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划分层次并概括 GL 荷塘月瑟by阡耘

更新时间:2021-01-13 20:02:22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划分层次并概括 GL 荷塘月瑟by阡耘 连载中

《荷塘月瑟》

来源:作者:阡耘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白初伊,李南嫣

经典小说《荷塘月瑟》由阡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初伊,李南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白初伊躲在大树后向前望去,只见军营里的士兵们列队...展开

《荷塘月瑟》免费试读

白初伊躲在大树后向前望去,只见军营里的士兵们列队有序地跟着之前那个骑马而来的军官身后快速地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人数之多,队伍之壮大,可见事情不小。

却依然没有看到白歧大将军。

白初伊见士兵们跑远了,军营里只留下不多的巡逻兵在前后看守着。既然要见爹爹,那么首先必须要保全自己才行。

虽然心底依然十分胆怯,冻得通红的脸颊似乎能掩盖那一份心底的不安和慌张。她计上心来,走上前去,尚未开口,那巡逻兵喝道:“怎么又是你?还不走?!”

白初伊有些怯怯地开口道:“请问,可否向你打听个事儿?”

那巡逻兵上下打量了一番云初伊,见她是个年轻女子,虽然脏兮兮地,口气也稍稍软了下来:“啥事儿?”

“一个多月前的腊八节,白大将军府上施粥,幸亏那些粥才得以保全我的家人,我想向白大将军道谢,不知他……”

巡逻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打断了她的话,说:“白大将军?白大将军自身都难保了,还道谢?走吧走吧!别在这里杵着碍事儿!”他边说边推着白初伊离开。

白初伊听了这么一句话便慌了神儿了,她的脑子嗡了一声,一时间全身瘫软。那巡逻兵刚推了她两步,她便抱着妹妹一下子倒在了雪地里。巡逻兵见她摔倒了,看也不看她一眼便离开了。

待她回过神来,还想再问问那巡逻兵这话是什么意思时,那人却已去军营的另一边巡逻了。

可就算再问,又能问出个什么结果来?

爹爹自身难保?

看来,那帮贼人不是无缘无故来血洗白府的。

眼下,只有去找爹爹的好兄弟,他的副将李修合将军求助了!

想到这儿,白初伊趔趄着爬了起来,抱着妹妹,向着李府方向走去。

可是,已然没有多少力气了,已经开始眩晕的她全身发抖,只想瘫软在地。

白初伊和李修合将军的女儿李南嫣是关系非常要好的闺中密友,她俩同年所生,打小就在一起咿呀咿呀地学语了。白初伊自小在他人眼里就是乖巧懂事,也只有在李南嫣面前,方才释放活泼率真的本性。

两人性子差不多,不过,李南嫣倒是更有自己的主见,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仿若世间烦恼都不曾沾她衣袖半分,相比与此,白初伊倒是遇事沉稳内敛许多。

再加上两人的父亲虽是上下级的关系,却是一起长大的哥们。更何况,李南嫣的名字还是白初伊的姥爷武宗鹤起的,由此一来,两家女儿虽不是亲姐妹,却更胜亲姐妹了。

李南嫣还有个哥哥,叫李澈,从小就被李修合送到西滕国的天漠山去学剑,长大后又被丢进军营里去磨练,所以,白初伊从小到大始终都不曾见过此人。只听李南嫣说过,她的哥哥是个冷漠神秘之人,十分难搞,平日里神出鬼没的,就连李南嫣自己都很少见过她哥。

白初伊琢磨着,李家有两个人都是军营里的,要说帮忙应该不难。

可眼下,她不知如何面对的,却是不知道李府的方向在哪里。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是李南嫣到白府来找她,偶尔她也会去一趟李府,却都是坐着轿子去的,不曾行步走过,更不知这茫茫大街,她该如何进退。

更奇怪的是,看这天色,应该是刚刚到寅时,可这满大街都是行人,他们说说笑笑地似乎从南边伽蓝山方向刚刚回来。按往年,子时的钟声敲过之后,大家都该下山了,就算再怎么雪天路滑耽搁行程,丑时也应该都到家了。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此刻不是琢磨这种小事的时候,先找到李府要紧。非常时刻,白初伊也顾不得架子了,大胆走上前,靠近一个中年女子的身旁,轻声问道:“大娘,请问你知道李将军府上在哪儿吗?”

大娘打着呵欠,胡乱一指北边,便不多加一言,睁着困乏的眼睛就走了。

白初伊道了个谢,顺着那个方向,踏着厚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跌倒过不知多少回。在寒风凛冽中,又绕了好几条弯路,方才从一条小巷子后方找到了李府所在地。

此时的她,昏昏沉沉地,带着满身心的伤痕,和早已挪不动步子的双脚,仿佛看到了希望。

远远地便望见李府大门那儿有一个早起的小厮正拿着大扫帚清理着大门前的积雪,她见状,拖着疲惫和因开始发烧而逐渐滚烫的身体,晕晕乎乎地走上前,说:“李将军在家吗?我是白歧大将军的长女,白初伊,我有急事要见李将军,你快点去通报一声。”

李修合将军就像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此言刚出,说话声儿都是带着微微的颤抖,一语说完,那眼泪盈满眼眶,似欲滴下。

打扫门庭的小厮停下手中的活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笑了:“你说你是谁?白家大小姐,白初伊?”

白初伊拼了命地将眼泪往肚子里吞,她不想在一个下人面前失了分寸,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微微扬了扬下巴,目中凄然,却不失身份的姿态,道了声:“正是。”

“你是白初伊,我还是前太子墨凌天呢!走开走开,别影响我干活儿!”说罢,便拿着那把大扫帚将白初伊往一旁撵。

“我真的是白初伊,你速速去通报!我家府上真的出事儿了,你若是耽搁半分,李将军定唯你是问!”见那小厮一副不相信的模样,白初伊的口气也稍稍加重了些。

“哟,口气装得倒挺像!咦?我没听说戏班子最近要开唱呐!”小厮一脸嘲弄的表情只当白初伊是一个笑话。

这话仿若一面鞋底,上面扎满了小刺,啪啪啪地打在白初伊的脸上,让她又气又恼,小脸憋得通红,好似上了霜的柿子,难看极了。她觉得,这小厮过年那会儿来拜年时她才见过,当时他的态度也不是这样的呀!

转念一想,也许自己这身打扮着实不像千金大小姐的模样,他不信也是情有可原的。

于是,她只得放软了口气,道:“不管如何,还请你通报一声李将军,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若是今天能度过此劫,以后我定当重重有赏。”

只是,她从来没有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人过,而且,还是求一位下人。

许是她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又或许是怀中的妹妹感受到她此刻的无助,此话刚说完,小婴儿便哇哇啼哭了起来。

“哎哟喂,还重重有赏!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儿!你说你是白家大小姐,那你这娃娃呢?骗谁呢?行骗之前,是不是记错了台本,走错府了?”那小厮不耐烦地说:“走开走开!老爷夫人他们还没醒呢,你再在这儿嚷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白初伊眼瞅着在这里纠缠只是浪费时间,便顾不得那么多了,抱着妹妹就想往府里冲,那小厮见状,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高声喝道:“你这女子,怎么给你脸还不要脸了?”

“吵什么!”大门内传来一句不耐烦的男声。

“少爷,大清早地来了个女骗子!”小厮扯着嗓子喊。

“我不是骗子,你放开我!”白初伊努力挣脱,却已全然没了力气。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