去!”

余笙熄了西屋的灯,和桑平一块儿回东屋了。

黑暗中,桑青小声问云妮儿:“云妮儿,以后想跟哥搁一块儿不?”

云妮儿回应:“嗯!”

桑青又说:“那你就要听三叔跟婶子的话,知道不。三叔跟婶子都是好人,你看婶子白里把你打扮得多漂亮,就是婶子让三叔把你抱来跟哥搁一块儿滴,还专门给你铺了床…”

兄妹俩在西屋说悄悄话,东屋的余笙和桑平都听见了。

余笙会心一笑。

桑平不咋高兴,“你别惯着他俩。乡下的孩子当家都早的很,像云妮儿那样大的女孩儿搁家都会洗衣做饭了。”

余笙凑近他,眉眼间含着盈盈笑意。

“我好不好?”

桑平有些招架不住她这么亲近,红着脸讷讷的回了一声:

“好。特别好。”

余笙伏在他胸膛上,“我想把云妮儿养得像我一样…不,比我还好,你说好不好?”

桑平动情的亲吻她的头发:“谁也好不过你。你最好。”

余笙甜笑着进入梦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