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绝宠》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盛世绝宠同人

更新时间:2021-02-14 15:01:02

《盛世绝宠》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盛世绝宠同人 连载中

《盛世绝宠》

来源:作者:柠檬笑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梅嫔,华秀宫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柠檬笑原创小说《盛世绝宠》,主角是梅嫔,华秀宫,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是,皇上,一字不差。”李公公点头如捣蒜,肯定地...展开

《盛世绝宠》免费试读

“是,皇上,一字不差。”李公公点头如捣蒜,肯定地回道。

“明日继续送去,朕倒要看看她要如何处理?”君墨寒似是不死心般,沉声命令道。

“是,皇上。”李公公顿时垮着脸,唉,皇上,您这又何必呢?现如今的皇后可是很张狂的,您这不是让老奴以卵击石,找抽嘛。

翌日,天未亮,陆凝然便起身,宜妃早已在仪暖阁等候,萍儿已将那名公公调来,等候在殿外。

简单的梳妆装扮之后,陆凝然在花嬷嬷的搀扶下来到仪暖阁,与宜妃简单的嘘寒问暖之后,便唤那名公公前来。

“奴才小喜子参见皇后娘娘。”地上跪着的太监恭敬行礼。

“平身。”陆凝然淡淡开口。

“谢皇后娘娘。”小喜子颤颤巍巍起身,低头站着。

“小喜子,你可对罂粟花极为敏感?”陆凝然打量着面前的小喜子,也不过十五六岁,人如其名,长相还真喜庆。

“是的,娘娘。”小喜子照实答道。

“那水月你总共见过几次,可有什么特别之处?”陆凝然重复着昨日萍儿问他的问题,或许能在他的回答中找到一些新的线索。

“只有两次,一次是她入内务府时,因对罂粟花过敏,所以,当闻到她身上的罂粟花时,便躲闪开来,还说了她几句,故而对她印象较深。还有一次便是那日我路过丽妃娘娘的寝宫,见她行色匆匆的离开,还不小心将自己的衣裙挂破了呢。”小喜子将昨日的话重复了一遍。

“领本宫去她挂破衣裙的地方。”陆凝然笑意更甚,起身,径自向前走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景仪宫,风和日丽,空气清新,昨日的阴霾早已散开,后宫本就无情,面对昨日之事,过了也便不会再提起。

“娘娘,就在此处。”小喜子手指着丽妃的Chun熙宫墙角处的裂开的缝隙,万分肯定地开口。

“此处可有人时常打扫?”陆凝然上前,仔细端详着这处拐角的裂缝,抬眸,问道。

“回皇后娘娘,自丽妃娘娘卒了之后,宫里的宫女太监皆被指派到别处,这里也便荒废了,无人打扫。”花嬷嬷在侧回道,最是无情帝王家,一待主子失势,自是各奔东西,又有谁会关心已故之人?

“小喜子,你是何时见水月自Chun熙宫走出?”陆凝然倾身向前,抬起手指,摸过石缝,手指黏上一层薄薄的灰尘。

“是丽妃娘娘……没了前两日。”谁人不知那几日发生之事,哪敢直言说出是皇后娘娘被群攻前日,只能隐讳地回道。

“你可看清水月向何处走去?”陆凝然眸光一冷,事情更有趣了,原来有人想借刀杀人。

“奴才也没太注意,只是好奇地瞅了一眼,好像是沿着华秀宫方向去了。”小喜子转动着眼珠,努力回想。

“皇后娘娘,华秀宫分为东西两院,是六嫔的住处,梅嫔、芙嫔、菊嫔三人住东院,静嫔、端嫔、穆嫔住西院。”花嬷嬷在一旁细心地解说道。

“小喜子,这可是那日水月割破的衣裙碎片?”陆凝然低眉,缝隙低处不易察觉的窝角处淹落着一小块碎布,陆凝然俯身,弯腰,捡起,起身询问道。

“正是。”小喜子定睛打量,肯定点头应道。

“为何如此肯定?”陆凝然抬眸望向小喜子。

“回娘娘,奴才自幼对罂粟花粉过敏,即使有一丁点它的气味,奴才也能轻易地嗅到,这块碎布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罂粟花的味道,而这碎片的颜色与布料也与水月那日穿的衣服颜色相近。”小喜子继而回道。

“摆驾华秀宫。”陆凝然轻握着碎片,转身,径直走向华秀宫。

天色已然大亮,通红的日头高悬空中,烈日炎炎,一行人步行赶至华秀宫。

“皇后娘娘驾到!”随着公公尖叫声,六嫔早已跪在宫门口恭迎。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女子娇柔的声音传来。

“众位妹妹,平身吧。”陆凝然缓缓而至,立于她们眼前,雍容端庄的走了进去。

“谢皇后娘娘。”六嫔盈盈起身,低头,谨慎小心地跟了进去。

陆凝然并未进入内堂,只是站在院落阴凉处,扫视着四周,再看向右侧的六嫔,各有千秋,各有特点,只是一眼,她便能知晓她们的性格。

“这几日宫中发生诸多怪事,本宫怕众位妹妹心中焦虑,甚是不安,故特来看望。”陆凝然轻瞥了一眼站在离自己最远的一身淡蓝色纱衣的女子,她眼中透着冷厉,一闪而过的恨意掩饰的极好,却也逃不过陆凝然的双眸,只因她掩欲袖袍中的双手已紧握成拳,指甲已经嵌入肉中。

“臣妾多谢皇后娘娘关心。”六嫔依旧规矩地行礼,答谢。

“这位妹妹是?”陆凝然上前一步,目光注视着蓝色纱衣的女子,轻声问道。

“梅嫔参见皇后娘娘。”女子微微向前,柔声回道。

“哦,原来是梅嫔妹妹啊。”陆凝然看似殷勤而至,立于她的面前,扶起她,“妹妹身上有股奇特的味道,不知素日熏得何香?”

“臣妾从未熏香,许是这几日有些不适,难免有些头痛脑热的,特地配了祖传的药方,这才缓解了一些,怕是药的清香还未消散。”梅嫔平淡地回道。

“妹妹既然身体不适,且先回去歇息吧。”关切地说道,只是,眸光愈加地深沉。

“小病而已,无碍,多谢皇后娘娘关心。”梅嫔嫣然一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