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红楼之山海志》红楼之宁府为长 kuso 红楼之山海志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19-08-26 14:02:36

《红楼之山海志》红楼之宁府为长 kuso 红楼之山海志精彩阅读 连载中

《红楼之山海志》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曾鄫分类:历史主角:刘玄,贾蓉

新书《红楼之山海志》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曾鄫,主角刘玄,贾蓉,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刘玄刚下了课,在诚心堂外候着的韩振走上前来,递过来一张帖子。 “四哥儿,有人送来份帖子。” 刘玄打开一看,原来是修国府的侯孝康,...展开

《红楼之山海志》免费试读

刘玄刚下了课,在诚心堂外候着的韩振走上前来,递过来一张帖子。

“四哥儿,有人送来份帖子。”

刘玄打开一看,原来是修国府的侯孝康,缮国府的石光珠联名下的帖子,说是要在花萼楼设宴,向诸位国子监贡生致歉,并邀请了不少士林文人,开一个文会,权帮诸位“前同窗”扬名,希望刘玄能够赏脸参加。

这个侯孝康,石光珠,还真是从哪里跌倒就从那里爬起。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制止殴打贡生的现场,那石光珠的表现。不由摇了摇头。这时,有人上前一步,拱手道:“持明兄。”

“张义兄。”刘玄连忙拱手回礼。此人十八九岁,戴着网巾,一身青色细棉软缎鎏花袍子,腰间挂着一个荷包。他就是明国维,字张义,江南行省松江州世家明府的嫡子。祖上做过成均馆学士、中书舍人,祖父做过一任藩台,其父中了举人后就回乡打点家业,是松江州有数的长戟高门。

他去岁通过竞争激烈的南直隶贡院考试,被举荐到了国子监读书,也是一名国子监的贡生。也是刘玄这十几日在国子监结交的好友之一。

“你也收到了修国府和缮国府的帖子了吗?”

“收到了。”

“去吗?”

“当然去,为何不去!”

“好,持明兄果然有胆气!大家同去,看这些纨绔子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说话的是从崇至堂走出来的徐文祯,字章符,二十岁出头,出自越州望族徐家。他的恩师跟杨慎一是好友,所以很快就跟刘玄也成了好友。

“正当如此!”明国维也点头赞同道。

文宴定在明天休沐日的晌午,时日尚早,三人约好会合地点和时辰,便拱手告辞,各自散去了。

刘玄回到府中,福伯递过来几封信。有恩师杨慎一寄来的,除了勉励他好好读书,还提起李守中跟他通了书信,对其的才华表示认可,期望他不骄不躁,埋头苦学,准备明年的会试。

有父母亲寄来的。他们对幼子离家入京读书,是牵挂又牵挂,满纸都是各种细琐事情的交待,京师与辽东水土不同,要注意饮食;京师奉国将军府没有得用的丫鬟婢女,已经叫福伯去托牙人采买,只是指定的是不超过十四岁的新罗妇,货源紧张,一时半会到不了位,只能暂且叫他自己好生注意。

有大哥从任所金州寄来的,说老四考上了国子监,也没有什么送的,就托人买来了两把倭刀,送来做贺礼。大嫂应该是得了母亲的嘱托,已经派人去高丽寻找合适的婢子丫鬟。大嫂在信中告诉刘玄,高丽这两年内乱,杀得人头滚滚,宗室显贵子女四下逃散,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人。

有二哥从呼伦镇寄来的,说他这次有呼伦镇兵马统制罗世叔帮忙,从呼伦草原采办了良马上千匹,还意外得了一匹小红马,说是野马王的种,两岁就已经神俊超群了,将被带回辽东,再养两月,就送到京师来,作为送给老四入国子监的贺礼。

有姐姐从历城寄来的,说她跟姐夫知道老四考上了国子监,非常高兴,派人去孔庙求了“先贤符”,连同十盒泰山松烟墨、十匹淄州薄纱布,还有各色土产四担,一并送来了。

看完这些书信,刘玄一一持笔回信,转眼就到了下午。这时,宁国府贾蓉派人送来帖子,说他在家中设宴,请刘玄过府一叙,点明作陪的还有琏二叔。

刘玄想了想,略备了些礼物就赶了过去。

宴会设在宁国府后院一处阁楼连着的亭子里,果真只有贾蓉和贾琏二人,见到刘玄来了,都高兴地迎了上来。

“明哥儿,你这些日子可是名扬京师,都知道关东来了位俊才,烟溪先生的高徒。你的那两首《雪景》诗现在口口相传,连花萼楼的小姐们都在传唱着。”

听完贾琏的话,刘玄连忙谦虚了几句,心里却在嘀咕,你个琏二爷,也只能在那种烟花柳巷才听闻到,否则平日里你哪里会注意这些。

“刘世叔,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主人家贾蓉客气地拱手道,他虽然比刘玄要大好几岁,但辈份摆在那里。

“拒霜,客气了。”

刘玄对怎么称呼这位“世侄”颇费了些心思。直接叫蓉侄儿,人家比自己大好几岁,又不是同族的侄儿,如何叫得出口?叫蓉哥儿,人家结了婚,要是自家的长辈这么叫,不算失礼。自己一个隔着几层关系的“世叔”这么叫,就有些过分了。所以干脆直接叫贾蓉的字。只是贾府的风水是否不对,怎么名和字都这么怪呢?太女性化了。

三人落座,寒嘘了几句,贾蓉便直奔主题。

“有件事还要劳烦明叔。”

“拒霜请直说。”

“贱内的伯父,姓秦名基。”

贾蓉刚一说,刘玄不由眼睛一亮,“可是国子监左司业秦老大人?”

“正是。正是贱内伯父。前几日,贱内回娘家探望老岳父大人,说起贱内幼弟的学业,颇是苦恼。小侄岳父,年过半年有了这个幼子,名唤钟,字鲸卿,现在已经九岁了。在家里由老岳父启蒙了两年。只是小侄的岳父当年不过举人功名,苦熬了半辈子才落得个工部营缮司的小郎官,无权无势。一腔期望全放在我这小舅子身上了。只是名师难求,小侄岳父腆着脸,求到了伯父那里,想从国子监延请一位教授助教也好。小侄贱内的伯父,当时就给推荐了一人。”

“谁?”刘玄好奇地问道。

“就是世叔你了。”

“我?不成,不可以,绝对不行。我都还是学生,岂能误人子弟!”刘玄连连摆手道。

“明叔何必谦虚呢!你的两首《雪景》,就是李守中老大人也是赞不绝口,还有那篇《留侯论》,引经论据,行文雄阔,纵横捭阖,极尽曲折变化之妙。据说三省、翰林院的老大人都在争相传抄。如此大才,为一幼子老师,倒是委屈明叔。只是贱内岳父切切嘱托,还请世叔怜惜小侄,开恩一二。”

贾蓉的话让刘玄恍惚了一下,这个贾蓉跟贾琏好像大不一样,那些评语,就算是听人说来,能背得如此流利,也比只会说“吾等之操、去彼之母”的贾琏强多了。

但他还是继续拒绝着。

“拒霜,此事万万不可。不是小可不给拒霜及令岳父面子,而是收徒事大。小可拜在烟溪先生门下,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师门,不敢造次。其次,小可只是小小的秀才,还在国子监读书,才学浅薄,岂敢为人师?”

这时,亭子连着的阁楼里,隔着门窗响起一个悦铃般的声音。

《红楼之山海志》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