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慕香》慕香亭 免费阅读 慕香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1-01-11 10:17:28

《慕香》慕香亭 免费阅读  慕香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慕香》

来源:作者:雏禾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那名,冰润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慕香》的小说,是作者雏禾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初升的冬日被阴云笼罩,清晨天色灰沉,江上寒雾迷蒙...展开

《慕香》免费试读

初升的冬日被阴云笼罩,清晨天色灰沉,江上寒雾迷蒙。

货船的船身破开涛涛江水,一路北上。

被驱赶到货船甲板上的渡客们,被江上浓厚的湿寒之气冻得哆哆嗦嗦。不少人瑟缩着脖子,揣着双手,跺着脚,仍止不住牙关上下打颤。

香菜手脚冰凉,冰润的脸蛋如白里透红天然未修饰的玉石,少年装扮的她,依旧能让人联想到“冰清玉洁”这个词。

芫荽从包袱里抽出一条棉麻布做的围巾,一边连声抱怨,一边把围巾给香芹戴上。

“早就说让你留家,你偏不听话,现在好了吧,知道遭罪是啥滋味儿了吧!”

俗话说得好,“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芫荽还真当他妹妹是养在温室里的花骨朵,吃不了外面风吹雨打的苦。兴许以前的香菜是他想的那样,不过经过脱胎换骨,现在的香菜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目光仅仅局限在渔水乡的香菜了。

香菜要是不跟着芫荽出来,还不知道真正遭罪的会是谁呢,恐怕芫荽也上不了去沪市的这条船。

恐伤芫荽的自尊,香菜不说居功自傲的话,咧着嘴笑嘻嘻的解下围巾分给了芫荽一半,“咱俩一起围!”

芫荽故意虎着脸训她一句,“你还笑得出来!”

香菜捡好听的话,软声软气的撒娇道:“都多长时间没见爹了,我都快忘了他脸长啥样了。你以为我不想到沪市去找爹啊,我比你还想呢好不好!长这么大,我就没有出过远门,有机会去大城市,你以为我在家里坐得住?”她晃了一下芫荽的胳膊,“到了沪市,找到咱爹,让他好好的带咱俩转转。”

芫荽脸色缓好,本来就不是真的跟香菜置气,只是出于心疼埋怨两句罢了。

“行啦,哥不冷,你自己围吧。”他把围巾重新给香菜戴好,略有些焦虑的视线越过香芹孱弱的肩头,望向货舱的方向。

货舱的木板门并没有合上,但是自从有一个人进去后,那个拿鱼叉的男人就跟门神一样守在门口,一见有谁靠近,就虎着黑黝黝的脸凶狠得瞪视着对方。

雪花纷飞,气温愈寒,甲板上得渡客们渐渐按捺不住了。虽说货舱里头也不温暖,起码也是个能遮风挡雪的地方,这外头实在太冷了,人都快冻成冰棍儿了!

芫荽心里又急又气,他们兄妹花了整整一块银元上船,可不是为了受这份罪的!

他忍不住闷声道:“他们这些人到底搞啥名堂,会不会……”

香菜心眼儿明亮,知道他要说的是米袋里的蹊跷,于是连忙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他的小腹,并用眼神示意他住口。

她低声叱道:“不是叫你不要多管闲事吗!”

芫荽半夜挪米袋的时候,发觉米袋里面除了大米还有其他东西,当时也没多想,跟香菜提了以后被她教训了几句,他这心里就像是长了草一样,越发的在意和好奇米袋里到底有啥玄机。

他隐约感觉到,江胖子那些人到货舱就是为了检查藏在米袋里的东西。

触及到香菜紧绷的面孔,芫荽欲言又止。

芫荽窝了一口气难以下咽,出门以后,他总觉得香菜很反常,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儿,他也说不上……

兴许是检查完了货,江胖子的人从货舱出来,和货舱门口那个手持鱼叉的黑脸男人一道离开。

在甲板上冻得直哆嗦的渡客们一窝蜂似的涌进了货舱,芫荽和香菜进去的时候,他们发现原先的位置被抢了——

这位置可是芫荽辛苦了半晚上悉心垒好的,他怎么可能甘心这么好的地方被抢,当即拧起眉头瞪着抢他们位置的人。

香菜觉得他们速度已经够快了,没想到竟是那个看起来笨拙的倒霉少年抢在了好多人的前头,率先奔进了货舱。正是这个倒霉少年抢了他们的位置。

芫荽怒声强调:“这是我们的位置!”

