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矢结》矢结尾的四字词语 419文 矢结耽美

更新时间:2019-08-27 16:01:25

《矢结》矢结尾的四字词语 419文 矢结耽美 连载中

《矢结》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四十六笔生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王获,刘玄

《矢结》是四十六笔生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矢结》精彩章节节选: 昆阳大战,刘秀取得胜利的同时,宛城,也被刘秀的大哥刘演打下了。皇帝刘玄,却因为害怕这兄弟二人的功劳,杀害了刘演,还冠冕堂皇地,将...展开

《矢结》免费试读

昆阳大战,刘秀取得胜利的同时,宛城,也被刘秀的大哥刘演打下了。皇帝刘玄,却因为害怕这兄弟二人的功劳,杀害了刘演,还冠冕堂皇地,将刘秀软禁在了宛城。

刘玄又下召,封王常为廷尉大将军,以辅内政;封成丹为水衡大将军,以整军队。并让王常、成丹二将即刻回宛城。

此时的邓晨带着穆雪,拿下了阳翟以东的京、密二县,等待着时机。

更始帝刘玄,趁着战事大捷的士气,又派出定国上公王匡,去攻打洛阳;派出西屏大将军申屠建去攻打武关。直逼王莽所在的政治中心。

年逾花甲的王莽,此时已是内遭离叛,外覆师臣,每日食不下咽,寝不安席,还强忍内心焦虑,故作镇定。

“郡主,您之前,不是说喜欢那种,身高不低于八尺的英俊男子吗?可是我觉得,那个成天祜,根本就没有八尺。”丫鬟一本正经道。

“怎么没有八尺了!”王妁赶忙反驳,又道:“要那么高干嘛,中看不中用,合适就行了。”

“我还记得您之前说什么,要仪表什么,呃……什么翩翩,温什么雅的,我觉得这些词,和他也是一点都不沾边啊!按理说,您应该看不上他才是啊。”丫鬟还真是认真在思考这其中的玄机,却怎地也想不通,为何成天祜完全不符合郡主的要求,郡主还对他这么一往情深的。

“怎么不沾边了!”王妁脱口而出,又觉得有些失态,捋了捋肩上的秀发道:“不沾边就对了,所以本郡主才看不上他啊!”

“妁儿!”当朝太子王获,轻轻敲了敲女儿的闺门,轻声喊道。

“参见太子殿下。”丫鬟连忙开门施礼。

“免礼。”王获道。

“儿臣参见父王。”王妁也起身行礼。

“免礼,免礼。”王获赶紧搀起女儿。丫鬟也知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道理,识趣地退下,把门也带上。

“父王找儿臣有何事?”不闹腾的时候,王妁还是颇有大家闺秀气质的。

“妁儿啊!”王获轻轻唤了女儿一声,又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了。女儿从小被蒙在鼓中,养尊处优惯了,哪知当今世道情事。

“父王,您今日是怎么了?父王有话直说,妁儿会听话的。”王妁看父亲脸色不太好,安慰道。

“乖孩子,”王获拉起女儿的手道:“妁儿,你刚满两周岁的那年,你皇祖父登上了帝位,如今一十四载过去了,你皇祖父自即位以来,克勤克俭,勤政爱民,对你更是关怀备至、疼爱有加。”王获托起女儿腰间佩戴的绶印,接着道:“如今天下分崩离析,你皇祖父操心国事,寝食难安,身体也每况愈下,妁儿,你愿意进宫,去陪陪你皇祖父吗?”

王妁起身跪倒,道:“父王,儿臣自小承蒙皇祖父抬爱,被泽蒙庥,理当尽孝,怎会不愿意呢!”

“好好好!那你好好休息,明日就出发去长安吧。”王获甚是高兴,说罢转身出去,又吩咐丫鬟好生照顾郡主。

“郡主,您要去长安啦!”丫鬟心中高兴,也想去繁华的长安看看。

王妁却有些心事,转身提笔写了一封信,递给丫鬟道:“你把这封信交给成天祜,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中啊!”

丫鬟跑到成家,又不能直接进去,有碍郡主清誉。于是绕到后院的墙边,找了箩筐垫在脚下,扶着院墙,看到成天祜正在练枪。于是丫鬟找了块石头,扯下一根头发,将信绑在石头上,扔进了院子。

成天祜看见丫鬟伏在墙上,死命向自己挥手,又指了指地上的石头。过去捡起地上的书信,心想:“跟着那种刁钻的郡主久了,丫鬟都得变机灵。”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又抬头,那丫鬟已经走了。

成天祜打开书信,念道:“单双你选旧地见。”

成天渠本是来看看弟弟练枪的,见他站在院子里,在看什么东西。成天渠蹑手蹑脚走过来,突然从背后拦腰抱起弟弟,大喊道:“天祜!”

“呃~啊~呀~”成天祜声音发抖,确实被吓了个结结实实,“哥,你干嘛呀,吓我一大跳!”

