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九九归离》龙归离海珠区多远 GV 九九归离别扭受

更新时间:2019-08-24 23:00:41

《九九归离》龙归离海珠区多远 GV 九九归离别扭受 连载中

《九九归离》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游思元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魏宣,冯才

《九九归离》由网络作家游思元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魏宣,冯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我本就一介草民,居无定所,会着些小法术才斗胆救了公子。”付水沫继续说道。 他想着,若是与这当朝的二皇子连上线,也许能从其身上获...展开

《九九归离》免费试读

“我本就一介草民,居无定所,会着些小法术才斗胆救了公子。”付水沫继续说道。

他想着,若是与这当朝的二皇子连上线,也许能从其身上获取些关于付府灭门的真相。而此刻,这多疑狡诈的二皇子应该也会多加怀疑他这来历不明之人,最良策的法子是要么将他留在身边,要么除掉他。

“付公子,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如今魏某身边正缺你这样的人才,不知付公子可否委身跟着魏某,定有大成。”还未等付水沫想着用委婉的方式提出留下,这魏宣就先一步开了口。

付水沫想着若是一口答应,一定会引来这魏宣的怀疑,不如迂回地先假借为难:“魏公子,我一个散人悠闲惯了。你这邀请我倒还得再仔细斟酌一番,待我有了决定一定会及时答复你的。”

“不急,付公子你大可慢慢考虑。”

魏宣躺在床上仍旧难动弹,见他这样身旁的领头儿有些着急地问付水沫:“付公子,我们家少爷多久可以下床啊。”

“之前都给你说了,估摸着这两日就好。我先给你家少爷开几副良方,他喝了心口会缓和一些。”付水沫朝着一旁的桌上取了现成的笔和墨,坐下来写着。

“那就有劳公子了。”魏宣文儒的样子倒并未有传香说的那样心狠,他虚弱地躺在床上就像一个普通人。

张炽烈见付水沫还会开药方有些新鲜,便没守着跪在一旁的传香,而是走到他面前观望着他写的内容。

“有意思…”张炽烈看着这药方上都是些平常的滋补良药,对于差点被刨心之人若是补得太过,身体就会负担越重越难痊愈,付水沫这么做是想惩戒这凡人吗?

见着他写好后,将纸对折走到领头儿的身边:“这是护心的方子,按照上面抓取,每日都给家少爷焖煮,能加快他身体的恢复。”

“谢谢付公子。”领头的接过了药方道谢。

魏某看了看药方,觉着都是寻常的滋补药材便默许了领头的去采买,又吩咐他给付水沫在隔壁买断一间厢房,方便监视他随时的状况。

终于,付水沫可以不用憋着自己的话匣子,能同张炽烈他们痛痛快快说话了。只是门外有着两个青年把守着,他只能小声地抱怨。

“小水,你为何开那个药方。”

“大人,实不相瞒,我有私心想从这二皇子身上套些付家的过往,和他共处越久就越有机会获取我想要的东西。”

“果然如我所想。”张炽烈点了点头。

“我故事还未听完呢,传香你接着说,你姐姐后来怎么样了。”付水沫见着张炽烈将这传香也一并带进了这屋问道。

“姐姐自从和这冯才有了交际,每日活得生不如死,命觉催心。每每同魏宣抱怨之时,她都会请求别再与冯才继续,但冯才好不容易有了姐姐这个枕边人的弱点,魏宣又怎能不利用。养时一待,他让姐姐用毒酒将冯才毒死在迎春阁。”

传香说到这,脸间又是厌恶又是哀愁:“姐姐只是平凡的女子,魏宣平时使唤她小事也罢,但让他杀人这可是敢也不敢想的事。姐姐当即就回绝了他,就算魏宣说事成之后给姐姐名分,她也不愿让自己的双手沾染鲜血。这时,太子这边催动了传言,说魏宣荒于朝政日夜都流连在这迎春阁享乐,而进言的正是冯才。”

“冯才这奸猾之人,借着与姐姐享欢,实则暗自调查迎春阁的脉络,将魏宣所布的人手尽收眼底,来了个收买人心偷梁换柱。随后借着以兄长之义在皇帝面前劝诫魏宣这等风流的荒唐之事,狠狠地将他将了一军。魏宣遇此事后,叫了人手闯进了西厢房,因姐姐已无用,便将她活活吊死在房梁上。我当时也只是猫态,只能拼命朝着那些人扑去却被他们活活打死。”

传香言尽,付水沫也明了她之前所吟唱的那几句词:花落花开自有时,魂落萧萧尽鸳殃。来去往复也终须,莫问奴家归何曲。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那滕漱安想来也是恨极了魏宣,才成了嗜血的厉鬼。

“所以姐姐恨透了负情之人,而在这迎春阁有许多同样的人。姐姐让我进入传香的身体里,靠着新的花魁名声勾引那些负心人。她说这些人都是无心的,她要把他们的心都挖空,她本可以化渡却因仇恨成了厉鬼。”

“原来你不是传香,那真正的传香呢?”付水沫惊讶地问道。

“真正的传香在我神识里,她沉沉入睡,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

“可你也犯了一忌,幸好未伤她大碍,不然灭生剑等着你。”张炽烈回应道。

“大人,对待姑娘你就不能用词温柔些吗?”付水沫摇了摇头,觉着大人的情感认知真是无药可救。

他似乎想到这猫提醒过他要保护好魏宣,可既然这男的这么可恨,为何还要继续护着他呢?

“那你之前同我说的保护魏宣又是何意?”

传香听后似乎被问住,但很快便答道:“姐姐其实每犯杀戒,我都想全力阻止,这次也不例外。”

“既然,事情已顺,你赶紧脱开这传香之身随我回冥界化渡吧。”张炽烈听后,滕漱安害死的人太多并不能一时清楚每个人具体的名字,只能等着生死薄主动响应了,但不知又会生出多少祸端。不过他停在此地并没感受到厉鬼的气息,这里应是无碍。

传香听后,身体里穿出一只梨花猫,而她原身鲜了凡体昏沉地倒在了地上。梨花猫一直“喵喵”而叫,不停叫唤着,张炽烈引出了传送阵,带着它离开了这里。

付水沫扶起了倒在地上的传香,探了探呼吸,将她抱在了床上,盖上褥被,静静等着她醒过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