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妃座》王妃请上 小白文 妃座BG文

更新时间:2021-01-07 10:03:26

《妃座》王妃请上 小白文 妃座BG文 连载中

《妃座》

来源:作者:默雪樱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薛大娘,南宫月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妃座》的小说,是作者默雪樱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泄露了我们的军营的所在地的就是那对住在将军的民...展开

《妃座》免费试读

“泄露了我们的军营的所在地的就是那对住在将军的民宅旁边的那对薛家母子。那天二爷将姑娘带回军营,没想到那薛大娘的大儿子居然受了薛大娘的嘱咐跟踪了我们二爷,继而将二爷的秘密军营的消息报给了官府。”秦千寻愤愤不平地说道,“亏我们二爷平常对她们一家都多加照顾,没想到这母子居然恩将仇报。”

“原来是薛大娘她们干的啊?”南宫月叹道,“人心真是不可测,这人前说一套,背地里边做的却是另外一套。”

汉东渊顿时诧异地看着南宫月。难道此刻的南宫月猜测到了他的真实意图?现在说这番话是在暗示他这人面狐心吗?他承认对于她,他是并没有什么好意,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他渐渐发现,自己却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了。

“二爷,既然这薛大娘母子背叛了你,为什么你还要放了她呢?”南宫月问道。

“她也是为了她的儿子,才会如此做。”汉东渊已然明白这薛大娘只是为了财才会报告官府出卖他,他从小便没有了娘,可是也能理解身为娘亲的薛大娘的一副护子之心。她这么做,只不过是想要得到更多的银子,为她的二狗子治病而已。

“真没有想到,二爷居然也有这般好心肠。”南宫月忽然觉得心中有点酸楚。既然他不是坏人,为何之前会将她关入大牢强迫她嫁给她?只是因为恨么?可是这恨又从何说起?南宫月想,自己一定要找机会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了。

听四喜说过,渊府中的陆毅管家是一直都侍候在二爷的身边的,二爷从小就是陆叔他带大的。想必,这其中的事情,关于二爷的往事他定然是知道不少。要是向陆叔他打听的话,如此一来不就可以得知二爷的故事了。想必也能从中知道为何二爷会恨她了。

“既然二爷执意要放过那两母子的话,那我便听从二爷的。”秦千寻说道,“另外,关于军营中的失散人群,若然召集起来的话,我们该如何安置为好?”

“这……”汉东渊顿了顿,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这官府派人来围剿他们秘密之下的军营,也许并不单纯是想要抓她南宫月,这矛头也许是冲着他来的。若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恐怕军营要立的话,在这关头只怕会更惹人眼目。“若然是找到军营失散之人的话,便分散安置到我们的各个生意场中。等待我寻好新场地再行集合吧。”

“是!”秦千寻道。

“二爷,这事情何必如此麻烦。”听到汉东渊这么说,南宫月顿时挑眉说道,“如此大批量的人士涌入属于你名下的生意场,岂非更是惹人眼目?所谓公众场合最是容易招人是非,你如此大为招人,定然会被人盯上,暴露了自己便不好了。”

“二爷,夫人说得对!”秦千寻恍然领悟到了,急忙应和道,“二爷,我们还是另外想一个法子吧。”

“既然你不同意我的观点的话,那你可有什么好的想法?”汉东渊有点意外地看着南宫月,没想到她一介女流,居然懂得这些。经过她这么一说,倒是显得他考虑不甚周全了。

“依我之见,越危险的地方便是越安全的地方。”南宫月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是在原来的军营之地安置他们?”汉东渊愣神说道。

“官府既然已经人为地将我们驱散,并且杀害了我们众多的兵士。但是在这一战中,想必他们也损失惨重的很。所以,短时间内,并不会出动更大的力量来对付我们。而且,他们也定不会想到,我们居然还敢将那地方作为我们的据点。”南宫月微微笑着说道,“二爷,现在便看你敢还是不敢赌这么一把了。”

汉东渊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低头沉思了一会,这才吟首说道:“阿奴,你说得对,越危险的地方便是越安全的地方。与其再费力气找另外的军营之地和花费人力、物力、财力、时间建立新军营的,并且让士兵承担长久的不训练则倒退的风险,还不如听你的,赌这一把,将所有的风险扼杀在摇篮里边。”

“二爷,那你的意思是同意夫人的说法,将失散的兵士召集到原来的军营之地,是么?”秦千寻询问道。

“就听她的提议吧。不过,”汉东渊道,“这次我们要加大军营四周的防守力量。将军营四周围起来,只留东西两个入口,每个入口的城墙更要加高加牢固,务必派重兵轮班看守。这事便由你全权负责,我相信,千寻一定会办好的。”

“是!”秦千寻道,“属下这就去办!”被汉东渊这么信任,虽然是被汉东渊吩咐去做事,可是他还是表现得像打了激血一样那么兴奋。

秦千寻说完便拜别了南宫月和汉东渊两个人,便朝门外而去了。

汉东渊这才对还是站在一边的南宫月说道:“阿奴,你今日来找我,难道只是为了询问军营你入军营之事吗?”

“不,我还有别的事情。”南宫月指着自己的脸上的白色蒙面巾,说道:“你这算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这是为你好。”汉东渊淡淡地说道,“今日你能这么听话,实在不易。以后在府中走动继续蒙着脸,还有,你别惦记出府的事情。你想都别想。喜儿,以后看守夫人的活,便交给你了。”

“这……是!”原来当着夫人的面同意二爷的命令和私下同意二爷的命令是两个不同的感受,现在的喜儿感觉对夫人满怀愧疚啊。

“算你狠!”南宫月没办法,只好郁闷地瞪了他一眼。这算哪门子的夫君,怎么这么明摆着欺负她啊?这身边的好丫鬟,虽然是侍候她的,可是她的终极主人却是汉东渊!说不定,还是汉东渊派来的小Jian细……啊啊啊,南宫月,不能这样想,不能!怎么可以这么想单纯的喜儿呢?

南宫月顿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况且二爷是喜儿的救命恩人,喜儿要听从二爷的话,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