成天渠将弟弟放下,反问道:“你干嘛呢?‘敌人’都到身后了,你还不知道。你在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成天祜将纸条偷偷塞进袖中,道:“手上有倒刺,揪倒刺呢。”一边说,一边抠手指,弄得像真的一样。

“还练吗?要不要我陪你耍两下?”成天渠道。

“明天就要走了,哥,你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去吧,我去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是路上用得着的。”成天祜说罢,跑了出去。

成天渠觉得事有蹊跷,天祜上街老喜欢拉上自己,成天渠经常有事脱不开身,成天祜小时候还为这事哭过。今日怎么自己有时间,他却要自己一个人上街。成天渠也跟着跑了出去,要一探究竟。

王妁老远就见成天祜来了,心花怒放。又刻意收起来笑脸,冲上去,指着成天祜的鼻子道:“你竟然敢让本郡主等你这么半天!”

成天祜一巴掌打开王妁的手,又换了一副宽宏大量的表情,柔和地说道:“不想等就回去啊,我不介意的。”

“你!”王妁见成天祜如此不在意自己,心中甚是恼火,一跺脚,险些哭了出来。

丫鬟赶忙插嘴道:“我们郡主明天就要走了!”

王妁听丫鬟这样一说,更觉委屈,把丫鬟一拉,眼泪掉了下来。

“哎哎哎,你别哭啊!你你你……你这穿个男人的衣服,站在大街上哭,多奇怪啊!”成天祜说着,就拿自己袖子要去给王妁擦脸。

也不知在委屈个什么,王妁只觉这下,更加忍不住眼泪了。成天祜左手绕过王妁的后颈,捂住王妁的嘴,胳膊搭在王妁肩上,右手也伸过来捂住王妁的嘴,远远看去,就像是抱住了王妁的整个头一样。

“走走走,带你去吃好吃的,别哭了!”成天祜焦头烂额,只想快点离开。

王妁却躲在成天祜胸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继续装哭哼哼着,一边暗自开心。

成天渠在远处的巷子口,看了个满眼,却没听见他们说什么。成天渠喃喃道:“这不是郡主吗?他们怎么在一起?天祜还不知道她是女儿身吧?”

成天渠上次见过郡主女儿装之后,就去了昆阳战场,在昆阳时,心中莫名还有些挂念。今日见天祜和郡主,举止如此亲密,成天渠心中竟涌起一阵醋意。

路过首饰铺,王妁突然停住脚,看到那些闪闪发亮,熠熠生辉的步摇、华胜,爱不释手。

看到王妁穿一身男装,在这儿看首饰,成天祜觉得,比穿男装站在大街上哭,还令人尴尬。

成天祜肢体、表情都表现出极不自在,但想着她老人家不哭就行了,就决定给她买一个。成天祜走过去小声道:“喜欢就挑一个吧,我送你。”

堂堂渭城郡主,什么时候挑过首饰,那可都是成堆成堆的买。王妁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要送自己东西,更是欢喜得不行,哪会在意那句“挑!一!个!”。

郡主张口就来:“伙计,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还有那个和那个。全要了!”

“好勒!您稍等,小的这就给您包起来!”那伙计见是大主子来了,极热情地招呼上。

成天祜顿时就懵了。

成天祜定了定神,一把叫住那伙计道:“慢!”

欢欢喜喜的王妁顿时变脸,杏眼圆睁、柳眉倒竖,叉着腰道:“怎么,不送了?”

“送,怎么不送呢!”成天祜嬉皮笑脸道:“我是觉得,就这么几样,怎么够呢!”

王妁本想发作,听成天祜这样一说,心里像抹了蜜一般,昂起头得意笑道:“这还差不多。”

看着王妁笑,成天祜气得牙痒痒,心中暗想: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怎么老想揍她。

成天祜故意表现得特别大气,拉着王妁,走到琳琅满目的首饰面前,道:“把这个也买了,这个也买了……还有这个,这个,也买了,好不好?”

“好好好!”王妁喜不自胜。

成天祜又拉着王妁,走到胭脂水粉这边,道:“把这个也买了,还有这个,这个也买了,好不好?”

“好好好!”王妁一边蹦,一边拍手,笑得花枝乱颤。

成天祜突然一巴掌,“啪”地打在王妁后脑勺上。王妁一时愣在了那里,成天祜猫下腰来,特别温柔地说道:“给您把这家店买下来,好不好?”说罢,一甩衣袖,跨出了大门。

留下王妁、丫鬟、伙计、掌柜、客人,呆呆愣站在原地。

王妁也觉得自己刚刚有些理亏,生怕成天祜真的生气,赶忙追了出去,跑过来笑呵呵道:“不是说带我去吃好吃的么,去哪家呀?”

“桥下那家。”成天祜快步往前走着。

“桥下有酒楼吗?”王妁在旁边小碎步跑着。

“没有啊。”

“没有!那吃什么?”

“没有酒楼,有面馆啊。”

“吃面啊?”

“不吃啊,不吃那就回去吧。”

“吃吃吃,没说不吃啊。哎,我明天要去长安了,就吃个面,会不会太草率了?”

“不会啊,桥下那家面很好吃的。对了,我明天也要走了。”

“啊?你也要走,你去哪儿呀?”

“我爹升官了,我们要去宛城了。”

《矢结》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