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孤城之听雪楼》孤城之听雪楼 作者 文嗣音 小说在线试读 孤城之听雪楼GAY吧

更新时间:2021-01-30 00:02:51

《孤城之听雪楼》孤城之听雪楼 作者 文嗣音 小说在线试读 孤城之听雪楼GAY吧 连载中

《孤城之听雪楼》

来源:作者:文嗣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菅离,瑞安

火爆新书《孤城之听雪楼》是文嗣音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菅离,瑞安,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翠环的引进下,菅离直接进入了二楼如意的闺房——...展开

《孤城之听雪楼》免费试读

在翠环的引进下,菅离直接进入了二楼如意的闺房——如意阁。

菅离进房时,如意正在坐于菱花镜前贴花黄。见是菅离,连忙起身相迎,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大人。”

“嗯。”

菅离微微一笑,抬手扶起如意,转而看向旁边侍奉的丫鬟们。

“你们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侍奉。”

“是……”

菅离坐下,待众人退出去后才说到:“如意,你也坐吧。”

如意掩去了刚才的娇艳抚媚,换上了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

“是,阁主!”

菅离不慌不忙地为自己添上一杯茶,入口留香。

“好茶!”

“阁主缪赞了,这是松寒三友,再以雪水入口,自然是清香爽口。”

“还是你有心了,怪不得能成为这红袖招的头牌,对了咱们昨日说到哪了?继续吧!”

“是……”

就在几日前,阁主突然光临,可谓是吓了如意。还记得她刚入房中,就看见菅离临窗而站。

“属下参见阁主。”

三年前她奉命来到红袖招为玄机阁打探官员的消息。

“阁主今日亲自前来,可是有事要吩咐?”

“嗯,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她看着远处出神,好像在和她说话,又好似不是。

许久,她才说到:“如意,教我做一个女人吧,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

如意一愣,她看到了菅离眼中的希翼,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她时,让人离不开眼球。

不知过了多久,雪停了。菅离推开圆窗,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如意,人世间情为何物?”

“如意在这里已经见过太多的薄情之人,阁主若是问情为何物,如意认为,情是牵肠挂肚;情是不离不弃;情是世界与你为敌而我与你共生死。”

“牵肠挂肚……”

夜间,再次下起了雪。透过纱窗橱,暗香袭来。屋外的腊梅开了红色一片,为这寂静的夜晚填了颜色。

如豆般大的烛光在寒风中舞动菅离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提笔写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聚,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很快,一向不近女色的方大人倾心红袖招的如意姑娘的事情在京城中传的沸沸扬扬。

骆开、天殊二人生怕下一秒公主、灵玉二人就杀了过来,但是当事人倒是淡定地天天去红袖招报道。

撷芳阁中,一片狼藉,珍贵的宋朝青花瓷花瓶、天竺孔雀王朝的异域屏风摔了一地。

“那个如意到底是何许人也?既然把菅离哥哥迷的神魂颠倒的!”

“公主息怒啊!”

阁外乌压压的跪了一院子的侍人们。

“素素!”

“奴婢在!”

“本公主要出宫去会会那个如意。”

红袖招内,温暖异常。

瑞安走进时,几个女儿们都聚在会客厅的舞台边。舞台上一个身着蓝色罗裙,月白色轻纱敞衣的女子翩翩起舞。一支山茶花松松散散别于发间,朱唇擒着一支红梅,美目盼兮,风情万种。

待瑞安回过神来时,老板娘已经迎了上来。

“哟,这位公子着实面生啊,我们还没有开门营业呢,不知道公子有何贵干啊?”

“早就听闻如意姑娘的大名,特来一睹芳容。”

“哎哟,这位公子来的真是不巧时候,如意姑娘已经被方菅离方大人包了场,不接他客了。”

“方大人,哼!你知道我是谁吗?”

瑞安轻蔑一笑,就着旁边的椅子坐下后,看了一眼素素。素素立即领会,从怀中的钱袋中摸出一锭黄金。

“这够了吧?”

“这……公子……这实在是……”

“不够吗?那就一千两黄金。”

瑞安将一包钱袋全部放在桌上。

“这……公子,你这着实让我为难啊。”

“啪……”瑞安一手拍到了桌上。

“我让你去就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怎么那么吵?”

菅离缓缓走下楼,今日他一身墨色衣袍,多了几分书生意气,俊朗非常。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妩媚女子,但是却没有风尘女子的俗气,反倒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菅离哥哥……”

菅离仔细一看,这才认出是瑞安。

“你……”

菅离哑口无言,只好向如意拜别后,拉着瑞安出了红袖招。

“你……你怎么出宫了?”

