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是什么意思 第24章 拖走 荷塘月瑟GL

《荷塘月瑟》荷塘月色是什么意思 第24章 拖走 荷塘月瑟GL

发布时间:2021-01-13 20:03:4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阡耘 状态:已完结

阡耘新书《荷塘月瑟》由阡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初伊,李南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奴隶市场里,到底丢失的是什么样的奴隶,是男是女,

荷塘月瑟

推荐指数:10分

《荷塘月瑟》在线阅读

《荷塘月瑟》 免费试读


奴隶市场里,到底丢失的是什么样的奴隶,是男是女,对外价格如何,主子们并不知晓。就算奴隶管事孙德胜也并不知晓一二,孙德胜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可他始终是对马秋敬重几分。

不过马秋明白,孙德胜敬重的,不过是自己的拳头罢了。

所以这事儿,马秋觉得,自己应该是可以做主的。毕竟,再这么下去,手下弟兄们天天被鞭打,别说他们了,自个儿都有些吃不消。

齐沧觉得眼下的情形似乎有些蹊跷,他不明白为什么众多打手都站在这个脏兮兮的女人身边,并没有采取任何动作。似乎,打手们都在等待着他们的头头马秋下达命令,没有马秋的命令,打手们根本不敢动她半分。

难道说,这女人跟马秋有关系?又或者,这孩子也跟马秋有关系?

齐沧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他再看看脚边虚弱而惊恐的白初伊,再看看襁褓里的孩子。忽然明白了,原来少爷让他调查的,就是这对母子!而非刚才那对!原来,少爷早就明白,这女人不仅跟奴隶市场有关系,而且跟打手头头马秋也有关系!

真乱!

少爷真聪明!

自作聪明的齐沧仿佛得到了真传一般,神清气爽,他一仰头,看着比他高出大半个头的马秋,说:“她这样子,应该是刚生完孩子吧?”

马秋不动声色地斜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齐沧尴尬的笑容僵在那儿了,心底暗骂:不过就是个奴隶市场里的一个打手罢了,傲慢个什么劲儿呢?!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很像我打不过你的份儿上,我根本不会让你进李府的!

齐沧将他在心里暗骂了一万遍,似乎也算是发了个泄,脸上的笑容仿若也没那么僵硬了,于是,他接着说:“不管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说罢,拍了拍马秋的肩膀,又道:“她这样子,似乎是走不了几步的,孩子还小,我去找个东西,你们好抬着她走。”

马秋依然没吭声,而是再次盯着气若游丝的白初伊。

齐沧在心里对他翻了个白眼儿,便出了柴房。

白初伊十分害怕。她根本不知道这帮人到底是什么人,更不知道眼前这些打手们,会不会跟府中的贼人有关。面对陌生人,她根本不敢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于是,她拼尽全力搂紧了怀中的妹妹,惊恐万状的眼睛里似乎有着让人怜惜的娇弱,看起来十分楚楚可怜。

马秋见着这个女人胆怯地向着墙角那儿缩了缩,虽然看起来她十分害怕,可她却依然敢盯着自己森冷的眼睛。再看看她怀中的婴儿,他顿时明白了,这一切都源自于一个母亲的保护欲。

于是,他开了口,问:“你是谁?”声音低沉而沙哑,却并不冰冷。

可就算这句简单的话,白初伊也根本答不出来。她垂下眼帘,不再盯着他的眼睛,却更是搂紧了怀中的婴儿。

马秋见她没有回答,于是,不由分说地一把抓住白初伊的手腕,准备将其拎起来。他要试探。毕竟,奴隶市场可不是什么人都要的,要想进入那里,必须身份底子干净。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会不会出现残存的石家军?

石家军也许不会有女人。可万一呢?

可他刚抓住白初伊的手腕便后悔了。倒不是因为白初伊拼劲全力地喊着:“放开我!”而是白初伊早已发烧得全身滚烫,经脉之间,毫无力气,她病得很重,更别说会不会隐藏着武功绝学。

他从不打女人和老人,不过,会武的敌对女人除外。

而眼前这个女人,他看不透。于是,他倏地松开了白初伊的手腕。白初伊一个猝不及防地跌了下去,瘫软在之前金花儿抱来给她铺盖的干稻草上。

浑身颤抖,却依然不忘保护着怀中的婴儿。

然而,马秋却再一次后悔了。

因为他清楚地看见白初伊的身上披着一件衣服,后背衣服上隐隐渗出血来。

他不打会武的受伤女人。这是原则,也是底线。

于是,他走出柴房门,对着身后的打手们说了句:“带走!”

“你们要干嘛?!放开我!”白初伊一边拼劲全力呼喊着,一边被众打手们拖了出去。

可她终究浑身是伤,还有后背的烧伤已经对外渗血,让她痛得已是无法呼吸。本是拼劲全力挣扎了几分,却因被打手们拉扯,而导致后背撕裂般的疼痛,那疼痛好似锋利的尖刀,将她的后背剁成了破烂不堪的肉泥,让她痛不欲生。

她控制不住地尖叫了起来,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帮她半分。她只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自己痛苦的喊叫,和妹妹微弱的哭声。

齐沧刚好带着管家老张从前院儿赶了过来,他们手里抬着一块三尺来长的木板,本想让白初伊躺在上面,其他打手们好抬着她走,却在刚进入后院儿便听见这声撕心裂肺的尖叫。齐沧和老张对望了一眼,赶紧小跑了过去,却看见背后渗血的女人,被众打手拖着走出了后院儿。

好在,柴房位于后院儿,靠近偏门。打手们拖着她走了没几步便出了偏门。偏门外早已停了一架囚车,囚笼内蜷缩着受了点儿伤的小豹子和哭得眼睛红肿的金花儿。

金花儿见着白初伊被他们拖了出来,一颗心瞬间被揪起,她心疼得抓着囚笼,看着这帮没人心的打手们,将白初伊像破布一般抬起,丢进囚笼内。

这时金花儿方才看见,白初伊的怀里还在拼命保护着哇哇啼哭的婴儿,婴儿的声音,比先前在柴房内又微弱了几分。

金花儿赶紧一把扶住白初伊,心疼地问:“妹子,你怎么样?他们伤着你了吗?”

白初伊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意识模糊之间,只见着金花儿关切的脸,她鼻头一酸,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却在囚车缓缓向前走动之时,冲着金花儿咧了咧嘴,笑着摇了摇头。

她想说,她没有关系,她不痛,她还要去找她爹,她要去报仇。

可她痛得连半个字儿都哼不出来了。

囚车驶向另外一个巷道,对她来说,却是未知的世界。可就在囚车转了个弯儿,向前快速驶去时,白初伊从囚车的栏杆之间,见着李修合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喜气洋洋地从前面迎了上来。

两方马车行驶速度都非常快。

她挣扎着抬起了半个身子,一把抓住栏杆,冲着他拼劲全力喊了一声:“……李……李伯……”

【未完待续】

荷塘月瑟

作者:阡耘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阡耘新书《荷塘月瑟》由阡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初伊,李南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奴隶市场里,到底丢失的是什么样的奴隶,是男是女,

小说详情