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肥田仁医傻包子》肥田仁医傻包子全文免费阅读 kuso 肥田仁医傻包子GL

更新时间:2021-01-18 15:03:13

《肥田仁医傻包子》肥田仁医傻包子全文免费阅读 kuso 肥田仁医傻包子GL 连载中

《肥田仁医傻包子》

来源:作者:三哭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刘灵芝,夏也

三哭新书《肥田仁医傻包子》由三哭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刘灵芝,夏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003小孩不懂事 她醒来后,虽然察觉到她这身体...展开

《肥田仁医傻包子》免费试读

003小孩不懂事

她醒来后,虽然察觉到她这身体的丈夫有些排斥与她亲近,在生活上对她的关心却无微不至。

刘东山拿起挂在墙壁上的托盘,把五碗菜一块儿端堂屋去了。很快又跑回来,把一家老小的饭也端了过去。

“饭都上桌了,你也去吃吧,锅台上的事情等吃完再弄,也不打紧。”

“嗳。”李半夏轻轻应了一声,解下围兜跟在他后面。

堂屋里的几个人围坐在一张木圆桌上,两个老人没开口,小一辈的是万万不敢动筷子的。

刘当归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按着时不时就要动筷子的刘灵芝的手,要他等人齐了再动筷子。刘灵芝好动,在凳子上也坐不住,及早就改坐为跪,撅着小屁股跪在长板凳上。脑袋趴在桌子上,圆溜溜地眼睛瞪着他早瞄好的一盘菜。

“来了,那就吃饭吧~~”刘东山和李半夏先后落座,刘东山自发地走到小儿子刘灵芝那里,把他抱在腿上,他想吃什么他就为他夹什么。

这孩子一出生娘就死了,可怜那么小就没了娘,刘东山在这个孩子身上实在是注入了太多的感情——

李半夏跟着刘东山坐了下来,就坐在兄弟两个中间。谁知她还没坐下,刚才还乖得惹人疼的刘灵芝立马就伸了小手过来,一个劲地推搡着她:“你过去~~你过去~~我不要跟你坐在一块儿,你好臭~~你好臭~~”

小孩子劲没多大,但耐不住他不停地推搡,小拳头飞在她的身上,李半夏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欢子!不许你这么跟你……娘说话。”刘东山紧张又抱歉地看了李半夏一眼,“孩子小不懂事,你别跟他计较。”

李半夏摇头,她怎么会在意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说什么呢。她是个冷性子,不怎么在乎别人怎么看她。然而她的心里,清楚地感受到在刘灵芝推搡着要她走说她臭的时候,她的心里丝丝的疼着,还莫名的有些发凉——

“爹~~我不要和她坐一块,她身上好臭、好臭~~我不要跟她坐一块,你叫她走叫她坐一边去~~”刘灵芝在刘东山腿上乱踢着表示抗议。

“欢子,她是你娘,你……”

“她不是我们的娘。”开口的是刘当归,他就坐在李半夏的另外一边,刘灵芝不断推搡李半夏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挤到了他。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冷着脸退到一边。

他本来不想吭声的,在刘东山第二次强调她是他们的娘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说出口了。

她不是他们的娘!他们的娘已经不在了,他再也见不到娘了……

“当归,你怎么也这样。”刘东山头疼,欢子还小说话没个注意的还不一定惹李半夏怎么不高兴。他都这么大了,可不是一句小孩子不懂事就能糊弄过去的。

刘东山又看了一眼李半夏,李半夏笑了笑,笑容有些发苦。想说什么又怕一出口那小东西说她嘴臭,让她更下不来台。

她并不在乎刘当归说的话,她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娘,甚至跟刘东山,也算不上什么劳什子的关系。他们叫不叫她娘,愿不愿意把她当娘她根本就不在乎。只是,她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占了刘东山老婆的身子,才在这个地方住了下来落了户。

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其他的她暂时还没有想过。既来之则安之,没什么抗拒也没什么新奇的。刘东山嘛,照着封建那一套,她喜欢他也罢,不喜欢他也罢都得这么跟他过一辈子。还挣扎个什么劲,安安静静过日子得了。

她苦笑的是她不过是坐到了那小东西的旁边,就遭到了他们兄弟俩的炮轰,这接下来的日子还不定怎么难过呢。

看见李半夏脸上变来变去,刘东山坐不住了,“就两个孩子,你别听他们的,小孩子的话当不得真,一会儿就忘了自个儿说了什么了。你要是……”

李半夏放下碗筷,等站起确保他们不会闻到自己嘴里的气味后才匆忙道:“你们先吃,我去看看厨房的饭汤,还没烧开呢。等一会儿烧开了,你们都喝一碗……”

话落,人就奔出了堂屋。

她出来倒不是生俩孩子的气,只是看刘东山夹在她和孩子中间怪可怜的,她又何苦为难他?哎!这个男人,女人死得早,一个人拖着三个孩子,也不容易!