“我听说你有心上人了,来看看。”

菅离紧皱双眉,“胡说什么呢!此时不关如意的事情,我……我是有事请教如意姑娘。”

“真的?”

菅离点了点头,随后又紧皱眉头,“你瞅瞅你这是什么打扮,若是让皇上知道,你又得挨罚了。”

瑞安伸手抱住菅离的脖颈,“我就知道,菅离哥哥最心疼安儿了。”

还有一月便要过年了,人来人往置办年货,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街上搂搂抱抱地,不禁促足观望。

菅离面上一愣,抬手拉开瑞安。

“好了好了,这是在外面,让人看到成何体统?”

云中已有五年未下过雪。冬雨淅淅沥沥,打在脸上如刀割一般。

远处山水之间凝结成冰,比起北方白雪皑皑,这里更像一座水晶宫殿。慕容凊一身紫衣站在长廊之下,他就好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

“公子……”

晴岫将一件墨色大氅披在慕容凊的身上。

“公子,这么冷的天怎么站在这里?还是在风口上。”

他的唇色有些青紫,但他却无动于衷。

那年,也是这样的天气……

许久,慕容凊才说到:“晴岫,我们从京城回来多久了?”

“三月有余了。”

已经三月了,想来……她该来了。那日,她从他的怀中醒来时,满眼的情意。

“传我命令下去,如果有一名姑娘持着我的玉佩来找我,直接放她进来即可,多余的话,不必多说。”

“是……”

“你说什么?你要告假?这……老阁主的丧期是三月啊,怎么这么早就寒假?”

过完除夕后,一直到上元节都是京城守卫最忙的时候。

“骆开,我有一件事情要去办,这京中的事宜就交给你了,至于玄机阁,若不是什么大事,你代办即可。”

“你要去多久?”

“快则一月,慢则三月吧。”

“这么久?你有什么事可以和兄弟们说啊,若是危险,我去帮你做……”

“骆开,这件事情,你帮不了我。”

安排好一切的事宜后,菅离终于在第三日的清晨上路了。

这次不止他,还有一人。

出了京城后,菅离并没有立即南行,而是西行穿过郎溪甩掉东厂番子后才岳州,悦来客栈内如意已经在此等候多时。

“阁主……”

菅离快步走进天字一号房,“嗯……你久等了,我为了甩来东厂的番子,绕远了些路。”

“没事,我也是给绣娘说回乡探亲。”

“嗯……东西准备好了吗?”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多久了呢?

好像有十三年了吧。

镜中的女儿,青丝垂下简单地琯了一个发髻,一支玉兰银簪别在发间与身上的白衣裙相得益彰。

“阁主,你真的决定了吗?你这样太冒险了,无疑是……”无疑是自求死路。

如意生生将那句话咽下。

“如意,我明白。如今我恢复女装稍有不慎被别人发现,对于朝堂也好,江湖也好都是轩然大波,甚至可能把玄机阁的命门暴露于天下人面前,但是我想任性一次,就一次。自我出生开始,我就注定要背负着一切,所以就算心中痛恨着争权夺利,向往着山水之间自在逍遥,我开始还如此,为自己的使命而活。”

但是偏偏遇到了他,又偏偏喜欢上了他。也许她不知道爱,但是午夜梦回时,她清楚地看着自己的心,她渴望着他,渴望与他在一起,她从未那么幸福过。

“阁主……”

如意垂眸不语,她又何尝不明白呢?曾经,她也这么爱慕着这么一个人。现在,亦是如此。

“阁主想要去做,属下定然会帮助会帮助阁主。”

“嗯,我离开后你就即可命孟玉容易容成我向西而行。待我事情办完后,便在玄机山相会祭拜父亲。”

“是……”

明明已经立春,云中却还一直阴雨连绵。今年的春天来的极晚,慕容凊坐在阁中,这几日他的寒疾发作,于是晴岫派人在屋里多放了几个火炉。

一个头戴帷帽的女子,手持慕容凊的随身玉佩一路长驱直入。

“凊兄……”

慕容凊闻声望去,之间玉手撩开纱幔,一张倾城倾国之貌映入眼帘。

他想象的了她换上红妆会很美,但是真正在眼前时,总觉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

她很美,但是比她美的女子大有人在;她很特别,她的美不张不扬,却让人难以忘怀;她的美中透露着一股不俗的气质,不似一般女子那样的柔美,她的美中带有一丝英气,可是为什么一身白衣的她却又带有一起清雅?

“很适合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