倒霉少年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对芫荽低头哈腰,“我知道这是你们二位的位置,”他双手合十交替给芫荽和香菜作揖,好声好气的央求道,“两位小兄弟不用恼,我不是要霸占你们的位置,就是想请二位也容我在你们这地方挤挤,舱里头那味儿,我实在受不了!”

芫荽护着香菜进到他们的避风港,对那名倒霉少年甩了一个很不友善的眼刀子。

倒霉少年很识相,把里头的位置挪给他们,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靠近外面的位置,脸上没有一点儿怨色。他揣着双手,不动声色的虎视眈眈了一周,似乎察觉到香菜的盯视,特意回头冲她憨笑了一下。

从他孩子气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心机城府,看上去是那么天真无害。

香草越发感觉这个倒霉少年的身份微妙——

他既然跟他们一样是北上去往沪市的渡客,然而两手空空,身旁没有一件行囊。

不仅如此,他那一身单薄的灰旧棉服看似比较磕碜低调,身上却没有半个补丁,而且那衣裳的边缝处看不到针脚。就这一身衣裳的做工,明显不是出自一般人之手。

香菜知道,他们渔水乡方圆十里最好的裁缝,手工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水平。

这名倒霉少年,该不会是江胖子安插在渡客中的吧?

想到这个可能,香菜微微变了脸色。

她后悔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晚上的时候她就不该让芫荽动这些米袋!

倒霉少年接近他们,很可能就是因为怀疑他们发现米袋里的名堂!

香菜正沉浸在自己阴谋论的思想世界中,眼前多了一只手,手上拿了半张锅巴。

她抬眼一看,芫荽已经啃上了另外半张锅巴。

“吃点儿吧,昨天晚上就没咋吃东西。”芫荽嘎嘣嘎嘣的嚼着锅巴。

香菜接过锅巴,因为心事重重而食不知味。她斜眼一瞄,吓得心脏漏跳一拍——

那名倒霉少年不知道啥时候离开他的位置,蹲在他们兄妹跟前,像一条馋嘴狗一样流着哈喇子,眼巴巴的瞅着他们手上的锅巴。香菜竟一点儿也没察觉到他靠近的气息!

香菜暗暗唏嘘,这倒霉少年还真是不简单!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你们吃的什么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倒霉少年开口说话了。

“咕噜噜——”倒霉少年的肚子里头唱起了空城计。

芫荽先看了一下香菜的脸色,见她没有理会那名倒霉少年的意思,他也对那人充耳不闻。

倒霉少年摇尾乞怜,神情越发沮丧。

香菜真受不了被他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直盯着,终于忍不住对芫荽道:“哥,给他半张!”

芫荽似乎早就准备好了慷慨解囊,兴致盎然的“诶”了一声,解开包袱,给倒霉少年掰了半块锅巴。

倒霉少年捧着锅巴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着感激的话,“谢谢,两位真是大好人——嗯嗯,好吃好吃,真好吃!”

芫荽与倒霉少年年纪相仿,因为饿哦半块锅巴,两人就攀谈上了。

倒霉少年三两下解决了半块锅巴,看他狼吞虎咽的吃相,似乎饿了好几天的样子,芫荽又好心的给他了半块锅巴。

倒霉少年正吃的津津有味,就听芫荽问他,“你出门没带干粮吗?”

倒霉少年惆怅起来,唉声叹气的讲起了自己可怜的遭遇,“小兄弟有所不知啊,我出门办事遇到小偷,把我行李偷去了,我干粮和银钱都在行李里头呢!”

“这还真够倒霉的。”芫荽目露几分同情,半晌后疑惑道,“那你是怎么上的船啊?”

“这个这个……”倒霉少年支支吾吾起来,不过他反应够快,立马接上话,“我行李不见了,身上就剩一块银元,一块银元买不了回家的船票,就跟着那个胖子上船了……”

“这么说来你家在沪市啊!”原来是大城市里出来的人,芫荽掩饰不住脸上的羡慕。“你给胖爷一块银元?就你一个人吗?不是说两个人一块银元吗?”

倒霉少年一拍大腿,愤慨不已,直呼自己上当了。

听他们说话老没劲,香菜歪在一旁昏昏欲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