“我看嫂子这是生气了。”刘东山的弟弟刘西山吞下一筷子菜,伸出大手,飞快地摸了一把刘灵芝的下巴。“小鬼,你娘又没招到你,你干嘛对她又踢又踹的,你就不怕你娘拿藤条抽你?哇!小鬼,你属狗的,动不动就咬人~~”

刘西山一溜收回自己的手,还好他动作快,没被他咬到。

刘灵芝龇着牙,除了爷爷NaiNai,爹和哥哥姐姐,谁把手伸到他嘴边他就咬谁。

“大哥,嫂子还真是说不得,不就是小孩子无心讲了她两句,还用得着跑出去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刘西山的老婆夏山香是个逢人就踩的,一张嘴说话也不怎么得人爱,背地里糟了不少的骂,但就是学不乖。

“说也是,这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以往不也都好好的麽,今儿怎么还犯上了?”马黄连也纳了闷。

她一直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东山这个老婆是七里八村有名的长舌妇,那张嘴巴说起来没歇的。这些天吧,整个就一闷葫芦似的,你问一句她答一句,有时你说话她还爱理不理的。难道是上回被蛇咬了,吓着了?

“没有,娘,弟妹,半夏不是说是去厨房烧饭汤去了麽,一会儿就回来了,没你们说的事儿。”刘东山嘴上说得老实在在,自个儿心里也没了谱。

以前每回欢子说她嘴臭的时候,她不仅不生气,反而还朝那小子贴过来,非要抢着抱他。欢子越踢她她就抱得越紧,还真是跟他较上劲了。直到欢子哭得快岔气,她才摸摸鼻子把孩子放下来,被娘叫进去训斥一番去了。

他虽然心里只有欢子的娘,可看她那么喜欢孩子,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的。她的话很多,有时也会很烦,但也不失一个可爱的姑娘。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要不是嘴里有味道,哪会跟他一个三十岁的男人,还要给三个孩子当后娘?

难得的是,他原以为她并不喜欢这门亲事,也不会待见几个孩子。没成想成亲后,她极力讨好他和三个孩子,拿热脸贴他们的冷屁股也甘愿,说一点都不感动那是假的。

前些天,他在山上砍树,她顶着太阳送水给他喝。在上山的路上,被路边草丛钻出的一条青花蛇给咬了,要不是抢救得时,人还不晓得有没有得救呢。

人醒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了下来,以前一个时辰不说话都能憋死她的一个人,这些天却常常看见她一个人呆呆地在小灶后面坐着,不晓得她在想些什么——

和孩子也不怎么说话了,好似对什么东西都不上心,看了怪叫人担心的。

也不知是吓得还是病的,赶明儿抽了空,还是带她到赵郎中那儿去看看,别有个好歹的。

刘东山这边想着心事,其他人都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儿,事情还没说出个结果来,话头子哪有说断就断的。

“我看嫂子不像是没事,可能当归那句话把她给气到了。当归,莫怪叔我说你,她都嫁给你爹了,甭管好坏,以后就是你娘了。你也这么大了,也该懂点事了,你不能再对她没大没小的,搞得你爹在中间难做。”

自从嫂子死后,大哥为了三个孩子一直没有再娶。一晃眼四年过去了,欢子从当初的小Nai娃娃长成这么大了,活蹦乱跳的。当归个头也不小了,银翘再过几年都可以嫁人了,大哥他这一路走得难哪。如今好不容易答应爹跟娘续弦,他自然是希望他们两人过得好好的。

“哎呀有什么好气的,她都多大的人了,跟个半点大的孩子计较,还搞得以为自个儿有多委屈!”

“你少说两句,刚才的事儿不能怪嫂子~~”

“哟哟哟!还不让说了,本来就是麽,她嫁来之前又不是不知道,大哥带着三个孩子。你以为,人家的后娘就这么好当啊?——”

“我说你……”

老爷子“啪”地一声放下碗,“争什么争,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没吃完就赶紧吃,吃饱了就给我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