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百度云 紧缚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同志

更新时间:2021-01-24 20:04:48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百度云 紧缚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同志 连载中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

来源:作者:荣白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夜,瑞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的小说,是作者荣白儿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不是的,我当然是希望主人每天都这么温柔,最喜欢...展开

《你是我不可名状的欢喜》免费试读

“不是的,我当然是希望主人每天都这么温柔,最喜欢温柔的主人了。”梨白抬着头,眉眼如花儿一样绽放,真情实意道,声音甜腻腻的。

最喜欢这个词不应该如此轻易的被使用,秦夜无奈叹了口气,算了,谁让梨白还是个未成年,大概连最喜欢是什么意思,有着怎么样的分量都不了解吧,他怎就和一个未成年计较起这些了呢?

“你拆纸箱,我帮你把东西放上去。”秦夜直接忽略了梨白口中的最喜欢,转身,从梨白的身前做过,走到刚刚被打开的纸箱前,弯腰将纸箱里所有的衣服拿出来,直起身子,就往楼梯走。

“啊,好。”梨白还以为秦夜听到她说的话,会更加温柔的再次揉她的头,结果却被彻底无视了,主人不喜欢听那种话吗?明明西瑞尔最喜欢这种话了,每次只要她说这种话,西瑞尔无论多生气都不会和她计较的,都会原谅她的。

想到这里,梨白突然烦躁起来,直接走到纸箱前,拿起剪刀,快速利落的拆纸箱,真是的,她干嘛将主人和西瑞尔相提并论,主人比西瑞尔那可恶的家伙要善良温柔的多的多,主人和西瑞尔是完全不同的,当然会和西瑞尔有不一样的反应啊。

梨白在心里暗暗的骂自己真是个大笨蛋,连这么基本的事情都忘记了。

秦夜走到客卧,看到客卧门口放着的三个大纸箱,一愣,这纸箱也太大了,难道是刚刚梨白自己搬上来的?秦夜将手里装着衣服的袋子整齐的放在地上,疑惑的走到纸箱,却在看到纸箱里的东西时一愣。

这都是他的玩偶!呃,他完全忘记了,之前因为睡腻了主卧,专门道客卧睡过几天,于是便将客卧装扮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话说,梨白从未说过呢,关于他的主卧和客卧都是玩偶的事情,梨白不惊讶吗?还是未成年觉得重度玩偶控也没什么?

秦夜一边想着一边将纸箱抱起,将纸箱放到置物间去。

将三大纸箱都搬到置物间后,秦夜从楼上下来,看到梨白已经将大半的纸箱都打开了。

“小丫头,你不会是豪门大小姐吧。”秦夜之前就想问了,趁现在这个机会正好问出。

“啊,豪门大小姐?嗯,应该算是吧,父亲他钱还蛮多的,虽然具体是多少不清楚。”梨白稍愣了一下,就直接回答,像是对秦夜毫不隐瞒一般。

“一直听你说父亲,从未听你谈起过你母亲,你母亲呢?”秦夜来到梨白的身前,一边将纸箱的衣服拿出,一边随口问。

真的是无心问出的,但答案却在秦夜的预料之外。

“我没有母亲,嗯,应该是从未见过我的母亲吧。”梨白抬起头,脸上还带着笑容,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她这句话不是该带着笑容说出口的话。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从未见过母亲,所以对母亲这个词没有真切的理解,所以才能这么风轻云淡像是谈论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的的说出口。

其实从梨白偶尔的话语中,他已经猜出黎白的家庭模样,不是普通的家庭,而是清冷的豪门家庭。

来给梨白送东西的被梨白称为孙妈和孙叔的人,应该和梨白毫无血缘关系,只是保姆和管家而已。

而和梨白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则经常不在家,否则也不会让一个家庭老师做半个监护人了。

想到这里,秦夜低头看向还在继续拆纸箱的梨白:“小丫头,你有没有什么心愿?”

“嗯?”梨白抬起头看向秦夜,满眼的迷茫和疑惑,她刚刚是不是幻听了,她好像听到秦夜问她有什么心愿,难道主人因为听说她没有母亲,同情心泛滥,想要用实现她的愿望来安慰她。

主人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善良过头。

“有啊,当然有啊,就算我没有母亲,也会有心愿的,不过心愿和母亲之类的毫无关系就是了,怎么?主人要帮我实现吗?”梨白一边说着一边放下手中的见到,缓缓的站起身,目光炯炯有神,发着光。

“呃,这个,如果我可以做到的话。”秦夜看着梨白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无法拒绝,更何况他刚刚问那个问题,确实就是想要帮梨白视线愿望。

梨白眉眼间闪动着狡黠的光,绕过纸箱,走到秦夜的身前,踮起脚,闭上眼睛,一点一点的贴近秦夜的嘴唇。

什!什么,这小丫头的愿望竟然是!怎……怎么办,他对乳臭未干的未成年可半点兴趣都没有啊!

可,可是,刚刚他都答应了,他已经是成年人,言而无信可不行,眼看着梨白的唇瓣离他越来越近,秦夜的理智和感性还在相互厮杀,左右拉扯,谁都无法战胜谁。

动摇了,主人他动摇了,非常的动摇,眼睛里的从容完全不见了,梨白在离秦夜唇瓣不到一寸的距离停了下来,睁开眼睛去看秦夜。

秦夜也感受到梨白停了下来,刚想松一口气,却看到梨白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下一瞬间,梨白头偏向左边,与秦夜的脸擦肩而过,下一秒,梨白的唇稳稳的落在了秦夜的脖子上。

很轻很轻,如羽毛落下一般轻盈,轻的如果不是此时秦夜身体紧绷,精神集中的状态,绝对不会感觉到的轻吻。

但是下一秒,正当秦夜想要退后一步,拉开这暧昧距离的时候,脖子上突然吃痛,因为太过突然,猝不及防,秦夜竟然痛呼出声,“啊。”

“你突然干什么!”秦夜猛地后退了一步,怒瞪着梨白,手捂着脖子上疼痛的地方。

嗯?好像有点湿黏,秦夜收回刚刚捂着脖子的手,疑惑的转头去看刚刚捂着脖子的手。

血!是他的血!

“小丫头,你到底做了什么?”秦夜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抬头狠狠的瞪向梨白,那目光像是恨不得将梨白大卸八块。

“嗯,主人不是说要满足我的愿望吗?刚刚那就是我的愿望哦。”梨白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是得逞的愉快,脸上的每一块肌肤都透漏着愉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