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读后感 第23章 打手们 荷塘月瑟大叔受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读后感 第23章 打手们 荷塘月瑟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1-01-13 20:03:1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阡耘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白初伊,李南嫣的小说是《荷塘月瑟》,它的作者是阡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就在皇上将白初伊的生路和死路都安排妥当的时候,她

荷塘月瑟

推荐指数:10分

《荷塘月瑟》在线阅读

《荷塘月瑟》 免费试读


就在皇上将白初伊的生路和死路都安排妥当的时候,她在李府的柴房内依然昏迷不醒。就连她怀中襁褓里的妹妹哭泣声也是渐渐地小了很多。

金花儿蹲在她身边,向襁褓里的婴儿望了望,再看看白初伊那脏兮兮的,病弱痛苦的脸,她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莫名的苦涩,苦涩之中似乎还带着一丝酸楚,就好似传说中南越国的柠果,切成薄片,拧出酸汁儿,尤其是尚未长成熟的那种。

她的眉眼顿时拧在一起,本就被冻得有些微红的鼻头,瞬间因为难过而红肿了许多。此时,早已将自己藏身于草垛中的小包子机敏地发现了她的情绪,适时地喊了一声:“娘!”金花儿那眼泪便唰唰地奔流而下。

“娘,你又在想什么呢?!”小豹子的口气有些不满:“老是哭,咱俩过得这么穷,就是给你哭的!”

“我想起刚生你那会儿,也是没人管没人疼的。你爹临走时曾说过一定会接我回府,可我那会儿等啊,盼啊,直到肚子大了,你都生了,他也没有再回来过。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将你生下来,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今天见着这个妹子,我就想起了当年的我……”金花儿边说边擦了擦满是回忆的眼泪。

小豹子本是一脸厌烦的神情,却在听到他娘说到这事儿时,不快的情绪安静了下来,他只有安慰道:“可能……可能我们比这个女人过得还好些,毕竟,当时我们还有个茅草屋。”

金花儿望着白初伊奄奄一息的脸,泪眼朦胧之中,竟把白初伊看成当年的自己了。她点了点头,说:“是啊,这个妹子比我们当年还要惨,身上的衣服竟然破成这样了,身后还有伤。刚才我看了一下,似乎是烧伤的!这该有多疼啊!哟,这额头烫得吓人!”话音刚落,仿若她想起了什么,转而看了一眼儿子:“你躲在草垛里暖和吗?”

小豹子从草垛中探出了脑袋,说:“暖和!就是挺扎人的。”

金花儿顾不得许多,转身便从另外一个草垛上抱了许多干稻草,盖在白初伊的身上,来来回回地抱了三五趟。似乎有稻草扎着白初伊了,她的意识又恢复了些,口中喃喃道:“……不能丢……不能丢……”

“什么?”金花儿赶紧将耳朵凑到她嘴边,问:“妹子,你说什么?不能丢什么?”

“……妹……妹妹……不能丢。”白初伊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又说了这么几个字。

金花儿拍着胸脯保证道:“妹子,你放心,我就是你金姐!能帮得上忙的,你就跟我说一声,金姐是不会丢下妹子你的!”

在这么个时刻竟然能遇到如此热心肠的人,白初伊自是感激不过,可奈何她全身没有半分力气,也无法跟金花儿说个清楚明白,于是,便只能淡淡地笑了笑,微微地抬了抬头,想要道个谢。

话还没说出口呢,柴房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了。

齐沧带着一帮打手穿着的人闯了进来,见着这个情景,着实愣了一愣。本是躲在草垛里的小豹子好似吃了炸药的小兽,瞬间炸了起来:“你们来做什么!”

其中一个打手见着他,顿时笑了,冷嘲热讽道:“真当自己是李府流落在外的少爷了?‘小豹子少爷’?怎么李府给您安排的住处,是这柴房呢?”

小豹子气得满面通红,由于气愤至极,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怒气,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儿,愣是没有滴落下来。

金花儿见到这帮人,便缓缓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齐沧,对那帮打手说:“你们竟然能找到这里来,可真有本事。”

齐沧冷笑,道:“若不是我去奴隶市场询问,我还真不知道那里跑了四个奴隶!”他看了看柴房里的情形,对身后那几个打手们,说:“是他们四个吗?”

其实,奴隶市场跑了四个奴隶这事儿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了。其中两个,就是金花儿和她儿子小豹子。还有两个至今下落不明。奴隶市场的管事因为这事儿没少被主子骂,上层施压,管事就把怒气发泄到了下层。一层层下去,那火气越来越大。直到火气发泄到这帮打手们头上的时候,就演变成了鞭打。

一天找不到,就打一鞭子。第二天还找不到,就打两鞭子。这事儿发生了半个月了,这帮打手们每个人每天都要被抽十几鞭子。

此时见到他们,就算其中有两人不是原来的奴隶,他们也异口同声地说:“就是他们!”

哪怕白初伊和她怀中的婴儿不是奴隶,他们也管不着了。

先找个人顶替再说!

齐沧大手一挥:“带走!”

小豹子本想冲出房门,无奈,门口堵得全是奴隶市场带来的打手们。冲出去,无异于死路一条。他被打手们厮打在地,扭押成不甘的麻绳,右脸贴着地,身上落满了打手们的重拳,他的牙咬得紧紧的,满是灰尘的脸上没有半滴泪痕。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金花儿哭着跪了下来:“我们跟你们走!”

打手们鱼贯而入,死死地押着金花儿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毫无怜惜地带着她走出柴房。

不过,白初伊和婴儿毕竟不是真正的奴隶。所以其他打手们愣愣地站在她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为首的那个打手是众人的头头,叫做马秋。生得人高马大,比大伙儿高半个头。他目露凶光,额头上还有一道疤,传言,那是跟人用刀子对砍得来的,却是他引以为傲的荣耀。他的身上满是肌肉,之所以成为众打手里的头头,全是因为他那碗口粗的拳头。曾经一拳头下去,就让一个人的脑袋开了花,一命归西,毫无痛苦。人送称号“阎罗刽子手”!

阎罗刽子手的脚边就是白初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仿若破烂不堪的女人,心中泛起一阵恶心。这女人他没见过,根本不是奴隶市场里的。

不过,另外两个逃跑的奴隶应该是根本不可能找到了。那两个奴隶是男人,是做苦力的好手,本可以卖个很好的价钱。可脚边这个女人,就算带回去充数,似乎,也卖不了几个钱。

更何况,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如果是个黄花大姑娘,还可以考虑考虑高价卖给青楼,可这么一个被人用过的女人,还带着个小拖累,这不是给自己,给管事,给奴隶市场找累赘吗?

【未完待续】

荷塘月瑟

作者:阡耘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白初伊,李南嫣的小说是《荷塘月瑟》,它的作者是阡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就在皇上将白初伊的生路和死路都安排妥当的时候,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